陳到主日學:不同文體有不同讀法

初心者教學文章,高手可按 esc逃走。

一路以來接觸不同的信徒,談起教會叫大家做的 practice,例如係靈修、讀經、講見證,都有一種「叫人做但唔教人做」的情況。所謂唔教,又唔係話乜都唔話你知咁,但係就講d好表面既野。例如,講點靈修,就話俾你知「坐低,安靜,睇書,默想,祈禱」但係具體點先為之做得好,點樣進入到默想,就好似無咩人講。又以講見證為例,教會教你講「信主前後,前四後六」that’s all。咁一篇見證應該達到咩效果,點講先唔會唔小心得罪人,無人細探。教會叫人勤讀經,但係就停留在教人整讀經計劃的層次,點讀,要達到咩目的,又係無講。其實,以上呢d野,全部都應該有一些基本的教育,講清楚具體點做。咁先係幫人靈命成長。呢一篇,講點樣讀經。

我問信徒,問他們究竟有無讀完過一次聖經,大部份都無。死因,通常係「出唔到埃及」,或者「捱唔過先知書」。其實,讀完一次聖經是重要的,目的並非求明白,而是掌握一種印象。所以,我認為,信徒花 3 個月,用 scanning 的速度看一次聖經,比起一年讀經計劃更有用。而為了做到這件事,我們必須明白,聖經是一本怎樣的書。

聖經,無論新舊約,都是一個「文集」,收集了不同作者的文章,貫穿一個主題,就是神對這個世界的作為。所以,我們得接受一個現實,就是聖經成書的時候,其實還有不同的宗教文獻,但它們沒有被選上為正典。所以,我*個人*認為,所謂「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是包括編彙這過程。所以,我接受其他經外文獻有參考價值,但卻不能用以更正信仰,這點必須留意。

好,這個我們叫做《聖經》的文集,其實包括了很多不同類型(genre)的文章,例如創世記,它主要是由敘事(narrative)、詩歌和家譜(genealogy)組成,由十份家譜作為骨幹,撐起四大創世神話,和猶太人四大族長的故事。(順帶一提:敘事是一個大的類型,再可以分為不同的「次類型」Sub-genre,例如神話、比喻、傳記等)到了出埃及記,繼續有敘事情節,但到了後來,卻出現了一大堆關於做會幕的指引,這就讓人相當沮喪,究竟要點睇呢?到了利未記,更加幾乎全本都是不同的條例、法律。究竟要點睇?

其實,我們要辨識到那些是另一種文體,它們是律法(law),當中有給祭司專用的律法,有關於全體民眾的律法。當我們面對律法這種文體,我們就應該快速scan,掌握段落大意即可,不宜在讀經時細究每個細節。舉個現代例子,例如我寫自傳,講我小時候的趣事,突然間,我插了整整兩頁的《基本法》內文,然後之後繼續講故事。你作為一個讀者,你不是要問那兩頁《基本法》的意思,而是要問「作者安插這兩頁《基本法》的用意是甚麼」。所以,在讀經的時候,我們不要鑽進律法那裡,只需掌握概況即可。以出埃及記為例,你讀到第廿五章,知道它開始講做會幕,你只要快速找它在那裡結束就可以。不要鑽進造會幕的細節,那應該另外研讀。

利未記的情況也一樣,見到第一章開始講獻祭條例,你不要鑽進去細解,那*不*是*給*你*看*的*,只要大概知道那裡是講點樣 BBQ 就可以,其他的條例也是,不要被那些動物 name list 吸引,只要大概掌握段落大意就好。不過,利未記中間是有敘事的,那倒很值得留意。

不同的文體,有不同的讀法,用讀敘事的方法讀法律,死硬。用現代的說話講,你睇小說同睇說明書都唔同 mode 啦,你試下用睇小說既心情睇哂份微波爐 manual 丫。留意,我不是說律法不重要、可以飛,並不是這樣。它們絕對有研讀的價值,內含豐富的信息,但由於它們不是敘事,我們很難投入讀,所以,在讀經的時候,宜高速掠過,留返逐段研究。民數記數人頭、每族俾幾多金銀、歷代志家譜等,都可以咁讀,掌握分段的大概,就可以,切勿逐個名諗,切勿記住d數字。

下一個難關,是先知書。先知書最多的,是以詩體寫成的神諭。讀詩,要讀意境,一首詩,用一大段寫一個景,我們讀經時,適宜感受場境的氣氛,用感受掌握大概就可以,也是切忌鑽入一句半句的意義。

當我們有這種分辨不同文體的 sense,我們的讀經就會比較明朗,讀完一次聖經也比較可以做得到。你也去會問,咁樣粗略睇,睇唔睇得明架?喂,你估你細心睇,又真係一次睇得明咩?咪又係唔明。所以,反正睇一次都唔會明,快速掌握一個整體印象,然後再回頭研讀,是比較健康的做法。

—題外話—

舊約文體,大概列舉如下:(我只係舉大概,細分仲可以分得好仔細,整係詩都有排分類)

敘事

  1. 神話(洪水、巴別etc)
  2. 傳記(路得記、以斯帖etc)
  3. 歷史(撒母耳記、列王紀etc)

詩(我唔係好識細分,求高手教路)

  1. 詩歌(psalm)
  2. 預言(先知書)

法律

  1. 祭司條例
  2. 衛生條例
  3. 節期條例
  4. 公眾法律

家譜(家譜主要的目的是要指出某些人的家族根源)

智慧文學(箴言、傳道書、約伯記,還有愛情小品雅歌)

天啟文學(撒迦利亞書、part of Daniel)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陳到主日學:不同文體有不同讀法

  1. 詩最多用的就是平行體,有同義平行、反義平行與遞進平行等。平行體有點像中國的對偶,不過中國的對偶難得多,希伯來只講究意思上的平行,不像中國詩詞還要講平仄。這也好,比較容易翻譯成各國文字,中國的詩詞是很難翻譯的。

    讀平行體,就不必要用敘事體研究字義的方法,因為是對仗,平行的位置很多時可以互換的。 如

    諸天述說神的榮耀,穹蒼傳揚祂的手段

    不是說只有「諸天」才能述說神的榮耀,其實「穹蒼」也可以。「述說」與「傳揚」表達的是同一意思。「榮耀」和「手段」亦如是。兩句合讀,只是一個意思。

    隨手寫一點,多多指教。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