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寫作

很多事,我還記得。

例如是我怎樣開始寫起文來。又例如我怎樣停下。我開始寫,是因為唸神學有很多衝擊,無人可以分擔,所以寫出來。起初是自娛,但有了讀者,就成癮了。我不想寫,是因為佔領的時候,寫status來得快,也搏到更多support。慣了寫status,就成癮了。我還記得我跟一位朋友說過——「幾十字講到的東西,用不著寫千幾字」這邊有癮,那邊無癮,此消彼長,加上基督教圈都講到無事好講,政治宅圈也是,所以,沒有稿債的話,根本不想寫。

但我忘了,寫作本身就是我的思考過程,至少是一次有記錄的思考過程。沒寫長文,我好像翻查不到我這三四年的成長,也不能好好整理一些好觀點。這幾年開展甦靈教會,講過的道逾百,查經也幾十次,還有門訓課的內容,好像沒有甚麼留底。雖然不是甚麼驚天動地的偉論,但至少是用過腦用過心思考的東西呀。還有噢,做耶教異聞錄的內容呢。這幾年其實我create 了不少 content,但沒有寫下。容許我自大咁講,好浪費呢。如果這些通通化成篇章,真好。

以上種種悔恨,都不夠力推動我重新動筆。真正令我很想寫的,是有朋友告訴我他再翻閱我的舊文,然後追看。知道有讀者,其實都幾緊要。沒有讀者,寫來無味,即使是自娛也好,知道有人看,寫的心態就不一樣。這個朋友來告訴我,我內心起了點變化。老套講,就是只要有一位讀者,我都想寫下去。

講章、查經筆記、門訓內容、節目文、門徒仔劇本、作詞,還有久久未再開的教會崇拜review,我不愁沒動機,只是有點懶得太久。有次和朋友談到如果不愁衣食,想做甚麼。我二話不說,答案是「閱讀與寫作」。世上有點事,念念不忘,必有迴響。閱讀與寫作,似乎永遠不會真正消失於我的世界,只是有時近,有時遠。

親愛的看官,facebook 越來越不派post,想看我的寫作,請留意這個地方吧。也許有天我會用medium甚麼,但這是本陣,一定在這裡先貼。

Advertisements

電競牧養的湯,福音派的藥

參加了「電競牧養研討會」,聚會一半是嘉賓分享,一半是Q&A。嘉賓分享的內容如下:

  • 春麗:搞電競牧養的心路歷程、電競牧養的好處。
  • 歐陽家和:電競產業文化
  • 甯田安:電競牧養心得
  • 阿比:電競牧養心得

由於每個講者都只得十五分鐘,所以發揮的內容不多。歐陽家和講的是硬資訊,講電競產業相關的數字,帶出「其實真係好多人打機」。其餘三位講者的內容其實差不多,都係講帶出一套邏輯:「好多人into電競 > 同佢地打機就埋到堆 >埋到堆就關心到 > 關心到就牧養到」而其中一位講者談到「既然教會搞到籃球牧養,就一定搞到電競牧養」意思是其實心法一樣,只是換了籃球為電競。另一位的講法更立體,他說「電競就是一個宣教群體,教會要認領一個群體,學習他們的語言,和他們一起同行,才能宣教」。換句話說,電競牧養和教會一直以來用流行文化入手的宣教策略並無異,只是將夾band、電影、籃球、行山換做電競。不過,隨著時代轉變,他們的手法當然不會是以往「在籃球比賽中場加插佈道信息」的硬手段,而是一種長遠的關係建立。如果你問我個研討會講咗咩,大概就係上面果d。

第二個小時的 Q&A,台下發問者大多對打機沒有甚麼反對,但他們不約而同指出教會的青少年家長和教牧長執則對打機相當有保留,視之為洪水猛獸、邪靈通道,又怕孩子沉迷,台上台下的互動,變得像「台下未出櫃的人訴苦,台上的人出了櫃的人分享心得」。聽到長執的古老錯謬,台上台下失一起失笑,聽到台上的成功,他們又感到希望。

我會說,整晚的真正target audience 其實是教會的長執和家長,聽的一班人大抵是想聽到一些insight 和見證,幫助他們回到教會有力說服各方大佬。而電競牧養又係咪咩新絲蘿蔔皮?我看其實不是,只是將「與青少年同行」用新的媒介包裝一次,心法一點也沒變,要做的事也沒變。你問我有無意義?harmless 既野,係咗無妨咁囉。

至於我,則感到相當納悶。一齊打機?不嬲都一齊打機架喇,邊使人教架,邊使開個seminar講架。我將上述內容拿回敝教會和手足講,他們到感到納悶,而且有些建議。他說「與其他只有其個人一隊的 MOBA(即係LOL果d),不如玩隻有公會既game,成班人一齊做任、派福利、吹水,咪仲有效,又唔使hardcore gamer 先玩到。」另一個手足話「喂,教會喺『狩獵季節』開放俾人屠下龍,有電有野飲,牧者主力負責吹笛,咁咪得囉。」我就話「講咁多做咩呀,教會派石啦。」

係囉,派石實際d喎。

流行文化永遠都在,亦永遠都在變。敝教會麻雀、打機、電影、動漫、運動乜到有人玩,但從不標榜「吸引人返來玩」。一班正常有嗜好的人就會一齊玩,有時你導我睇動畫,有時我導你打機,興起就一齊游水,自然之至,無需另立事工。

為「一千銀僕人」平反(太廿五14-30)

經文

16 那領五千的隨即拿去做買賣,另外賺了五千。 17 那領二千的也照樣另賺了二千。 18 但那領一千的去掘開地,把主人的銀子埋藏了。 19 過了許久,那些僕人的主人來了,和他們算帳。 20 那領五千銀子的又帶著那另外的五千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五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五千。』 21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2 那領二千的也來,說:『主啊,你交給我二千銀子。請看,我又賺了二千。』 23 主人說:『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 24 那領一千的也來,說:『主啊,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5 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銀子埋藏在地裡。請看,你的原銀子在這裡。』 26 主人回答說:『你這又惡又懶的僕人,你既知道我沒有種的地方要收割,沒有散的地方要聚斂, 27 就當把我的銀子放給兌換銀錢的人,到我來的時候,可以連本帶利收回。 28 奪過他這一千來,給那有一萬的。 29 因為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 30 把這無用的僕人丟在外面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

傳統演繹

傳統泛福音派對此經文的解釋,就是神(耶穌)就是那主人,他將不同份量的恩賜給予信徒,到他再來的時候,他就要看大家是否有好好運用恩賜,懶的人(即是不肯事奉)就會遭懲罰。

主人一面嘉獎事奉者,一面懲罰不事奉者,這樣的解釋對教會來講很方便很好用,因為人人都會想做「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但如果這樣解釋,就會遭遇一個大問題——根據第三個僕人的描述,主人是「忍心的人」,這是馬太一直宣講的耶穌嗎?

解讀

我們對「才幹的比喻」有以下假設:

  1. 主人吩咐了僕人打理財產。
  2. 主人會回來。
  3. 主人是上帝。

事實不是這樣。從當時的文化觀,主人的舉動像今天的「撤資」而非遠遊,當時的讀者(一世紀猶太人)會讀得出主人可能不會回來,所以我們理解的時候,應想像三個僕人是「被分身家」以不太像是暫托。而三人之中,究竟誰才真心認為主人要回來呢?其實是一千銀那位。五千和二千,他們去投資,那是可賺可蝕的一門生意,但一千卻做了保本的動作,而且,那是《塔木德》吩咐的。你明白了那氣氛了嗎?三個僕人,有兩個去炒股票賺錢,有一個放在銀行。但更怪的在下面。主人回來後,讚那兩個投資者「良善又忠心」但罵儲蓄者「又懶又惡」,然後把儲蓄者的錢交給投資者,將儲蓄者掃地出門。難道,這個主人,是巴菲特?如果我們按此解讀,這福音應該叫「中環福音」,宣揚的是「炒賣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散戶的本金。」

我不同意。

如果故事中有誰是「懶」,我想大概是靠炒賣的人吧?
如果故事中有誰是「惡」,我想大概是靠奪得了一千銀僕人的主人吧?

到底,我們要怎樣讀這比喻?你得明白,這是天國的比喻,這也是關於末世的比喻。馬太描述的末世,一直強調「宣稱與行動相稱」、「末日審判按今生行動」、「揀錯就掃地出門」,這段經文上面的「十童女比喻」也是一樣的主題。而這個故事要將這思想推得更盡。

主人是不是上帝,主人的道德,不是這故事要關心的。這故事刻意要突顯的是

  1. 主人看似全盤撤出,但他會回來。
  2. 主人回來就要審判。
  3. 審判的規則,是按主人的尺度。

而正正是因為第三個僕人其實是有常識但不合乎主人,這故事才有張力。今日我們要要跟從主,就要按主的尺,審判也是按主的尺。這故事中的道德是不合乎福音的,但正因為這樣,才突顯出主有著絕對的權力。這故事不是用來鼓勵你要好好運用恩賜的,而是要警誡你,神的確會回來,他不在的時候,你的行動決定了你的未來。而他不在也好,你知道你主人是誰,就應按他意思而做人。

光說這故事是沒有甚麼福音的,而幸好在聖經其他地方,你知道我們的主教導了我們應怎樣待人接物,應怎樣看待世界。你想做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就得知道主人的心是怎樣。

陳到的崇拜筆記006——播道會康泉堂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2017/3/5 11:30pm@中國基督教教播道會康泉堂

先由結論講起:這堂崇拜非常好,一改我對播道會的印象,印象最深刻的是講道。

康泉堂位於康怡花園的山頂,不是住在康怡的人,照計是不會貿然上山的。接駁的交通就只有綠van和的士,可想而知,這教會的會眾應該大部份是住康怡的人,也即是說是一班中產。堂會在舖位,地方骨子,大門打開就是禮堂。目測座位約 7-80,我去到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開始崇拜,但由於我是「外來人」他們很容易察覺,坐在第一排的牧師轉身來握手,但我拒絕。他有禮貌地解釋是代表教會歡迎,我點頭示意。事情完結。

崇拜一開始就是唱詩,敬拜隊係幾個「阿姐」加一個司琴。他們的歌目如下:

  1. 天天歌唱
  2. 在你寶座前
  3. 主你永遠與我同在
  4. 我的救贖者活著

我一向對敬拜風格開放,傳統詩歌、敬拜讚美,我都無乜所謂。我有所謂的,是詩歌是否在敬拜神,敬拜隊是否攔阻人敬拜。康泉堂的敬拜隊是比較平實的,沒有很多說話,選歌算是對準神,內容沒有很離譜的。要稍稍挑剔的是唱歌和司琴配合得麻麻:歌者「催beat」令司琴要調節速度,另外就是帶領者第人拍「1、3拍」。懂音樂的讀者應該知道,咁真係好擇駛。

之後是聖餐,雖然我不認識康泉堂,但聖餐時牧師講了一點點「提後二11-13」,講到「我們忘記上帝,但上帝記得我們」我想,者或多或少是按他們的需要而講的,而非「標準的」聖餐內容。

講道。講道的是他們的堂主任甄達安牧師,他講尼希米記五1-9,題為「守望」。他先引一個人類學家(Margaret Mead)的一個提問——「文明是怎樣開始的?」然後再講那為人類學家的見解。她認為文明之端是一塊接駁過的股骨,代表人幫別人包紮。講完人類學小故事,牧師才講聖經。他花時間解釋亡國、被擄歸回、遺民中的貧富差距這些背景,資料詳實充足,但又不是照本宣科,幫助到聽者理解經文的處境。

他多次在講道中強調「尼希米是省長,但我們不是」用意是叫我們不要直接抄襲經文的做法,因為我們沒有那種權力,而且處境也不同。所以他是抽取尼希米的態度、處事方式來談,我認為這種方法相當聰明,也是一個很好的示範。講道的內容三點:

  1. 幫助人要等正確的時機,了解別人的需要,處理問題核心。
  2. 幫助人要可以出於情感(例如尼希米係義憤),但方法要實際,要有計劃。
  3. 教會要建立捨己的氛圍。

這些建議雖然唔係咩高深道理,但斷不是「阿媽係女人」的廢話,連帶講道中牧師引了不少書籍的例子、內容,整個講道係好有水準,心靈亦得到鼓勵。講道的結尾係呼應到開頭的,收得好靚,由此可見,技術上這位甄牧師都相當純熟了。

崇拜完,為免social,我急走。

這堂崇拜的經驗是美好的,因為我成功幫播道會平反。這間教會的缺陷就是地點太隔涉,我想,如果我搞耶教《新假期》,我會叫呢間野做「隱世必試超無人氣深山小堂會」。

關於試探(太四1-11)

耶穌受試探的記載,可以連繫三處相關的舊約經文。其一是摩西在申命記談及「我將生死禍福陳明你面前,你要選擇生命…」馬太明顯地將耶穌的試探和以色列人在曠野四十年聯繫起來,試探是關於二揀一的,一係揀神,一係揀魔鬼。第二處是該隱殺亞伯,神跟弒兄的該隱說「罪就伏在門前,你要制伏它。」所謂罪就伏在門前,就是試探常在,但我們有責任要制伏它。第三處相關的,就是始祖犯罪。這裡我要說遠一點。

我們也許聽過一種講法是「我們心裡有一個洞,唯有耶穌能填補」,對,我同意的。但它沒有告訴我們的是,填了耶穌那個洞,我們還有些不同形狀的洞需要填滿,例如是女朋友形狀的,PS4形狀的。這些洞,sorry to speak,耶穌也不能填滿。我想說的是,生為人我們是永遠不會滿足的,就算信了主我們也會有不同的需求。現在講亞當和夏娃了。即使是他們,生活絕對無憂,一切都為他們而設,而且有almost 100%的自由,但只要有一個不滿足——希望接觸那棵禁樹,只單單一個不滿足,就摧毀了他們(和我們)了。而耶穌受試探,正是關於耶穌作為人,他怎樣對抗魔鬼挑起的種種慾望。

所謂試探,有時叫「神既考驗」,我們講得太濫。事情不順利,又叫考驗;一幅J圖,又係試探。我們沒真正了解何謂試探。方才提到,人是永遠不滿足的,而我們處理的方法,只有兩種:一係得到想要的,一係尋求安慰(或者認同 approval)。而試探,就是告訴你你有甚麼想要,同時引誘你巧取豪奪,或者提供虛假的安慰。耶穌所受的試探,正是這兩種。

石頭變麵包的試探,是關於「開外掛」的,即是是想引誘耶穌用不正當的手段得到麵包。自然的方法,是耶穌回到拿撒勒,重新吃喝。魔鬼想耶穌做的,是叫他露兩手,用超自然的方法滿足自己。在我們生活的世界,這有甚麼意思?賄賂、剝削、欺騙、駛橫手、走後門,用這些方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意、學位、利益,甚至,犧牲健康、人格換心中欲望,這就是當代的「用石頭變麵包」了。

第二個試探,是關於「追求肯定」的。從殿頂跳下去,看看天使會不會接你,這挑戰不是要測耶穌是否大膽,魔鬼挑動的,是耶穌對自我身分的懷疑。提提大家,耶穌受試探上接的是耶穌受洗,正正就是有天上的聲音說「你是我的愛子」那段。魔鬼在耶穌禁食四十日之後試探他跳下殿頂,背後的邏輯是「如果神愛你,祂一定救你」耶穌拒絕了。這有兩個可能:一是耶穌毫不懷疑神,所以他斷然拒絕;而另一個可能是,耶穌其實唔知佢跳落去會唔會有天使救佢,也可能懷疑自己的身分,但他拒絕去測試。耶穌拒絕發出「如果你愛我,你就點點點啦」的要求。兩者比較,哪一種更有愛?是後者。

在信仰這條路上,「追求肯定」是一件很危險的事。世上大多數邪教或極端教派,都是有一大堆「這樣做就一定得救」的教條,非常rigid,不能動搖,而參與的人只要跟從,就「肯定得救」。不能被挑戰和修正的信仰,叫迷信。但請別誤會,我不是,也不會是相對主義者,認為沒有絕對真理。我是肯定真理的,而我們的人生,就是不斷去檢視我們信的,那些是一定要堅守的,那些是可以移風易俗的。舉例,洗禮方法、聖餐方法、對不同性別認同的觀點,這些事,我們認為是很有彈性的。然而,神是獨一至高,耶穌的降世和復活,人是上帝之奴僕這些事,是不會變的。當然,上述可變、不變的,都將會一直保持在辯證的張力之下,不斷被檢視,不斷修正。

這麼說,我們的信仰咪好唔實在,好虛?是,也不是。這是一個進程來的。初入信仰者,需要一些堅定不移的信條,方法,做法,來打根基。根基好了,就應該拆掉,重建,又拆,又建。這是一個不停磨練的過程,我相信唯有這樣,才能比較接近真理。而我又相信,高階的真理,是不能捉穩的,是要「靠信心領受」的。在不確定之中仍然選擇相信,這才叫信心。

所謂恩典,就是知道我們是永不滿足的人,但耶穌示範了「其實除咗滿足和尋求肯定之外有第三種做法」,那就是否定自己。而信仰的道路,正是如此。

陳到的崇拜筆記006——中華基督教會鰂魚涌堂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2017/2/26 11:30pm@中華基督教會鰂魚涌堂


前言:我是那天早上因為遲了出門口才去這間教會崇拜的,我不認識他們任何一人,他們也不認識我。

崇拜11:30am開始,我早了15分鐘到。我上去的時候,上一堂崇拜未完,有司事見我生面口,問「你好,你叫咩名?」我回說:「姓陳。」然後隨即叫我填表。我佢絕。司事叫我左在轉角的一排椅上。崇拜前五分鐘,我坐進大堂,忽然,一人從後拍一拍向我問安。我大感冒犯,望一望我的左肩,示意「你做咩掂我呀?」那人離去。

崇拜開始,主席是位儀表端莊的女士,從她的表現我判斷她是讀稿的。注意,讀稿絕非問題,她的語調可以用「平淡」來形容,像開會交待事務。(btw,我是很喜歡這樣的)主席簡單交待之後就轉領詩帶敬拜,三首詩歌,一首係傳統聖詩,兩首係流行詩歌,平平淡淡,無甚可談,表過就好。之後主席領禱,禱文是預先寫的,四平八穩,涵蓋的內容也豐富,是一個很好的禱告,除了一句露了底——「放下一切爭執⋯⋯」我一聽到有人咁祈禱,我就覺得禁聲意味好濃,唔鍾意。然後獻詩,之後就講道。

我想多花點時間講這間教會的講道,因為這環節令我「獲益良多」。我希望詳細d講,所以會長,大家準備好。經文如下:

8 總而言之,你們都要同心,彼此體恤,相愛如弟兄,存慈憐謙卑的心。 9 不以惡報惡,以辱罵還辱罵,倒要祝福;因你們是為此蒙召,好叫你們承受福氣。 10 因為經上說:人若愛生命,願享美福,須要禁止舌頭不出惡言,嘴唇不說詭詐的話; 11 也要離惡行善,尋求和睦,一心追趕。 12 因為,主的眼看顧義人;主的耳聽他們的祈禱。惟有行惡的人,主向他們變臉。 13 你們若是熱心行善,有誰害你們呢? 14 你們就是為義受苦,也是有福的。不要怕人的威嚇(的威嚇:或譯所怕的),也不要驚慌; 15 只要心裡尊主基督為聖。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 16 存著無虧的良心,叫你們在何事上被毀謗,就在何事上可以叫那誣賴你們在基督裡有好品行的人自覺羞愧。

 

大綱如下

1. 認清追求和睦的目標 ,放低自我
2. 禁戒口舌的罪,不出惡言
3. 熱心行善,不怕受苦;常作準備,分享盼望

講道可分為四部分,首先是連繫經文和當前現實處境,然後就是放低自我、不出惡言、熱心行善三點了。講員指出鄰舍在現代已經由鄰居變成同事、同學,然後指出經文教我們作好鄰舍。問題來了,經文唔係咁講喎。經文上文係講夫妻既,下文講基督,呢一段係講「你們」,即係教會。而且,講員話「以前的社會係有主人和奴隸,男尊女卑,羅馬人和猶太人有別 blah blah blah…所以都應用到喺我地今日對鄰舍」這顯然有分別。講員並沒有好好解釋經文當時的處境(主僕社會?信徒受迫害?)然後用一個沒有論據的說話,一下子就連上「我們今日要愛鄰舍」。這是將經文平面化,失去了應有的張力。這樣講的危機是會講「大道理」,即係「阿媽係女人」。

然後講員就分三段講,首段是放低自我。佢既講法,就係將經文已經講得好明既道理,加一大堆不同的屬靈術語(spiritual jargons)擴張意思,以下係我當日抄底的:「放低自己、唔好睇低人、謙卑、開放⋯⋯體恤、明白、憐憫、尋求和睦、為義受苦⋯⋯」我抄唔哂,好長架。我一面聽一面不斷問自己「係咪我太挑剔?其實依家出面講道係咪興咁樣?呢d係咪叫解釋得清楚」我無答案。講員後來提到「追求和睦是要以上帝的道作前提」,講了些生活片段作例,就是這樣了。

第二段講不出惡言。我發現,香港的傳道同工,越來越多用以下套語「近年來,香港社會撕裂,人人因為政治立場互相對立……」係呀,一講到同和睦呀、和平呀、不出惡言呀,就會咁開場架喇。當日的講員,亦不例外,而且加上大堆不同的屬靈術語,變成咁:「香港撕裂⋯⋯香港要更多恩典,人因為敵我矛盾,政見不同,就辱罵對方,人鬧我又鬧,破壞和睦,係網上你一言我一語⋯⋯要做好鄰舍就不出惡言。只講祝福人造就人的好話……」大概係咁啦。這段的重點就是三個字——唔好嘈。很少有人在講道解釋撕裂的源頭,也鮮有作出對與錯的判斷,總之,相嗌唔好口,家和萬事興。喂,上面先講完「追求和睦是要以上帝的道作前提」,為上帝的道爭辯,好正常嗟。所以呢,我真係好怕傳道人夾硬要拉少少社會狀態來講,佢地講來講去都係識叫人唔好嘈。

第三段的開頭,是非常impressive的,以下係原句。「我地信耶穌,大多數都只係想攞多啲祝福。」喂,誠實喎。不過當然,佢唔係認同呢個現象啦,佢係想講信主要受苦。然後講員講下去,都係按佢既做法啦,擴充擴充擴充,咁就好似解釋咗嘞。佢講咗一段意思大概係咁:「為義受苦是信徒印記…社會上覺得以惡報惡正常…」我心諗,喂,有無搞錯呀,你咁抹黑人既。我唔介意為咗簡化論述而 stereotpying,問題係你 stereotpye 得唔啱丫嘛。所謂教會外,都有人為義受苦丫;而教會內,都有以惡報惡,甚至以惡報善添啦。講道的末段,佢咁講:「香港是個人化、世俗化的社會,基督教無人buy,被邊緣化⋯⋯叫攻擊基督教的人自慚形穢⋯⋯」喂,又係咁嘞,乜都入哂d「外人」數,你唔諗下點解無人buy基督教既?你唔諗下點解d人攻擊基督教既。我聽到佢咁講,我真係覺得教會不思進取架,又中二病。一臉「世人都不明白我」咁。

講完道,就回應詩,報告,祝福等等,崇拜就結束了。


我講才說,在這篇講道我獲益良多,我係講真架。由這次聽道,我明白了一些事,就係「點樣先唔會講來講去三幅被」。嗱,我真係好明白崇拜裡面咩人都有,要講得所有人都明,係重要的。這點也是我重視的。這次講道三個重點「放低自我、不出惡言、熱心行善」你話係咪好高深?唔係。係咪好難明?唔係。咁喺講道既時候不斷拋屬靈 jargon有咩意思呢?喂,作為講員,或者就咁一個 speaker,書本上講到明既野,就唔我地重複的。我地係負責講字裡行間的東西,係將寫作的世界連繫去我們的世界。如果書信作者的勸勉係 specific 對一班人,我地要解釋點解作者要同當時讀者講d咁既野。而我地(講員)就係要再將其精粹換成對今日生活在此時此地的指引。這也不是說不能解釋名詞,這就要考你和會眾們的默契了。

綜觀而言,事奉人員對崇拜運作相當嫻熟,一切有規有矩有板有眼,沒甚麼好挑剔,也沒給我甚麼印象。講道的部分,我就只聽了這一堂,我也評論過了。

尋求神心意的聰明法則

  1. 你永遠不能操控神,所以無一定測得準的方法。
  2. 一切都是恩典,靈命好或差不影響神會否說話。一切都是恩典。
  3. 太是非分明的東西,不用求。
  4. 在開始尋求神心意前,弄清自己的心意。知自己想點,就唔會乜諗法都係屈神。
  5. 尋求印證有三大範圍。旁人,經文,開門。
  6. 事情順利與否,和神是開門/關門沒關係。這視乎個人性格。有些人一關門就轉方向,有些人是會死鑽爛鑽的。這要自己體會。
  7. 經文印證。如果你平時沒靈修讀經,就不要特意因為要求印證而讀經。神知你是懶的,你如果突然熱心,你自己一定會讀入哂,乜經文都係印證。最忌。你平時只返崇拜,就照返崇拜可以了。
  8. 旁人印證。一定要問沒有利益衝突的人問。你問牧師應唔應該去短宣,佢老虎蟹都話應該㗎。找些沒瓜葛的人,可信的人就可。
  9. 神沒迫你做決定。請自己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10. 最後,熟習神向你表達的方式,不要怕聽錯。

丁酉年元宵,寫於宜蘭,幾米公園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