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改變,改變甚麼? 

生命改變,是教會的一大口號。「信耶穌,帶來生命改變。」在下並不反對這的宣稱,只是,這宣稱很空洞。生命是甚麼?為甚麼要改變?哪一方面改變了?不改變可以嗎?生命改變,改變甚麼?信耶穌和那改變有甚麼關係?

就當我們用比較保守的信仰來思考吧,所謂信了耶穌,就是宣認「耶穌是基督」(Jesus is Christ),而這個宣認,帶來身份的轉換,就是耶穌成為一個人的「主宰」。人和神之間有其他的關係,例如受造物與造物主、父子(女),但這些身份早就確立,只是人信主後重新發現(realize)這些身份。而承認「耶穌是主」這個行動,是人主動做的,在未承認這關係之前,人神關係是在一種斷裂的狀態。而這份關係的改變是屬於靈界的事,在屬靈身份上,人改變了,和神有一份從屬關係,但,這身份改變,在具體生活上並未改變甚麼。人要行使這個身份(即實踐信仰),才會對實際生活有改變。

靈恩派,就是從這個思考開始實行他們的信仰。當人決志,他們很強調身份轉換,人重身認識自己為「神的愛人」、「王子公主」。隨後的行動,就是他們行使出該身份的「權利」。神之子女嘛,當然可以呼喚天氣的改變,所以就會「宣告今日出太陽」;上帝的王子公主嘛,當然全世界的資源也在他們手,「我宣告,我是豐盛的!」。這種做法,在 new age 界早就大行其道,叫 word faith movement。講出來的,就會成就,甚麼吸引力法則的,其實都是類近的事。基督教把這一套拿來用,有些人,真的把這套信哂入腦,相信自己是神的代理人,得意洋洋。可是,他們仍舊要交地上的稅,開的公司仍叫「有限公司」,言則,這其實是一種屬靈身份上的亢奮、是精神勝利法罷了。身份改變是事實,但信主所謂的生命改變,卻和這種精神勝利法有別。

比起權利,耶穌似乎更多談到義務。成為耶穌基督的僕人,似乎是背負起一種身份,這種身份有其存在目的、行事方式、價值觀,和世人有異。情況好像西方的貴族、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或華夏文化中士大夫精神一樣。基督徒這種身份是精神上的貴族,(理論上)應有比世人更大的忍耐、更多的愛、更崇高的人生目標。由此說來,基督教講價值觀的改變,人生使命,沒錯。不過!!(兩個感嘆號呀)高尚的使命,很容易被庸俗的人搞 cheap。使命變得膚淺庸俗,其根本可能是因為太高尚的使命很難 follow,例如「行公義好憐憫」,很高,也很虛。把高尚的使命變成可以運作的行動,再冠以高尚之名,就是當今教會最常做的事。問題在,在變為行動的時候,因著人的庸俗膚淺,意義被單一化、平面化,甚至被抽空,變成意義很稀薄的行動。擴展天國,淪為擴堂,即為一例;在工作間榮耀神,淪為放大大個十字架在檯頭,亦為一例。解決方案,是教會要教人思考,思考意義,而不是下下都給予膚淺空洞的解釋。這件事很難。

權利改變、義務改變,還有一個向度的改變,就是性格改變。如果認真對待「耶穌是主」這回事,則不難得出一個結論:耶穌也是人的榜樣。跟從耶穌,也像跟從一個偉大的教師,學習其行事為人,也就是學道。而學道也有深有淺,有慧根者,能掌握其精萃,不受教條所束縛;良善、但慧根稍遜者,則一項一項把教條做出來;不太良善、沒有慧根者,則斷章取義、亂解聖經。而學道這回事,不能倒模,悟性各有高低,教會需因材施教,才能成事。

信了耶穌,被動地改變了的,只有身份。將這個身份發揮,才是生命改變。這件事不會自然地發生,而是一邊靠人的努力,一邊靠神超自然的幫助,才能成事。在下盼望教會講「信耶穌,帶來生命改變」可以講得比較詳細一點。

Advertisements

失序之道(路九51-62)

在當今世代,耶穌的形象很豐富,有時他是個好好先生大哥哥、有時他是個毫無缺點的情人、有時他是個人生教練、有時他是一個有求必應的禮物先生。在路加筆下,耶穌究竟是甚麼?聖經對耶穌的定位,將影響他的跟隨者的行事為人。

51 耶穌被接上升的日子將到,他就定意向耶路撒冷去, 52 便打發使者在他前頭走。他們到了撒馬利亞的一個村莊,要為他預備。 53 那裡的人不接待他,因他面向耶路撒冷去。 54 他的門徒雅各、約翰看見了,就說:「主啊,你要我們吩咐火從天上降下來燒滅他們,像以利亞所做的嗎?」 55 耶穌轉身責備兩個門徒,說:「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 56 人子來不是要滅人的性命,是要救人的性命。」說著就往別的村莊去了。 57 他們走路的時候,有一人對耶穌說:「你無論往哪裡去,我要跟從你。」 58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只是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 59 又對一個人說:「跟從我來!」那人說:「主,容我先回去埋葬我的父親。」 60 耶穌說:「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你只管去傳揚 神國的道。」 61 又有一人說:「主,我要跟從你,但容我先去辭別我家裡的人。」 62 耶穌說:「手扶著犁向後看的,不配進神的國。」

路加福音第九章末,耶穌開展了他往耶路撒冷的旅途,亦即他從容就義、成就救恩之旅。經文提到撒馬利亞人對祂的拒絕,而門徒的反應,是自覺自己能像以利亞一樣降火燒人,而他們是他們的老師,所以此筆觸暗示了耶穌比以利亞更大。然而,耶穌對降火不以為然,反而斥責門徒不清楚自己在做甚麼。若要說耶穌比以利亞更大,作者的著眼點是於他拯救的闊度上。以利亞是以色列的救星,而耶穌則的拯救則由猶太人開始、達到不接待祂撒馬利亞,甚至,整個世界。

除了門徒的反應外,從耶穌和那三位求道者的談話,我們見到耶穌也像自己視為先知。當耶穌說到「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時,祂暗中將自己比較於有羅騰樹休息的以利亞。同為先知,耶穌比以利亞更艱辛、坎坷,而將來的榮耀亦更大。最後,61 節的情節,其實來自以利亞呼召以利沙時,以利沙要求辭別家人。在列王記 19章,以利亞允許以利沙辭別家人;而耶穌則認為要辭別家人者,並不適合作門徒。同為先知,耶穌比以利亞要求更高。由此可見,路加筆下的耶穌,是個先知,一個比以利亞更大的先知。而耶穌的門徒,亦即承計先知衣缽的門徒。

作者寫了三個相遇,描述了先知對先知門徒的要求。三個相遇的內容,都和「家」有關。第一個,沒有枕頭的地方,就是指沒有家庭。第二個,不許葬父,必需先說明一下。在猶太人的殮葬禮儀中,有兩次葬禮,第一次是死後的入土,待屍體化為白骨之後,他們會「執骨」,把骨放在家墳。這類耶穌不允許的,應該是指「執骨」。所以,耶穌不是不孝,他只是反對不必要的傳統禮儀。第三,他不許辭別家人,直接和家人有關。為甚麼耶穌會如此不近人情?難度耶穌不維護家庭價值嗎?

猶太人是一個很重家庭的民族,耶穌挑戰他們的家庭價值,其實背後要挑戰的是家庭帶給人的安全感。上文提到,耶穌責備門徒「你們的心如何,你們並不知道。」其實,那三個人和門徒一樣,也是不清楚自己要跟從耶穌,要付上甚麼。他們也許知道知道耶穌是先知,但他們忘記了先知的命運,往往是遭棄絕。他們只看到耶穌的威能,卻未明白做門徒所需要的犧牲,以至他們以為跟從耶穌是一件輕鬆小事。所以,耶穌對他們的挑戰,就是要他們深深地覺悟,清楚自己究竟選擇了甚麼,要他們放下對家庭的依靠。耶穌的要求很高,祂要求門徒完全地依靠祂,絕不能靠別的。

第一個相遇,耶穌要針對人對物質的依賴。所謂「人子沒有枕頭的地方」,就是要告訴來者,別以為跟耶穌會風光,事實是相反。信耶穌就是會變得一無所有。信耶穌無幸福美滿,你還會信嗎?信耶穌餐風飲露,你信嗎?經文沒有交待那人怎樣。但我現在問你,信耶穌可能會沒有枕頭的地方,你會怎樣選擇?耶穌宣告了福音,但世人卻發明了「幸福音」。「幸福音」講信耶穌會得著祝福,而祝福是指身體健康、學業進步、龍馬精神、財源廣進,更甚者,「幸福音」講疾病、貧窮、困難不是從神而來。對不起,我必須莊嚴地宣告,「幸福音」不是耶穌所傳的福音。「幸福音」所產生的問題不單是貶損了真理,更製造了一批信仰消費者。他們打從信主的心態就是拿著數,要祝福。這樣的信徒,對福音不會有好處,他們只會不斷消耗教會,不斷的要這樣要那樣,教會滿足不了,就怪責人、怪責神。對不起,耶穌連枕頭的地方也沒有,要跟祂,請作出相同的準備。這是基本。

第二個相遇,耶穌要打破對「傳統」的依賴。人是這樣思考的:「這件事人人都在做,一直也在做,準沒錯的。」所以,人對一直流傳的做法,其實很低防備,對習慣了的事,更特別依賴。可是,傳統有時會遮蔽人的眼睛。文士、法利賽人就是默守成規,所以見不到救主就在他們面前。經文本身已經說了:「任憑死人埋葬他們的死人」,不再有活力,為做而做的事,就不如放手由它去。耶穌叫那個人「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就是希望他可以放開傳統,做該做的事。在我們的心裡,我們會依靠一些積習,認為一些一貫的做法比較安全,比較有智慧。我們要做的,不是一味守護傳統,或一味摒棄傳統,而是時常檢視傳統,敏銳於神在這個時代的工作。當知道被傳統、積習綑綁,導致裹足不前,我們就當勇敢起來任由死人埋葬死人,只管去傳揚神國的道。

第三個相遇,耶穌評論希望和家人道別的人為「不適合神的國」。和家人道別,竟然有錯?人生的另一個依賴,就是對別人的肯定,英文叫 approval addiction。先辭別家人背後指的,不但是要說句再見,也希望求家人的體諒、支持和祝福。人總希望得到自己著緊的人所認同,這是人之常情,但耶穌似乎有另一種看法。依賴人的肯定,這人並不適合作神的工。這個要求,比起先前兩個更嚴苛,更不近人情。耶穌希望人對祂完全信任,把人的肯定放輕,把祂放在第一位。我不是說我們要目中無人,凡人的意見都聽不進。依賴人的肯定和目中無人是兩個極端。只要人讚、肯定才能做事、作決定的人,那就是依賴人的肯定,目中無人則相反,兩者皆宜戒之。

我們聽過道理,說人生要平衡,家庭、事業、健康、休閑各佔一環,每樣要分配合宜。但我閱讀聖經,我發現這講法其實是一個漂亮的包裝。所謂人生要平衡,其實是以自我為中心,將不同的事一塊塊地圍著自己轉。按照這種人生觀,人就算信了主,他只是把「信仰」加入去人生的版塊之中,但生命的中心只是自己。

耶穌呼召人,為要給人一個豐盛的生命,但這豐盛是不能透過「平衡」達至。我們以上見到耶穌對人說了很高的要求,潑了很多冷水,祂的用意是要人醒覺到,不是依賴錢、傳統、別人,而是單單依靠主;不是以自己為中心,而是以神為中心。

以自己為中心,而生活中多了信仰一環,其實只是添煩添亂,把生活擠得更沒空間。一個真正以神為中心的生命,是放棄以自我為中心的一個小世界,放棄一切我們曾經賴以生存的安全感,讓神成為中心,讓祂決定你生活中其他區塊的平衡。真正的平衡,只能發生於以神為核心的生命。而所謂跟從耶穌,其實就是不斷地把「自我」拿走,在過程中不斷經歷失序,但同時得著新的人生秩序,一個由萬君之主掌握的新秩序。

無論信主,不信主,我們的人生都是一場冒險。不信主的,冒的險走是要在世界中學好平衡,好好把人生的不同部份平衡得好。信主的人,都要冒險,但我們不是要學怎樣去平衡人生,而是要不斷在失序之中信靠神其實在掌管。耶穌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係,的確是這樣。真理,從來都不應該馬虎對待。生命,從來沒有簡單的答案。

 

屬靈口頭禪

話說,今日有人在 fb 講開「多餘口頭禪」,我多口一問,徵求基督教版「屬靈口頭禪」。嘩,反應熱烈,大家與數家珍般講平時平時聽埋的屬靈廢話,在下現將大家的意見整理一下:

祈禱感恩篇

感謝主

感謝讚美主!

好感恩

我真係好~~(拖長)~~感恩

祈禱啦!

為你祈禱

我會為你祈禱

我會為你祈禱架~

請代禱/請記念

我想”關心”下你

求神保守

保守帶領

掛在口脣篇

耶穌愛你

我地交託比主啦~

阿弟兄~

唔係我自己講, 係聖經咁話

神同我講……

交俾神

牧師話…

主知道,交託啦!

主內交通

我要係度宣告……

神既旨意就係要你……

有咩得著

我有聖靈既感動去做乜乜……

亮光

好得無比

百搭道理篇

倚靠人唔倚靠神…

凡事都可行……

信心既功課

神所喜悦/神所不喜悦/合乎神的心意

「牧師都係人,都會有軟弱既時候」

聖經都是….的

係唔係都話自己->“受逼迫”

靠主得力

同感一靈

開展你大能國度

讓你既靈充滿我地

上帝總會有佢自己既旨意。

聖經上說…所以我們要…

上主慈悲恩手帶領保守看顧

在主裏有平安

facebook 篇

說amen的請like

講員對白

(講道時) 同你隔離果個人講……

講員:「同你隔離果個講:『感謝主!耶穌愛你!』」

崇拜主席:「同你隔離果個講:『耶穌愛你!我都愛你』」

Amen? A唔A-men?

——————-分格線——————-

有了以上素材,我地可以開始練習一下將一段簡單的說話,變得又長又屬靈。講話屬靈,是教會生存的重要條件,所以大家要學會噢。

原句:我今日早左返到公司,祈左陣禱先開工。(18字)

教會分享版:感謝讚美主!上主慈悲恩手帶領保守看顧,好得無比,聖經上說「凡事都可行」所以我們要倚靠神唔倚靠人,做神所喜悦既事。神同我講,我有聖靈既感動去早一點起身,唔係我自己講,係聖經咁話(?),我交託比主啦,神既旨意就係要我靠主得力,讓靈充滿我。上帝總會有佢自己既旨意,我真係早左起身,我真係好~~~~感恩,好感恩身保守帶領,我今日返工好準時,可以係 office 無人既時候敬拜讚美主,我係 office 度宣告靠主得力、神大能國度彰顯、在主裏有平安,以至我可以學信心既功課,感謝主!我地都要努力向標竿奔跑,主知道,交託啦!A唔A-men?說amen的請like!(253字)

14 倍呀!足足擴寫左 14 倍呀。你話,呢d 野幾咁好用?嗱,袋住十句八句,成日 loop 住用,上到位的。

我教大家怎樣用以上素材吧。基本上,一開始就「感謝讚美主!」,再駁一兩句百搭道理,然後呢,串d 掛在口脣邊的話,有加一兩句道理,間中又駁下d 感恩呀,就似模似樣架喇。當然,內容是要有的,但好像調味的鹽一樣,不宜太多。真正的內容一句起兩句止,加搭大量的百搭,就好似。果d 感恩、禱告、大道理,不怕重重複複的,間中一野間中一野咁就會好有「行氣」。同埋,一路寫一路自己加一d 屬靈口頭禪,更見個人色彩。

以下一段係我在面書寫的屬靈口頭禪混合,可當 template 用:

感謝讚美主!上主慈悲恩手真係好得無比,佢帶領保守看顧,我以前___________,上帝總會有佢自己既旨意,神同我講我將會有信心既功課,求神保守,請禱告記念。我真係好感恩,我今日有亮光______________,說:「 願主祝福你~______________我會為你祈禱架~靠主得力。A唔A-men?」

釋經練習(可二1-12)

2 過了些日子,耶穌又進了迦百農。人聽見他在房子裡, 2 就有許多人聚集,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耶穌就對他們講道。 3 有人帶著一個癱子來見耶穌,是用四個人抬來的; 4 因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穌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頂,既拆通了,就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來。 5 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6 有幾個文士坐在那裡,心裡議論,說: 7 「這個人為甚麼這樣說呢?他說僭妄的話了。除了 神以外,誰能赦罪呢?」 8 耶穌心中知道他們心裡這樣議論,就說:「你們心裡為甚麼這樣議論呢? 9 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 10 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就對癱子說: 11 「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12 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眾人面前出去了,以致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 神,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

騷擾 vs 信心

我們有「後見之明」,知道耶穌稱讚那四個朋友,所以我們也沒有過濾地和耶穌同一陣線。可是,你想想,如果,你不知道故事的結果,你又會否下相同的結論?破壞私人財產、破壞聚會秩序、打斷人講話,甚至打尖插隊。你可以想像,如果一個人在崇拜當中站起身伸懶腰,大聲打呵欠,都會被人側目啦。其實,換在實際場境,我們絕對會聲討那四個人的。按我們對聖經的理解,耶穌從來沒有 turn down 過打斷聚會的人,祂一定優先處理的,並且會承勢講道理。耶穌似乎不是一個無政府主義者,但耶穌要打破的,是僵化的秩序和禮教。人來看是騷擾,祂看到信心。

僭妄 vs 權柄

Again, 我們的後見之明令我們覺得文士鬧耶穌係壞蛋。其實,耶穌說一個人能得到赦免,其強烈程度一如叫人「去紐倫堡,必下地獄!」其實文士對耶穌的批評也是一樣,只是從另一個方向出發。他們認為人無資格去定人罪,其實是正確的,正如我們今日也不會夠霸氣宣赦,我們只能*相信*人能夠得著神的赦免。心眼瞎了的人,心地唔好一心要挑剔的人,只看到僭妄。他們用他們的 standard 去量度和他們完全在另一個層次的耶穌。在故事中,文士瞎眼,是因為耶穌挑戰到他們的地位、生計,所以他們聽不入真理。所謂無欲則剛,我們若能放下心中的欲念,不被立場、地位所影響,平心聽一聽別人的道理,也許,真理在那裡。(當然,也可能不在那裡)

赦罪 vs 醫治

耶穌問了個棘手問題:「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Oh My! 兩樣都咁難!不過,耶穌做了個示範,證明不是二擇其一,而且兩者先後有次序。赦罪是心靈的結,疾病是身體的障礙。耶穌先處理心靈,後處理身體的需要。值得留意的,是癱子根本沒想過要被赦罪(at least 經文沒直說),但根據當時的理解,病由罪生,癱者必然有罪。所以,耶穌是先解除他是罪人的 label,然後用身體醫治來「證明」他的確赦了他的罪。

在教會生活,人都帶著自己的需要來,希望得到醫治。教會,也不時陷入滿足人不同需要的陷阱,忘記其實有更根本的問題要先解決。人先要重建身份,才能繼續健康地生活下去。

恐懼—看《進擊的巨人》 #11 有感

#輕微劇透注意#

第十一集,有一個很有趣的人物登場—-皮克西斯總司令。

1015616_502556906479803_1610044320_o

上回末段,威爾曼隊長(下圖)正在質問艾倫等三人,正當威爾曼打算下令殺他們之際,皮司令登場,一下抓著威爾曼的手,阻止他下令。

061211

對於艾倫作為巨人,威爾曼認為一定要消滅,免除後患,但皮司令卻有完全另一番見解。他認為借用巨人之力作戰,未嘗不可。之後,他發司號令,指揮一個作戰計劃,派一大堆士兵引開城內的巨人,讓艾倫可以安全去到巨石那邊,然後艾倫變身,搬石頭去堵住城牆。計劃其實相當冒險,皮司令可算是把一城士兵的命都押在艾倫的身上,不成功,不但艾倫性命不保,而且全城也會損兵折將。當時,有士兵萌生去意,在軍中發難,而且嘗試拂袖而去。威爾曼隊長和皮克西斯總司令,展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領導風格。威爾曼隊長訴諸軍紀,指出擾亂軍心犯法,要將之格殺掉;皮司令再一次喝停威爾曼,他在城牆上,發表了一番話:

「老夫在此下令,我將免除現在離開的人的罪。知道巨人可怕之處的人大可離開這裡,一旦屈服於對巨人的恐懼之下的人,就無佛再次面對巨人了。還有,希望自己的父母兄弟或是所愛之人,也能嚐到巨­人那份恐怖的人,你們通通可以離開。」話畢,兵士由懦弱變為激奮,恐懼化為勇氣,作戰最終得以進行。

ttian_11

威爾曼低手,因為他只從軍法看到恐懼是種罪,他用軍法處理,是以威嚇壓抑恐懼,不但不收其效,更令恐懼加劇。皮司令的獨白精采在它說中了恐懼的真相,不是罪,而是一種會傳染的病。不但會令自己再無力抵抗強敵,恐懼之人散發恐懼,會擊潰其他人,令其他人也落入恐懼之網羅。更神奇的是,當恐懼的真相被揭破之後,不用皮司令左氹右氹,士兵們的勇氣自動回復。所謂「人最大的恐懼是恐懼本身」(man’s greatest fear is fear itself),恐懼的本質被揭穿,就能一無所懼。

人生在世,怎會一無所懼?對未知之物、對未來、對過往陰影、對強大之敵,我們有充份理由恐懼。你愈退縮,它就愈吞噬你,而且你的退縮相,會傳染給別人。港共政權、地產霸權、大陸人,每一個也是巨人,我們目睹過牠們怎吞噬我們身邊的小店、舊舖、司法制度、經濟、旺角、銅鑼灣、尖沙嘴、大浪西灣、龍尾灘…….香港,現在退無死所,我們要繼續恐懼下去嗎?我們要繼續見到更多我們珍愛的東西被吞噬嗎?害怕的人,你們儘管離開,我要繼續作戰。

[動漫靈修] 進擊的巨人 #10

[ light SPOILER ALERT//輕微劇透注意]

靈修材料:《進擊的巨人》 動畫第十話 // 漫畫第十一話

031_5yw

在這一集有一場是阿爾敏(アルミン・アルレルト//Armin Arlart)的內心戲。當時,三位主角正被其他的憲兵包圍,他們的生命危在旦夕。其他二人都在想怎樣作戰,但阿爾敏就忽然想到自己一直以來都膽小怕事,成為兩位摯友的負累。在阿爾敏苦惱之際,艾倫叫她立刻作出判斷,決定三人的戰略。阿爾敏聽罷立刻推卻,說自己不能勝任。艾倫遂跟她說明,一直以來,阿爾敏都有非常的直覺,做出的判斷往往能幫助他們三人脫險。聽罷,阿爾敏覺悟,知道兩位對她一直信任,只是她自己的自卑心作祟使她裹足不前。結果她鼓氣勇氣,踏出一步,最終成功作出判斷,化險為夷。

讀到這個橋段,我想起了聖經當中多個神呼召人去跟從祂的故事——摩西、基甸、耶利米、耶穌復活後的彼得……每一個人,都看著自己的不足,挫敗而卻步,但神往往就像艾倫一樣,一直信任著人們。就算人會再次失敗,神還是照樣呼召人去作祂的工。我們生活當中總有失去勇氣的時刻,退縮的時刻。失掉的勇氣,怎樣重奪?在漫畫中,艾倫做了兩件事:一是肯定阿爾敏的能力;二是信任她,給她任務。在人神互動之中,其實也相若。神不單肯定我們的能力,祂肯定我們作為人的價值,以及承諾給我們有能力,去面對困難。這比艾倫做的,更多更大。此外,神亦不斷呼召軟弱的人類去事奉祂,去彰顯神。任務早就賜下了,但在我們軟弱無力的時候,神還是會再一次鼓勵人,重新叫人知道他的任務為何物。

除了人神關係之外,我們亦可從三人的互動,去使自己成為一個扶植人的朋友。朋友使我們失望、我們使朋友失望,能繼續將事情交付給朋友,就是信任的表現。指出朋友優秀的地方,鼓勵他發揮,也是一個很好的做法。最近,我都覺得自己好失敗,做網台節目做得很差,成為節目主持中的負累。在我心灰意冷的時候,我的拍檔們,正正就是做了艾倫做的事,他們對我表示絕對信任,而且從我的優點出發,指出我可以發揮的地方。就是這些動作,我很快就回復勇氣,一集一集地學下去、做下去。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艾倫,或成為別人的艾倫。

耶教通識:傳道人工時問題

其實,我真係識得好多傳道、神學生、機構同工,我可以大膽說,我熟悉基督教業內運作。先講解一些基本事實。大體上,傳道人的工作,是一份受薪工作。行內有「義務傳道」「半職傳道」「自由傳道」,但下文主要討論的是全職的受薪傳道。傳道人的薪金,按個別堂會 offer 而定,沒有標準,一般新入行的傳道,大概有 11-13k 左右。有些教會會加房津、交津,基本上,待遇不俗,不會發達也不會餓死。一個做了十年,按了牧的傳道,大概都會有 30k 以上。

有行家說,一個傳道的薪金,大概應和一個學位老師體齊,我覺得這個定位值得參考。又有行家說,傳道的薪金應該和堂會會眾的水平掛勾。一間植根中環的教會,其傳道薪就不應太差,免得寒酸;屋村教會的傳道薪金又不宜過高,一來會讓人覺得奢侈,二來教會也難以支持。傳道的人工,主要是看學歷、年資、銜頭。MDiv 學位領薪水比 BTh 多,做三年的比做一年多,牧師比傳道多。不過,話分兩頭,這些東西,各處鄉村各處例,不能一概而論。

撇開屬靈術語,用 NGO 的角度來看,傳道大概就是部門主管級的職位,主任牧師就是中心主任。和社區中心相似,我們的工作都牽涉義工的調配、活動籌劃、發展機構等。和 NGO 的分別是,我們的義工,同時是我們的董事、客人、主內弟兄姊妹、肢體……u name it, 很複雜。是故,有時候我們很難分清楚我們的工作範疇。這個我之後會再講,我先談一下我們的工作時間。

大部份堂會,都會以「節數」(session)計算傳道的工時。一天分早、午、晚三節。例如五天半工作,就等如是十一節,六天工作就是十二節。同行之間溝通,都會講自己係返幾多節,而少講自己返幾多日的。有人會問,究竟你地平時做咩架?以下是一例:某傳道星期二日間要主持長者聚會(1節)、星期三晚要祈禱會(1節)、星期五晚要開小組(1節)、星期六早午晚都團契(3節)、星期日上午崇拜下午開會(2節),咁佢一個禮拜就花了 8 節在聚會上,真正坐在 office 做準備,就只有 3 節,即係一日半。他可能會把這一日半投放在本身要返的 tue, wed,星期一、四放假。有些同工手腳慢、或者責任心重,會連假也不放,這種情況叫「爆節」,即係返工的節數比原定的節數多。一般而言,爆左的節可以補放。例如呢個禮拜爆了兩節,即係 1 day,下個禮拜理論上是可以返少日工的。我們的上班方式大概就是這樣,不過,實際上,經常都有傳道反映教會太多野做,個個禮拜都爆節。補節,d野又做唔哂,惡性循環……事情,永遠是做不完的,被人的要求拖著走,會加速傳道人 burn out。在下一向將工作的 priority 放得很低,工作時工作,夠鐘即走,放假絕不做教會事務,連 whatsapp 也不覆。我堅拒在 office hour 外處理「事」,但「人」我是會理的。例如鬧分手、入急症,甚至陪吃飯,我都會奉陪的。

關於傳道的工作倫理,第一個爭議點就是工作範圍。像我上述,有時候,傳道會因為事工原故,約人吃飯,這是事奉的灰色地帶。例如,某同工要專程過海探一位教友,那是不是工作?如果係入 U 同個大學生食 tea 呢?又如果係同一個邊緣青年去網吧呢?有人覺得「嘩,你陪人玩都當返工」,但又有人覺得「你進入到人的空間工作」,這是一個很難細緻描述的工作範疇,一定得死,就失去意義。講返個實際問題,例如我真係入 U 同個大學生食 tea,佔了我兩小時,咁一節四個鐘,剩餘的時間,應否回 office?其實這類問題真係好多,要舉例講三日三夜都講唔完。有時,這類灰色地帶要講信任,對傳道的信任。教會信得你過,你做咩都得。教會信你唔過,同工真係去耐d 廁所都會俾人話。教會就係咁。另一個有趣的工作,就係「在家預備講章」。有些教會容許同工在講道前 home office/ library office,為了預備講道。這會不會有人 abuse ?我想有吧?但反過來說,開了 home office 的門,其實更容易是同工被 abuse。在家工作,真係會做到無日無之的。

另一個關於教牧的工時問題,就係也和工作性質有關。有些教會領袖,認為教牧一定要日間在 office,那是他的工作時間,若晚上有聚會,他要參與,但不是他的工作時間。原因是,他們認為教友也是上完班來教會參加,同工也應是這樣。所以,他們可能會星期 2-6  office 11 節,再加聚會 3-4 節,turns out 也只算是 11 節計算。我認為,這是錯誤地理解傳道人工作性質所致。道理很簡單,practically speaking, 傳道人在聚會中的角色和教友不同,傳道很多時要負責籌備、宣講、教導等,而且,傳道很多時必須出席聚會,單就這點,就可以分別傳道和教友的角色了。我舉個例,例如週中晚上的祈禱會,教友非必須出席,但傳道必須出席,就算傳道無事務負責,這也應當是他的工時。若教會說明,傳道可選擇,但返祈禱會唔算返工,咁就得。

講住咁多先,歡迎發問,盡力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