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到的崇拜筆記006——播道會康泉堂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2017/3/5 11:30pm@中國基督教教播道會康泉堂

先由結論講起:這堂崇拜非常好,一改我對播道會的印象,印象最深刻的是講道。

康泉堂位於康怡花園的山頂,不是住在康怡的人,照計是不會貿然上山的。接駁的交通就只有綠van和的士,可想而知,這教會的會眾應該大部份是住康怡的人,也即是說是一班中產。堂會在舖位,地方骨子,大門打開就是禮堂。目測座位約 7-80,我去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開始崇拜,但由於我是「外來人」他們很容易察覺,坐在第一排的牧師轉身來握手,但我拒絕。他有禮貌地解釋是代表教會歡迎,我點頭示意。事情完結。

崇拜一開始就是唱詩,敬拜隊係幾個「阿姐」加一個司琴。他們的歌目如下:

  1. 天天歌唱
  2. 在你寶座前
  3. 主你永遠與我同在
  4. 我的救贖者活著

我一向對敬拜風格開放,傳統詩歌、敬拜讚美,我都無乜所謂。我有所謂的,是詩歌是否在敬拜神,敬拜隊是否攔阻人敬拜。康泉堂的敬拜隊是比較平實的,沒有很多說話,選歌算是對準神,內容沒有很離譜的。要稍稍挑剔的是唱歌和司琴配合得麻麻:歌者「催beat」令司琴要調節速度,另外就是帶領者第人拍「1、3拍」。懂音樂的讀者應該知道,咁真係好擇駛。

之後是聖餐,雖然我不認識康泉堂,但聖餐時牧師講了一點點「提後二11-13」,講到「我們忘記上帝,但上帝記得我們」我想,者或多或少是按他們的需要而講的,而非「標準的」聖餐內容。

講道。講道的是他們的堂主任甄達安牧師,他講尼希米記五1-9,題為「守望」。他先引一個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的一個提問——「文明是怎樣開始的?」然後再講那為人類學家的見解。她認為文明之端是一塊接駁過的股骨,代表人幫別人包紮。講完人類學小故事,牧師才講聖經。他花時間解釋亡國、被擄歸回、遺民中的貧富差距這些背景,資料詳實充足,但又不是照本宣科,幫助到聽者理解經文的處境。

他多次在講道中強調「尼希米是省長,但我們不是」用意是叫我們不要直接抄襲經文的做法,因為我們沒有那種權力,而且處境也不同。所以他是抽取尼希米的態度、處事方式來談,我認為這種方法相當聰明,也是一個很好的示範。講道的內容三點:

  1. 幫助人要等正確的時機,了解別人的需要,處理問題核心。
  2. 幫助人要可以出於情感(例如尼希米係義憤),但方法要實際,要有計劃。
  3. 教會要建立捨己的氛圍。

這些建議雖然唔係咩高深道理,但斷不是「阿媽係女人」的廢話,連帶講道中牧師引了不少書籍的例子、內容,整個講道係好有水準,心靈亦得到鼓勵。講道的結尾係呼應到開頭的,收得好靚,由此可見,技術上這位甄牧師都相當純熟了。

崇拜完,為免social,我急走。

這堂崇拜的經驗是美好的,因為我成功幫播道會平反。這間教會的缺陷就是地點太隔涉,我想,如果我搞耶教《新假期》,我會叫呢間野做「隱世必試超無人氣深山小堂會」。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