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鏞基貪,我們也貪

趙鏞基貪污被揭發,然後法庭判他有罪,教會輿論的討論方向,基本上是討論怎樣處理(另)一宗教牧醜聞。觀點有親趙的「多禱告,不批評」、反趙的「早就話靈恩派衰」、和中間派持平地談「領袖只係人」。那些「人人都有罪」、「領袖試探大」、「用愛遮掩罪」的觀點,我就不談了。我想談一下,聖經究竟怎樣說。自從趙牧師出事,在下這幾天都想都以下經文: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趙鏞基有事,的確不單是他一個人、或者是他教會的問題,是全部基督徒的問題。即是說,他貪污,我也貪污,只是,他有錢落袋,我沒有。由於我和趙鏞基都敬拜同一個基督,所以我雖然無錢分,但我靈裡也犯了貪污罪,我是共犯,這是肯肯定的。而按在下所知,趙鏞基牧師承認他犯的罪,接受法律的制裁,這是勇敢的表現。所以,既然他坦然認罪,承認自己是罪人,其他基督內的肢體,也應該同聲一哭,一同承擔罪責的。

可是,就在下觀察,教會卻不和趙鏞基牧師同心,他們竟然不跟隨牧師,擅自把罪推得一乾二淨。在下可不是老吹的,我是有真憑實據。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的聲明,就嘗試含糊其詞,將事情當成是「失誤」。

「為了避免類似事件再度發生,教會全體同工日後會更加謹慎。」「尤其是為了沒能好好輔佐我們的屬靈導師…我們對趙牧師和全體聖徒們深感羞愧。」「汝矣島純福音教會成立至今五十六年來,雖然遭遇過不少風浪

見到他們的用語嗎?根本就不打算承擔罪責,而且,明明趙鏞基就大方認罪,這班手下卻自己爭著說自己「沒能好好輔佐」牧師,這除了是矯情,還是對勇於認罪的牧師一大侮辱,也是對自己的侮辱。這好比丈夫犯了非禮案,妻子走出來說「我沒有好好滿足他的獸慾」一樣。除了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的一班人推卸責任,其他趙鏞基親信也趕著要幫他辯護和希望滅聲的。以下是台灣新店行道會張茂松牧師的回應摘錄:

發生這些事情讓我們非常難過,特別是一位近六十年忠心服事的老僕人,因為服事神而在家庭的照顧上出現了破口,一個不成才的兒子,連累的不只是他個人,而且是整個教會。

教會界正面對多事之秋,需要更多的禱告、更多的支持、更多的彼此相愛,對於在風暴中的牧者,不要落井下石! 不要彼此為敵!!讓我們集中力量對付外面的敵人!!

這是明顯side track 問題,把貪污變成唔識教仔。他又叫人收聲。唉,牧師都坦坦白白了,你們做他徒弟的,接受現實,不要諸多解釋吧。愈解愈見到,你們口裡說支持牧師,但連和他一同承認有貪污罪的勇氣也沒有。我想,這些第二梯隊,都成不了大器,若他日出事的是他們,他們才不會像趙一樣坦白。

類似的言論,在很多信徒中間流轉。親趙的,一味把事情 spin 到無事;一般不熟他的,當事情係一個 case,大家要借鏡;反趙的,當然係狂打落水狗。上述三種取態,都不切身。其實他出了事,等如我出了事,分別只是他有錢分我無。我們可以學習為此感到羞家,而勇敢承認「基督徒就係人渣」,我們可不可以不像上述那些人一樣玩 spinning,勇敢一些?

Advertisements

26 thoughts on “趙鏞基貪,我們也貪

  1. 離了地,如何實踐?認與犯罪者同一罪,理論上是對,但放在實際上,例如按你所說三種取態都錯,但他們都是你的肢體,所以你也是這樣取態! 這有什麼意思?你如真的認同你這理念,你那有資格再評論基督徒?因你因這說法而與他們一樣。

    1. 咁點好?唔通唔認就好?定係唔講先至係好?我唔明。
      諗諗下,你意思即係聖經都好離地,因為「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好離地?我唔明呀!

      1. 別人的罪引導自己反省自己的罪。

        「他貪污,我也貪污,只是,他有錢落袋,我沒有。由於我和趙鏞基都敬拜同一個基督,所以我雖然無錢分,但我靈裡也犯了貪污罪,我是共犯,這是肯肯定的。」「親趙的,一味把事情 spin 到無事」,「由於我和親趙的都敬拜同一個基督,所以我雖然無把事情 spin 到無事,但我靈裡也犯了把事情 spin 到無事,我是共犯,這是肯肯定的。」「一般不熟他的,當事情係一個 case,大家要借鏡」「由於我和一般不熟他的都敬拜同一個基督,所以我雖然無當事情係一個 case,大家要借鏡,但我靈裡也犯了把當事情係一個 case,大家要借鏡,我是共犯,這是肯肯定的。」「反趙的,當然係狂打落水狗」,」「由於我和反趙的都敬拜同一個基督,所以我雖然無狂打落水狗,但我靈裡也犯了狂打落水狗,我是共犯,這是肯肯定的。」

        共犯為何能批評共犯?
        太 7:3 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

      2. 陳兄,咁勞氣?我是批評你嗎?我是虛心請教你: 「共犯為何能批評共犯?」呵。你說我「憑什麼批評(你)批評別人呢」, 你是否同意「共犯不能批評共犯」? ok, 假如你不是共犯,那我不是批評你了,是誣衊你了,對不起。但我承認是共犯呵,那我如果是批評「非共犯」, 可以嗎?

      3. 太 7:3 為甚麼看見你弟兄眼中有刺,卻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
        句野唔係咁用架,大佬…
        同埋共犯為何”不”能批評共犯?

      4. 我都仲係唔明Boris所講的是什麼, 我唔知係聖經離地, 基督徒離地, 定係佢自地離地? 我只為覺得佢所寫的很高深, 大慨有十層樓咁高. 用番你果句啦, please elaborate, 唔好剩係寫一句, 再quote人地好多句, 再問一條問題, 再quote一段經文啦, 我真係唔明呀.

  2. 其他基督徒不感到群體有問題,只是領袖犯罪!那何罪之有? 若不感到犯罪當然說話也沒有任何保留及責任.

    平時在教會經常說要認錯,要悔改…….最後……

  3. more info for further discussions

    關於汝矣島純福音教會創辦人趙鏞基牧師一案,張茂松牧師個人發出說明回應(2月22日)如下:

    許多人昨天在媒體上看到了趙牧師司法案件的報導,面對司法判決的結果,我們無權多說什麼,然而,我們不能忘記這麼多年來,趙牧師對台灣教會的祝福與教導。無庸置疑,他是我們的屬靈長輩及遮蓋,沒有他的教導,教會不會有今日的景況,我們不能抹煞掉趙牧師對台灣教會的幫助,他帶給我們極大的幫助,也是我們極大的祝福。

    我所認識的趙牧師,一直過著很簡樸的生活,他是一個給予的人,奉獻大部分的財物去支持幫助有需要的地方。當發生這些事情的時候,我們需要了解事實不是媒體單方面的報導內容而已,我們不是當事人,無法真正了解背後的原因,但請記得他的好以及給我們的祝福,不要因為他兒子所做的事情來審判他。

    去年底我知道了趙牧師有這個司法案件的時候,我就從多方了解這個案情。今年一月林益周長老特別來台灣拜訪我,長談兩個小時,向我解釋整個案情。李永勳牧師也在二月中旬特別來台與我詳談趙牧師事件。

    以下是我所了解的案件原委:

    一、 趙牧師的大兒子十多年前向長老們提出要求,要教會投資他的清潔公司(不是國民日報),而這個公司承包教會的清潔工作。
    二、 經過長老會議通過此投資案,但是行情高出市價很多。三、 最後他們要求趙牧師蓋章放行!!此事爆發之後,趙牧師坦然面對錯誤及司法:
    一、 他公開向會眾下跪道歉一些不滿趙牧師的長老在三年前向司法當局舉發這個事件,當時趙牧師曾在主日聚會中,當眾下跪道歉,承認他的錯誤,沒有好的家庭見證,讓教會受到傷害。
    二、 坦然面對司法面對司法調查時,當日的長老有的已過世、有的已離職、有的推說不記得,然而教會中有另外一千多位長老作證說「趙牧師是清白的」,也問法官為何不信「一千多長老的證詞,而信三十人的證詞」。
    三、 法官曾告訴趙牧師「我們知道這件事情不是你的問題,你只要推給你兒子,責任就了了。」但是趙牧師說「我的兒子可以對我不義,但是我不能對我的兒子不義。」
    四、 純福音教會的立場,仍然是全力的支持趙牧師。極力維護趙牧師的清白!!

    發生這些事情讓我們非常難過,特別是一位近六十年忠心服事的老僕人,因為服事神而在家庭的照顧上出現了破口,一個不成才的兒子,連累的不只是他個人,而且是整個教會。整個事件中趙牧師處理有瑕疵,他是教會的最後負責人,要善盡把關的責任,特別是投資自已兒子的公司,瓜田李下更需要避嫌才是。面對這件事情,我們的態度與反省:
    一、 繼續迫切為我們屬靈長輩守望與代禱,並且為純福音教會禱告,盡快脫離風暴,重新為主站立!!這個教會的見證曾經幫助全世界的教會,希望他們能浴火重生!!走出一個新的見證!!
    二、 我們自己要謹慎,特別是大教會的牧者,牧養自己的家人,是我們的第一要務!!約束家人言行舉止,不可沒有見證!!
    三、 位高權重者,一定要愈發的謙卑、愈發的簡樸、愈發限制自己的權柄。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會使人絕對的腐化!!我們要謹慎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誡慎恐懼!!也要天天禱告、天天省察、天天俯伏敬拜!!小心下一個跌倒的人就可能是我們自己!!
    四、 教會界正面對多事之秋,需要更多的禱告、更多的支持、更多的彼此相愛,對於在風暴中的牧者,不要落井下石! 不要彼此為敵!!讓我們集中力量對付外面的敵人!!
    五、 我們需要更勇敢的為主站立,努力傳福音,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的教會。

    1. 二、 經過長老會議通過此投資案,但是行情高出市價很多。
      三、 最後他們要求趙牧師蓋章放行!!此事爆發之後,趙牧師坦然面對錯誤及司法

      呢兩個point搞笑咗少少,呢個等同「長老要求趙牧師犯法(蓋章放行),趙牧師無奈應承」。我唔知實情係唔係真係咁,d長老同趙牧師個仔frd到夾埋屈趙牧師犯法。就當實情係咁,趙牧師妥協個一刻佢已經犯咗法,點都兜唔番。我諗犯刑事案同唔識教仔,「屋企有破口」仲有一大段距離。又唔見邊個牧師會幫赤柱D殺人犯呀強姦犯呀求情「佢地犯法都因為屋企有破口」者。

  4. 的確,那教會的聲明,很有疑點,聲明中沒有字正辭嚴地與罪惡劃清界線,究竟那教會內部的貪腐已去到哪個程度…?

  5. 有些問題想請教一下大家

    1. 如果一位基督徒犯了罪,所有基督徒都應共同承擔,那是否代表只要一人信了基督,就理應承擔之前基督徒所犯的罪責? 亦即是本身一個有罪的人,也因為信了基督,而在靈裏犯了更多的罪(但當然最後也會因著基督罪得赦免)? (或許是我不明白陳傳道在「靈裏也犯了罪」的意思)

    2. 有人會指出,犯了這些大錯的基督徒不是「真的基督徒」,那如果他們真的不是「真的基督徒」,那其他基督徒會不會成為他們的共犯,要不要一同承擔? 但誰是真的基督徒,有誰能定奪呢,既不能定奪孰真孰假,那到底要不要去承擔犯錯者的罪責?

    謝謝

  6. 我個人對趙牧師及他的教會略有所聞,但所知不多,所以我的態度絕對持平。

    我相信作為個基督徒,現在應該做的不是去批判趙牧師、他兒子、教會的長老甚或法庭的裁決。因為很清楚(凡事都可以作,但)這對誰都不有益處。

    我會做的,祇是為他禱告,為教會禱告,因這確是一件錯事,一個不好的見證。把事情無限擴大祇會延續負面影響,不能造就人。

  7. 我看趙鏞基事件
    February 26, 2014 at 12:17pm
    近來趙鏞基事件沸沸揚揚,說什麼的都有。我覺的關於此事的許多議題關乎我們自己的生命,關乎我們和不信主的親友傳福音時不可避免談及這類事情時所該持的態度。因此有些個人想法如哽在喉,不得不說。在此就嘗試著用愛心說誠實話, 發表一點個人意見,大家自己對照聖經,用自己的良心在聖靈裡分辨, 如果您覺得我講得有道理,咱們就一同反思,一同受益;如果您覺得我講得不對, 懇請不吝指正。謝謝牧師和大家的耐心和容忍。

    1. 趙鏞基案的要害問題根本不是司法有沒有判他有罪,而是案情本身顯示趙鏞基所領導的, 被很多人津津樂道並羨慕不已的”全世界最大的教會”, 早已變質了!這個教會的嶺導層在用信徒的奉獻做投資生意! 當年主耶穌說在聖殿中兌換銀錢的人把父神的殿變成賊窩, 那麼用聖殿中的金銀投資做生意的行為該算是什麼?(我們應該知道, 信徒的奉獻, 是他們把財寶存在天上, 可以說是他們屬天的投資, 而針對投資管理人把投資者的錢挪做他用的做法,今天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做”龐氏騙局”!)
    令人悲哀的是,這麼嚴重的問題, 教會內部卻混然不覺, 非要等到司法介入, 讓外邦人做了一回主耶穌潔淨聖殿時用的那條鞭子, 讓不信的人看教會的笑話,這是不是值得反思?

    2. 關於趙鏞基本人在案子中是否清白?我並不是和趙本人過不去, 只是就事論事, 對事不對人:就算趙在聖經真理上糊塗, 不知道拿信徒的奉獻投資做生意是偷竊聖殿的金銀, 他總該知道利益規避原則吧?用自己管轄範圍內的資金投資自己兒子的生意, 這在哪兒都是權錢交易, 利益輸送—-屬於嚴重經濟犯罪, 貪污行為。趙會百分之百不知情? 教會長老要求他蓋章放行時, 難道他是捂著耳朵閉著眼睛蓋的?就算他沒細看幾百頁的公文, 難到就沒問一句”要我批的這筆錢是幹什麼用的?”? 這件事情若要撇清, 除非是他兒子當時偷了他的印章, 模仿了他的簽字或對他用了催眠術。在這樣的事上,教會的標準不該比世俗標準還低吧?

    3. 趙牧師”對台灣和眾教會的祝福與教導” 無庸置疑嗎?–這件事恰恰是應該反思的地方。 網上有台灣牧者說”他是我們的屬靈長輩及遮蓋, 沒有他的教導, 教會不會有今日的景況”—-這說明該牧者受趙影鄉很大(這種說法雖然有代表性—-而這恰恰是值得反思的地方, 但我不相信這種說法代表台灣大部分教會,畢竟對趙鏞基的錯誤教導照單全收的只是有限的一部分教會。), 但同時表明包括該牧者的很多人受趙的錯誤教導毒害也很大。事到如今, 偶像破滅了, 難免接受不了現實, 出來和和稀泥, 抱希望說不定哪一天會翻案, 這樣就不用經歷痛苦的反思和自我否定了。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但不是尋求神的人所應有的態度, 尤其不該是把自己奉獻給神終生服事的人的態度。古人都明白”吾愛吾師, 吾更愛真理” 的道理,我們認識耶穌的人難道不該”吾愛吾師,吾更愛耶穌”嗎?主耶穌要我們”舍己”,包括舍棄我們對曾經喜歡,但不合真理的教導和觀念的執著。難道我們不該好好反思趙的錯誤教導給教會帶來的虧損嗎?(有很多人有一個錯覺: 趙鏞基的事工給很多地方帶來教會大幅度增長,以為這就是復興。然而教會增長不一定就是神的祝福,更不等同於聖靈更新和教會復興。趙自己的教會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反面教材!)

    4. 前面幾點對事, 這一點對人: 關於趙本人, 我個人認為, 在這個事件中, 趙弟兄有福了, 因為神所愛的,祂必管教。神借這件事打破了所有關於趙鏞基的”神話”,趙弟兄終於有機會回到神的恩典中,按照神的心意譜寫人生最後的篇章了。在人的軟弱中神就有機會顯出祂無盡的恩典與剛強來,衷心希望趙弟兄把握這個機會, 靠這神的恩典重新站立起來,成為一個全新的趙鏞基。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