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筲箕灣64集會 2015

「筲箕灣64集會」是普羅政治學院和熱血公民 2015十八區集會其中之一,以熱血牌頭出陣,用普羅熱血的宣傳品和物資。然而我相信十八個站有十八種特色,各有各精彩。筲箕灣是在下熟悉的區域,我以主持人的身分負責集會的內容。思考內容的時候,很多朋友勸我要留意藍絲的侵襲,搞事者霸咪;亦有朋友提我要顧及「非本土派」朋友的參與目的。我在平衡各方利害之後,我擬出集會流程如下:

默哀à唸 89年悼詞à唸死者的名字à唸2015年悼詞à講述悼念六四和本土的關係à講述港共政權在香港的諸惡à燒黨旗à提出扭轉局勢的方法à邀請參加者寫上願望à化掉願望à報告à散會

你要知道,我是一個傳道人,我多多少少也知道一個儀式應該怎樣舉行,所以我的設計其實有很多「宗教元素」。集會其實可以劃分為「悼念過去à認清現實à寄望將來」的三部份,透過唸不同年份的悼文,參加者感受相隔廿六年的不同情緒,那些情緒有異有同,相同的是那個政權一貫地邪惡,相異的是經過廿多年,哀慟轉化為抗爭的能量。在「唸死者的名字」的部份,我預備了一份六四死難者名單。我要求參加者選一個和他年紀相若的名字,唸出他的名,感受一個同齡的人死於非命的情緒。(這部份執行要做得很好,才有效果,可惜我們做得不太好)。悼念之後我帶出一連串由中共政權帶給香港的問題,分別是「大白象、住屋、普教中、自由行、黑警、政改」首四個由不同的熱血公民演說。我認為熱狗點都要揸咪演說的。我講黑警和政改,黑警是 pre-高潮,政改是問題的重心。在數盡港共惡行之後,順理成章,就燒黨旗。這是我們第一把火,代表行刑、審判、否定。

我認為集會不能停止在否定,所以集會的第三部份是對未來的盼望。我先作了一個短講,由香港的核心價值係搵食,講到傳訊工作的重要。然後我邀請與會者把他們對香港的願望寫在一塊大白布,然後我們當場燒掉那白布。我解釋道,這一把火和上一把火意義有別,在不同宗教的傳統,火是把凡物燒給神明的媒界,而上昇的煙代表願望升上一個「比我們更大」的力量那裡(用基督教的理解,就是聖徒的禱告如香爐的煙升到上主面前)。參加者大都寫上對香港的盼望,例如「天滅中共」「香港建國」「安居樂業」「復興小店」等,亦有人寫「賣港者死」。隨著燒布的煙升起,熄滅,集會在一些事務報告中結束。

悼念集會的意義,是透過悼念去了解我們的狀況,再進一步將悼念的情緒轉化為改變社會的動力。集會是為了傳達理念,更新參與者對六四的觀念。以今次為例,我們著力宣揚六四屠城的共產黨政權,現在正侵蝕香港,香港人要奮起反抗,否定共產黨,自己香港自己救。

最後,多謝幾位幫手執頭執尾,發言,買水買電,和警察交涉的手足,沒有你們的執行,沒有這次集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