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神心意的聰明法則

  1. 你永遠不能操控神,所以無一定測得準的方法。
  2. 一切都是恩典,靈命好或差不影響神會否說話。一切都是恩典。
  3. 太是非分明的東西,不用求。
  4. 在開始尋求神心意前,弄清自己的心意。知自己想點,就唔會乜諗法都係屈神。
  5. 尋求印證有三大範圍。旁人,經文,開門。
  6. 事情順利與否,和神是開門/關門沒關係。這視乎個人性格。有些人一關門就轉方向,有些人是會死鑽爛鑽的。這要自己體會。
  7. 經文印證。如果你平時沒靈修讀經,就不要特意因為要求印證而讀經。神知你是懶的,你如果突然熱心,你自己一定會讀入哂,乜經文都係印證。最忌。你平時只返崇拜,就照返崇拜可以了。
  8. 旁人印證。一定要問沒有利益衝突的人問。你問牧師應唔應該去短宣,佢老虎蟹都話應該㗎。找些沒瓜葛的人,可信的人就可。
  9. 神沒迫你做決定。請自己為自己的決定負責。
  10. 最後,熟習神向你表達的方式,不要怕聽錯。

丁酉年元宵,寫於宜蘭,幾米公園旁。

梁家麟《迷》文證明教會在維穩

繼續講梁家麟院長篇《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先讀一段:

就算我們存在傳 福音模式失效的問題,答案也不會在批評我們 最兇狠的激進改革派那裏,他們只能製造問題 而不會給予答案。篇幅所限,只舉一例:社會 撕裂之後,常常有人恫嚇保守教會,年輕信徒 因為不滿教會在政治立場上的保守,已經或即 將大規模出走。惟是迄今尚看不到這個預言在 兌現中。小規模的政治分流(各從其類)是有 出現的,但年輕人最多的幾間教會,政治立場 都是偏向建制的,卻並未出現大規模出走的情 況;而政治立場最激進的教會,也沒看到年輕 信徒大量集中的現象。

嗱,呢段真係超正!佢話俾你知幾間大教會都係親建制的,他們的信徒沒有出走,言下之意即是大教會吸一大班年青人返來令他們親建制。那即是變相承認了教會維穩,而且大教會維穩得好成功,因為他們的年青人沒出走噢!而且,從語氣看來,梁院長很興幸這樣的事發生呢。

我有一個理論,叫「__人磁石論」,它是根據一個很基本的原理發展出來的,就是「物以類聚」。教會裡比較受歡迎的,是「順服」的一群,稍會思考和駁嘴駁舌的,會慢慢被那種氛圍排擠。而順服的又會繼續聽話地吸人返教會,久而久之,教會聚集的都是一群「主的小羊」,聽聽話話的一群,他們會進佔領導地位,繼續加大磁力。結果,教會的「主旋律」就是人畜無害、和理非非、溫婉順服、廣傳福音,激烈的討論和尖銳的想法,都不能進佔教會的主流。結果,會思考的就走,放下教會,吊著信仰,成為「迷羊」。

梁院長的舉例,正好印證了我的「__人磁石論」。的確,大教會很鞏固,大教會的年青人沒有出走。教會沒有大出血,沒有出現斷層,沒有崩潰。對,因為,大教會都訓練一班順服的人,去尋找順服的人。有沒有信徒出走?有。是不是因為佔領?是,也不是。會用腦的信徒出走,歷年來皆如是,佔領是一服催化劑,加速了他們出走的決定。走了些「滋事份子」,留下聽話的,好,就好像葡萄樹剪了枯枝,剩下的更壯。

我認識的耶穌,是去格拉森墳地向群鬼要人的耶穌,是阻止人用石掟死淫婦的耶穌,是撇下九十九隻去找一隻迷羊的耶穌。而梁院長示範的,是「教會若耗費時間回應這些激進改革者的指控,必然走入窮巷。」梁院長說得對,政治立場最激進的教會,也沒看到年輕 信徒大量集中的現象。我告訴你原因:他們把熱情投入去改變他們身邊的世界——有投身政治的、有搞社會服務的、有創作的,還有,有自立教會,另闢蹊徑的。離開了教會,未必一定是 cynical 的,我更相信,這關人在「外面」在做更 radical 的事。

magnettss

批評梁家麟《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

梁家麟院長在《建道通訊》中撰文寫「迷失方向的香港教會」,老實不客氣地提出三大原因:

  1. 佈道與植堂發展模式有待轉型
  2. 領導層轉換帶來的失焦
  3. 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

三點各有值得駁斥之處,但本篇只集中討論第三點——教會輿論被政治騎劫。

梁院長先怪現在的基督教報刊或瀏覽各網絡平台鋪天蓋地指責教會,指他們對政治冷漠、對社會公義關懷不足。他底裡的意思是說只要不跟「黃耶絲」的那立場,就動輒得咎。他更引和其他牧者的交談,大家均表示「做甚麼事都要瞻前顧後,說甚麼話都得欲言又止,免得給野生捕獲,捉住把柄,然後放在網上無情公審」然後,他進一步指出一些「狀況」。

今天教會甚至連社會關懷和服務也做得閃閃縮縮,因為總是有人批評我們將社關變成傳福音的手段,要求我 們只做跟福音切割(或說將「福音」的意義無 限擴闊)的社關;更有人批評我們只關心個別的貧窮人,規避了對消弭貧窮和爭取社會公義的責任。在某些激進革命者眼中,制度上的徹 底改革是唯一出路,個別扶貧只會間接鞏固這個不義的經濟分配制度,成為強權的幫凶。在持定全有抑或全無(all or none)的理想主義者心中,不能全盤改革(all)即等於沒任何改變 (none);他們自己的叫價肯定是沒出路的, 他們也不容許其他人宣稱另有出路,最終只能散播虛無主義與絕望信息,玉石俱燼。

以上一段大有問題。首先,「將社關變成傳福音的手段」的事不斷地發生,所以才引來批評。梁院長倒果為因,把原告變被告了。但情況是否「總是有人批評」呢?我想梁院長言重了,也抹黑了批評教會的人了。這樣挑起教會和批評者之間的仇恨,是基督喜歡的嗎?

第二,當今社會的確千瘡百孔,教會不斷的小修小補,是幫助這不義的政權續命。我是主張大幅度改革的,而教會正正就把持了促成的力量。教會只要不辦學、停止社會服務,政府絕對頭痕。到時話事的就是教會了。現在教會做的,是幫強姦犯買 Red Bull。或者用兩個字形容——鄉愿。

第三,梁院長塑造了一些不存在的「激進革命者」。我想他說的是港獨派吧?但依我判斷,香港只有香港民族黨是比較有形的港獨派,本民前、青年新政是投機派,熱普城是溫和的修憲派。這幾班人均沒有表現出梁院長口中「持定全有抑或全無」,或者,他們沒有堅持過。所以我認為梁院長其實唔係好知個年輕人的政治光譜係點。

最後,我不明白甚麼是「不容許其他人宣稱另有出路」。這是甚麼年代了?我的主張用自己的渠道發放,你的主張用你的渠道發放,大家鬥輿論戰,這是很平常的事。現在有人禁止梁家麟傳福音嗎?沒有。有人不准教會講佈道會嗎?沒有。你要宣稱你的和平維穩路線,隨便;我會宣揚我的抗爭路線,而由於是路線之爭,我批評和平維穩路線就一定架啦。路線之爭,唔通我放軟手腳話你又得我又得呀?你梁家麟咪又係話「激進革命者……最終只能散播虛無主義與絕望信息,玉石俱燼」喂,你有份建道通訊呀,我得個 blog 咋。論話語權,你堂堂一個院長,比我這沒真名的人大得多了。梁院長是有權力的人,是有權力的人才可以不容許其他人宣稱另有出路的。

梁家麟作為一個老江湖,的確在分析教會問題有一手,但這篇他卻露底了。他站在嬰兒潮一代,以一個離地中產的姿態,希望教會不談政治,繼續講傳福音、門訓、宣教,而且對批評者不聞不問。教會在地上的使命是甚麼?我就當係傳福音吧。要傳福音,也要和時代對話到吧?梁院長或許有能力做學術,擔起一間神學院,甚至是以文字牧養。可他對政治的理解,卻完全脫節了。他說現在教會講政治要步步為營,動輒被公審。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成班牧者根本就唔識講,但係要焗住講,但係又要瞻前顧後,咪辛苦囉。你唔識講咪唔好講囉,唔識講,又要扮識,淨係個政治光譜都講到一口泡,我使鬼你講咩。好嘞,唔識扮識,然後仲夠膽分析喎,咁咪出事囉。

我寧願你唔識就唔講。

他這篇文簡直透視了一整個時代既牧者的政治視野,就係無視野。他們只見到有人搞事,成日批評,但他們見不到背後原因,他們想做的就係滅聲,就係唔想亂。「你地唔好理d人鬧你咩,快d搵下一個滕近輝出來領導你地,專心傳福音。」篇文就係講呢三點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