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

恐懼的本質是甚麼?恐懼是一個籠牢,將人的希望、力量、自由都困住。中國人諺語就講得妙—「一朝被蛇咬 十年怕草繩」,只要恐懼種了在你的心,你就被困在一個籠內,甚至你可以得自由,仍然會躲在籠裡。我聽過一個馬戲團大象的故事:

小象喬治出生在馬戲團中,牠的父母也都是馬戲團中的老演員。工作人員在它腿上拴上一條細鐵鍊,另一頭繫在鐵桿上。小喬治對這根鐵鍊很不習慣,它用力去掙,掙不脫,無奈的牠只好在鐵鍊範圍內活動。 過了幾天,喬治又試著想掙脫鐵鍊,可是還沒能成功,牠只好悶悶不樂的老實下來。一次又一次,小喬治總也掙不脫這根鐵鍊。慢慢的,牠不再去試了,牠習慣了鍊子,再看看父母也是一樣嘛,好像本來就應該是這個樣子。 喬治一天天長大了,以牠此時的力氣,掙斷那根小鐵鍊簡直不費吹灰之力,可是牠從來也想不到這樣做。牠認為那根鍊子對牠來說,牢不可破,這個強烈的心理暗示早已深深的植入牠的記憶中了。 一代又一代,馬戲團中的大象們就被一根有形的小鐵鍊和一根無形的大鐵鍊拴著,活動在一個固定的小範圍中。心理學叫這做learned helplessness,習得性無助感。而你可以想像,如果被困住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城市,那會怎樣。

如果恐懼籠罩一個城市,它就是一個暴君。六四屠城,就像暴君降臨,牢牢的統治了香港二十多年。然而,這位暴君卻有兩班爪牙代勞。第一班人負責散佈絕望。只要談起抗爭,就會有好多人講「你唔驚解放軍呀?」、「你唔驚中共出坦克車呀?」、「你唔夠共產黨玩架」、「佢地十三億人,你點同佢鬥?」、「無共產黨你無水無糧呀」、「u no gun」……但你要明白,只是散佈絕望是不行的,小說《饑餓遊戲》就道出了獨裁者統治的秘技——要給予人民一絲希望。所以,另一批爪牙是負責販賣假希望的,他們要你相信他們,然後就會得到民主。一屆復一屆選舉,一年復一年集會,他們都販賣希望。這些人賣了香港,賣了靈魂,得到獎賞,仕途、錢、名譽。而我們卻甚麼也沒有。

然則,我是叫你們充滿正能量,天不怕地不怕,明天上北京倒共?不是,我並不是傻的,我不會那麼天真。我知道共產黨真的很可怕,他們是冷血、無道德的暴政。他們是恐懼的實體,不斷製造白色恐怖來囚禁香港人。那麼,我們有甚麼可以做?我們要怎樣對抗這極強大的敵人?香港人倒是試過很多東西的。

我們曾經相信,英國人已經為我們安排好。

我們曾經相信,民主派議會會為我們傾得掂。

我們曾經相信,用腳,可以行出民主。

我們曾經相信,和平可以呼召更多更多人。

我們曾經相信,佔領就得。 結果,未得。而且每下愈況。

大陸小學生,派位派得遠,他們就覺得香港人欠了他們。

七警,似乎無事。

朱經緯,似乎都無事。

馬屎埔,繼續要收就收。

教育赤化。 水貨嚴重。

根本無一件事好過。 香港人不再救香港,很快就會沒有香港。香港人必須自己救。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家,就是香港。我係三代筲箕灣人,我個仔係第四代,我唔會走。我會教導我的孩子,筲箕灣係全世界最好的地方,因為你是一個筲箕灣人,筲箕灣是你的家。家,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地方。邊個搞香港,就係搞我屋企,呢一樣係無得傾,是全世界所有人都明白,是不需要教育的。出賣香港的人,他們只想到自己,卻不愛香港。但今日在此集會的我和你,都是以香港為家,愛香港的人。

反共,就是趕走壞人,保家衛國。

制憲,就是告訴世界,香港規矩由香港人定。

建國,就是香港人成家立室,真正解殖。

(編按:此為作者於港島區六四晚會發言內容)

– 熱血時報網站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2016-07-09/31428
– Copyright © 2016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