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徒相通,priceless

八月,在下和一班弟兄姊妹,決定開展一家新的教會——Slow Church,以「緩慢、簡約、真誠、內向」等為綱領,開拓主流教會以外的可能性。教會擬定只辦崇拜、團契和外展三項活動,九月開始崇拜。在我們原定的計劃裡,九月是「內測」,只靠人帶人,旨在試一下運作;十月至年底「公測」,開放給更多朋友,繼續測試運作。根據原定計劃,我們明年一月就成式成立,變成 v1.0。人算不如天算,雨傘革命,把我們的計劃打亂,將我們推向我們沒想過的命定之中。

九月廿八日,催淚彈日,我們(其實係我一個人決定)打算去政總的大十字架下崇拜,連胡牧師也聯絡好了。但,大家不會忘記那天發生了甚麼事。我們零星地擠在人裡,不能聚集更莫說要崇拜,後來催淚彈來襲,走避、佔領,那就是我們「內測」的最後一天。然後,十月五日,我們知道金鐘有合一崇拜,我們就參加,不搞自己的了。結果,我們有幾個人去了。崇拜之後,坐下來談談當時的下一步。這就是我們「第一次 beta」版。教會看來停了,實情是,我們都忙著上前線,或至少,心繫前線。

之後,旺角有了聖法蘭西斯小聖堂。我們就希望用那地方崇拜。在小聖堂崇拜,好處多不勝數。免租、地方大、人流多,而且向非信徒開放。我在崇拜中講過,在小聖堂崇拜,至少有兩層意義,第一是在佔領區宣告耶穌的復活和掌權,第二是向群眾表達教會群體與民眾同在。此外,對於在場的人,崇拜也是安慰心靈,鼓舞他們繼續奮戰的場所。崇拜前後,人群都自由地傾談,談這場運動、談教會的不濟、談人生意義,這些交談,比起主流教會那種怕得罪不同政見人士的氣氛,來得真誠、暢快。事實上,參與崇拜的人,大都感恩有這一班同路人,在這非常時刻走在一起。我們不分宗派地談,那種「聖徒相通」,priceless。

最高峰,還要數到聖餐。

在下不是牧師、主教,按體統,沒資格施餐。這些我也在聚會開始之前說明,告訴大家若大家介意,不領也沒相干。而我們亦借東正教會的禮儀,派發 antidoron (請自行google)給未信者,代表神同樣願意賜福給萬民,以及教會對他們的愛和友誼。分享聖餐的時候,我們每一個也將餅分給身旁的人,對他說「這是基督的身體,為你而捨」。在紛亂、隨時有衝突的地方,這聖餐吃得格外可貴,再一次,聖徒相通,priceless。我相信,聖餐經過解釋,在未信的朋友當中,他們明白我們做甚麼,是一次有意義的經歷。

我們無人知道下一日小聖堂在不在,運動結束,它就會完成任務;警察清場,它也會遭到破壞。我鼓勵身邊的信徒,多用小聖堂,用作禱告。我每逢二、四晚七點會去帶一個泰澤共融禱告會,此外,有另一班信徒每晚九點也有祈禱會。關公廟旺場靠香火,小聖堂旺場靠禱告。但願我們都能在戰鬥中找到片刻的安慰,重新上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