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寧波拆教堂想到香港基督教的困境

寧波老外灘天主教堂被大火一夜燒燬,大家都惋惜這百多年的歷史建築被毀,雖然大火肇因仍在「調查中」,但看官應該明白,「中國式調查」是不會查出甚麼來的。中國政府雷厲風行推「三改一拆」,之前為拆教堂打人,說他們會燒教堂,毫不意外。這是直接、赤裸的宗教打壓,是再清楚不過的是非黑白。但我可以預告給你聽,香港的基督徒會怎樣回應。

  • 「依家都未查清楚,唔好莽下判斷。神說申冤在我,我必報應。」
  • 「燒的是天主教堂,天主教一直都拜聖母。這或許是神出手。」(屌你老味)
  • 「香港現在仍有宗教自由,我們乖乖地,珍惜一下。你同阿爺對抗佢咪分分鐘收返你d自由。」
  • 「我們為中國教會禱告,求主賜智慧給在上掌權者,能夠與教會好好溝通。」
  • 「政治既野有好多因素,我地唔識就唔應該講咁多。或者中間好複雜,我地都係交託俾神啦。」
  • 「呢個係上帝俾中國教會既磨練,等佢地可以謙卑依靠神。」
  • 「其實教會都係建築物嗟,神在人的心中,到處也可敬拜。」

以上的反應,係極端咗少少,但係我話你知,真係有人咁諗架。但係我估大部份有人性的信徒都未至於咁癲既。一般有人性的信徒,應該會感到一股無力感,覺得自己沒有甚麼能做,除了祈禱。香港基督徒回應社會的模式,比飯民更悶。我們(係,我們)遇上一件事,先會在教會內祈禱,然後搞公開禱告會,然後搞發聲明搞聯署,在下一步就是搞研討會,和把評論結集成書。「對抗、抗爭、譴責」這類東西是留來招呼異端和同性戀者的,對政權,我們最多是「悲憤難平」。

走筆至此,其實我也不知道可以做甚麼。我再搞下去,還是會跌入「禱告、聯署、研討會」這悶到爆的三件頭模式。火燒到埋身了,但我們卻欠缺想像,欠缺勇氣去抵抗,這是基督徒欠這個時代的。初期的基督教信仰有大量的殉道者,其實到現代仍有,只是,受了白人洗禮的基督教卻淨化了殉道這一面,把耶穌變成一個油頭粉面的 sugar daddy。我們本是最懂得犧牲,最有資格不怕死的一個群體。但信仰被閹割到只剩下反同、正能量、順服權柄,唉,這是甚麼事?

最要命的是,當你談殉道,教內是會有人話你有「彌賽亞情結」,想做英雄。真正的困境,不單是外來的打壓,而是教內這種一味叫人收聲的悶氣氛。耶穌,連同他的教會被馴化成小綿羊,一齊等死,哈利路亞。

Advertisements

5 thoughts on “由寧波拆教堂想到香港基督教的困境

  1. 作者有心醜化香港基督徒,藉以抬高自己有見地,我相伩99.999899%基督徒唔會有你的想法。

    1. 閣下有心惡意攻擊有常識有良知的正常人, 藉以抬高自己有見地,我相伩99.999899%正常人唔會有你的想法。

      畜生咪搞事啦。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