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到的崇拜筆記004——香港靈糧堂

2017/1/8 10:45pm@香港靈糧堂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先由結論講起——我對香港靈糧堂的崇拜評價甚高,如勉強要量化為分數,我會給 8/10。至於那兩分扣在哪,待我娓娓道來。(崇拜週刊連結

reception

崇拜10:45am開始,我早了3分鐘到,當時亦是人群魚貫進場的時間,當我一踏進教會門口,第一批歡迎我的,不是教會司事,而是兩為長者,他們一左一右包在大門,叫人試蘿蔔糕。哈,真搞笑,門口都未入就先請你吃蘿蔔糕。我婉拒了,然後才在司事手上那了一份週刊,跟隨人群上去禮堂。甫到達禮堂,發現已經坐滿了八成位,我找了一個偏遠的後方坐下,整頓一下,再四圍觀察。他們的崇拜長者頗多,中年人也不少,20來歲的也有,沒有青少年,因為他們的青崇在另一時候。

始禮

時間到,主席上台,西裝筆挺的,莊重地宣佈崇拜開始。靈糧堂沒有跟禮儀年曆,也沒有跟節期。進堂會唱詩,然後敬拜隊、講員、負責報告的傳道同工等就一一上台,他們男的都穿西裝,女的都穿套裝,每人稍有變化,整體看起來莊重認真。

公禱

之後有三個小環節——宣召、禱告、啟應。禱告值得一談。他們為香港求下一任特首「有一顆真誠的心,服務香港」。如果是我教會,這樣的禱告是會叫會眾嘩然的,因為我們從根本就反對制度,所以不會這樣求。但考慮到一般福音派的水平,能這樣公禱,可算是聊勝於無的。我想,大概連中產教會都開始頂唔順,唔敢再歌舞昇平了。

讚美

我非常欣賞香港靈糧堂的敬拜讚美環節,帶領的是一位姊妹(後來得知是黎海華,我真係有眼不識泰山)全程講的、唱的都是普通話,樂器也很簡單,一座管風琴,一個鋼琴,無一齊彈,好似係每件樂器兩首。她選四首詩歌有三首都係聚焦上帝,不是那些當代的「情情榻榻耶穌歌」,嗱,咁就叫帶敬拜丫嘛,帶人去敬拜神,思考神,唔係不停諗我我我。四首歌歌詞如下,之後我解釋你聽:

《全地當來向主歌唱》 全地當來向主歌唱,天天來傳揚祂的救恩,祂奇妙作為何 等榮耀,願全地向祂歌唱。因祂本為大,滿有尊貴、能力, 歡欣,歡欣,主我神已作王。全地當來向主歌唱,天天來 傳揚祂的救恩,祂奇妙作為何等榮耀,願全地向祂歌唱。

《全能主上帝》 1.祂是耶和華,造物的主宰,祂是耶和華,全能主上帝, 基列的香膏,萬世的磐石,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副歌:唱哈利路亞!唱哈利路亞!唱哈利路亞! 唱哈利路亞!祂是耶和華,全能主上帝, 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2.自有永有真神,亞伯拉罕的神,耶和華沙龍, 平安主上帝,以色列真神,永在的天父, 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3.耶和華以勒,我的供應者,耶和華尼西, 得勝的旌旗,賜下獨生子,成為神的見證, 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以色列的聖者》 以色列的聖者,為我犧牲自己,神羔羊,祢是彌賽亞,耶穌 和平之君。我要跪下來敬拜祢主啊!因為祢是萬王之王。我 要跪下來敬拜祢我神!寶貴耶穌,和平之君。

《因為祢是聖潔》 1.我靠着主羔羊的寶血,進入神至聖之所, 獻上全心全意和全人,來敬拜我全能的主,主我敬拜祢, 我敬拜祢。主我敬拜祢,我敬拜祢。因為祢是聖潔, 聖潔喔主! 2.我靠着主羔羊的寶血,進入神至聖之所, 獻上全心全意和全人,來敬拜我全能的主,主我深愛祢, 我深愛祢。主我深愛祢,我深愛祢。因為祢在十架上, 捨命為我。

第一首呼籲人去敬拜神,用咗好多舊約,神學無問題。第二首的風格、內容和上首相約,也是呼籲人去敬拜,不過,難度就高少少,唔熟舊約你唔會明咩係「基列的香膏」、「耶和華尼西」,不過呢個係小問題,因為其他歌詞補充返。第三首,講到耶穌和十架,才有多一點個人表達——「我要敬拜你」。講開又講,一場詩歌敬拜,以基督為中心,我認為有至少一首歌講「耶穌釘十架」係需要的。第四首才講到個人的立志,但你留意歌詞,重點都係喺神。

嗱,呢四首歌,唔係咩傳統聖詩,唔係咩新野,都係d八九十年代敬拜短歌咋嘛,都砌到一個好的詩歌流程,唔情情榻榻,唔煽情,唔矯情,真係焦點在上帝。所以,唔好賴乜乜物物樂器問題,語言問題,有時候根本係帶既人唔知自己做緊咩。香港靈糧堂的敬拜做對了兩件事——選了真係用來敬拜神的敬拜歌,主席平實地帶領會眾。這樣正正經經的敬拜,好難咩?

獻詩

然後有歡迎、牧禱,歡迎免不了會問有沒有新朋友,我無理啦,平平安安就過渡了。然後是獻詩。他們當日獻詩的是兒童詩班,嗱,兒童詩班黎講呢,好多時問題在於大人想d小朋友表演,於是求求其其推他們出來「俾機會佢地事奉」,結果呢,好求其咁獻唱。嗱,問題係咩呀,係崇拜緊丫嘛,獻唱即係一班人代表會眾去獻呈詩歌給神,咁我認為就算唔係做到完美,但唔係「俾班細路仔試吓事奉」囉。好嘞,講返香港靈糧堂,佢個兒童詩班好高質,分 parts 又輪唱,呈獻出非常高質的詩歌,very very impressive。嗱,我唔係話一定要迫d細路唱呀,你聽清楚,我意思係,你獻唱丫嘛,做好件事係好應份的。

講道

講道部份,先講一下我對一次講道的最基本要求。好簡單:講果段經文就講果段經文,解經解得通,能夠接通聽者的世界。這三點不難的。香港靈糧堂當日的講道,係做到這三點的。講員譚傳道用但以利書一章講「堅守聖潔」,這但以理不用王膳的故事,道出但以理雖在外邦作官,但仍對神忠心,然後順水推舟就勸信徒也要堅守聖潔。釋經,有。脈絡,清楚。但這篇講道有一個問題,就係講員無具體講明當代信徒怎樣才算是持守聖潔。但係呢,佢係咪完全無講呢,又唔係喎。

the down side of 講道

講員在中間提及教會份崇拜週刊入面篇牧函,大意是叫大家學習學習。篇牧函講咩既呢?題目係「向同性婚姻說『不』」開宗明義,相信我不用多詮釋了。所以我有理由認為講員講「聖潔」很大程度是在講「性潔」。立場上我是不同意香港靈糧堂的,但我不同意還我不同意,這不損講道的質素。它講道就講「道」,沒有把他們對同運的立場講進去,這一點是 impressive 的。不過,講道中仍然透露了「但以利不是搞抗爭」這些無必要又錯的頭盔。但以理不肯跟大隊食飯,加重了管治成本,令官員要遷就他,就是抗爭,只不過經文作者美化了吧。講員這般強調,很明顯是反對社會抗爭,這也是我不同意的。

報告

香港靈糧堂看來很著重宣教,他們第一個報告是關於他們派宣教士去短宣,要求支持的。先用短片作簡介,然後補充。也許是短片剪得好吧,我真的感受到印尼的宣教需要。另外一個比較矚目的報告是他們找了一對長輩來宣傳他們的蘿蔔糕義賣,兩個人唱雙簧,老人家精靈又甜蜜,無得輸。

總結

整個崇拜也安排得合宜,各方面表現也給人感覺認真,乾淨利落。雖然他們反同反抗爭,但立場相左不影響我對此教會的評價,是一間我會再訪的教會。

Advertisements

陳到的崇拜筆記003——宣道會北角堂

2017/1/1 12:15pm@北宣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我曾經有去過北宣,所以今日預好時間,直奔北宣第四堂崇拜。一去到康澤,奇怪了,無乜人嘅?門口寫著「崇拜請去真理樓」。原來本陣康澤沒有崇拜,好啦,行去真理樓,就遲了,趕不及準時入席,要在場外排隊,之後入到去,才發現要睇轉播。目測會眾年紀較大,不太見到大專生款,坐我週圍的都是太太輩。


主席和領唱都是一位姊妹,他們領唱是歌與歌之間停音樂,講幾句,介紹下一首歌才唱的。我對此沒反感,只要那領唱不矯情不造作就是了。那姊妹又的確不造作,大方得體地介紹詩歌,聲線溫和甜美,唱的時候也沒有突出自己,總之就係令人自然地投入崇拜。他們的週刊好多頁,部分詩歌歌詞印在其中,部份卻沒有,對一個新來賓來說係無可能跟到的。他們拿著歌書唱,我就企喺度,旁邊的女士示意與我一同看,我示意不必。

詩歌之後信經,奉獻,讀經,獻詩。全部一板一眼,主席繼續順暢地帶領著,會眾熟悉地配合,一切都有種大公司大機構的規模、氣度,像這些東西一直以來都如此運作。我作為新來者,也在大氣氛下跟著。

講道。他們設定了今日係靈修主日,所以講員要講相關題目。按北宣一貫做法,同一個主日,每一堂崇拜的道都是不同人講的,即係無話一個講員一篇道直踩五堂崇拜。我返那堂崇拜的講員是個男傳道,看起來像30中的年紀吧。

他用彼得前書一段講靈修,結構係極穩陣的三點式講道,每點又分三個方面,一眼看出是建道出身,飲福音派奶水大的。以下是我抄下的筆記,由於我中間瞌著咗幾次,所以應該有少少甩漏。

1. 神的道幫我們重生

  • 我們讀經的時候是面對一個永生的上帝,讀經靈修也是如此。
  • ‘give me a 窿’,人要神聖空間,for 獨處、默想。要專注。
  • 神容許人有不同方法靈修

2.神的道有永遠的價值

  • 有血氣的盡都如草,大自然是短暫的 vs 神話語永遠立定
  • 繁忙的生活,無時間靈修,靈修幫我們有更多時間。

3.讀神的話語使人健康

  • 要愛慕神的靈奶
  • 幫我們更真誠的愛人
  • 靈修就是每日回到神面前,渴慕祂的靈奶。

你問我覺得點呢?呢啲嘢當然唔係我杯茶啦,我亦唔覺得段經文係要來咁解的,但考慮到是要講靈修的主題嘛,我就不太挑剔了。我覺得內容都尚算有營養,雖然都係啲淺嘢,但至少概念上無咩錯,用來提醒信徒要靈修都要做足功課。而且那講員的presentation 都幾好,語氣溫和堅定,不失生動。唯一缺點係助語詞太多。淨係個「呢」字我數到佢講咗31次,其他助語詞都好excessive。仲有,佢個「生」字咬字唔正,「生命」講咗「身命」,好多次。

講道後就回應詩呀,家事報告呀,祝福果啲。大致上都OK,要挑剔嘅係個報告嘅牧師語氣反而無主席姊妹咁莊重。嗱,我唔係介意佢唔莊重,只係有比較,就覺得阿傳道略為輕浮。家事報告中係有問安環節的,台上的傳道叫大家問安,台下的反應不算熱烈,啲人都係握一兩個人嘅手,講兩句就算。至於我,當大家起身問安時,我依然安坐,完全避開了交際。全個崇拜最 odd 的,是三一頌。好地地成個崇拜用粵語,d歌唔啱音佢地都照唱架,但係三一頌無端端唱匪語喎,咩解究呢?

總體而言,他們的崇拜是一間大公司大機構present 出來的東西,經過長期洗練,相當成熟,無驚喜也無乜錯,四平八穩,大堂風範,就係咁。你問我北宣有無黑暗嘢?梗係有啦,但你喺崇拜唔會感受到。我特別欣賞崇拜主席,她的表現大方得體,沒有令人覺得兀突,也沒有令人注視她,我覺得主席做到咁已經好好。同埋佢把聲好好聽。

有一件事值得挑剔的。份週刊。明明係橫度排版,但係佢右邊開頁。喂!直度書先右邊開頁㗎。仲有,真係排到好密。喂,你地不如俾錢我我幫你設計過丫。

教會一家

這篇文,憋在心中有 24 小時了。昨晚太病,又要做紙筲箕,所以無寫。但一肚子都是這件事。以下內容,直筆一插,無需對號入座。

話說某日,在下出席一間教會的大壽宴。在下有幸為座上客,和一些相熟的主內手足同席。這些晚會嘛,總是走不開見證、回顧、玩遊戲、大合照這些戲碼,這也無妨,反正我去都是為了聚舊,你有你台上亢奮,我有我談笑聊天,開開心心又一晚。

台上的說話,都是那些啦。好聽的,好意頭的,歌功頌德一番,你往我面上貼金,我又回敬你一句好說話,只要不太肉麻,是可以接受的。你可以想像,這樣的場合,歌功頌德的對象,多數是領導人吧?現任的,當然少不免;過往的,也應一提;上位中的,更加要大讚特讚。開心嘛,難道反高潮叫人去思考生命咩?

但我想不到,除了領導人受歌頌之外,教會內的名門望族,也要被尊崇。你要明白,很多教會草創時都是幾個家庭撐起,之後世代繁衍,開枝散葉,家族成員亦擴大了教會的版圖。教會,由幾家人,變幾家族人。到了喜慶日子,不但領導人要接受掌聲,教會先賢的血脈,也要起立受敬禮。夠詭異了吧?未。精彩的,在問答遊戲。

問答遊戲問甚麼呢?就是問幾個望族之中,哪一個姓氏人多;問哪位望族的「姓人」先受洗;問誰是誰的千金、後裔。我當下猛然醒覺,教會一家,原來是指教會,就是你們幾個世族大家。我這個「外姓人」突然有種入錯圍村的恐懼。嘩,我陳到是姓陳的,入錯大埔林村,分分鐘要躺著出去。

honor 教會先賢是可以的,是應該的。但教會不是一條單姓圍村,也不是__大家族的舞台。教會是同一個身體。這是信仰 ABC 吧?村長無教嗎?

顏色.崇拜

我們這一代,教會都不甚注重禮儀,總是以為禮儀是一些老掉牙的東西

其實,我們丟了禮儀,不但丟了我們的傳承,令教會文化失去「保育」

更是失掉了一些美,例如是崇拜的顏色

對呀,顏色

傳統定下了教會在不同的時期有不同的特定顏色

例如紀念耶穌出世,會用白色

受苦期(復活節數前四十天)用紫色

復活節當天用白色(或金色)

五旬節用紅色

教會的主教、聖壇當日會用主題色裝飾

除了是提醒人們甚麼節日之外,也透過顏色的意義來表達信仰

這是文字氾濫,資料爆炸時代失落了的一種表達

透過文字,顏色被殺了

延伸閱讀

http://fullhomelydivinity.org/articles/colors.htm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turgical_colours

接納人渣

教會打著的旗號是「愛」和「真理」

站在愛的大前題下,「包容」有了差不多絕對的價值

對於罪人,我們包容

對於弱者,我們包容

對於殘缺,我們包容

我們徹底的抗拒「精英主義」

這是在「愛」的旗幟下彰顯的基督教

但是,我們真的是甚麼人也要包在教會內?

若果那人在教會內胡搞男女關係,上完一個又一個

我們應否包容?

若個又有人,回教會只為吃喝,毫不對信仰追求

我們又怎看待?

趕他出門,是不是自打「包容」的嘴巴了?

又例如有一同性戀者參加教會,我們又應怎樣?

若果,愛溝女是一種「心靈缺陷」,而非存心不良

我們應該包容嗎?

在思考的討論中,我放棄一種「取平衡」的向度

我往極端處想,我們要不全盤包容,要不徹底抗拒

二擇其一,那樣較好?

全盤包容的結果,很可能就是教會一蹶不振,

大家在自由的旗幟下自說自話,教會無權威可言

全盤抗拒的結果,是教會變成高壓政權

就向精英主義,汰弱留強,會眾相當忠心

老實說

兩者都不是出路,兩者中間也不是可行的

因為兩頭不到岸,只會令教會又疲弱又極權

兩者之優點均不能得到

唯一可行的思考方法,是要把整件事典範轉移

重新由step 1開始思考

教會是甚麼?

由於這不是學術文章,所以我也不打算慢慢討論

但是我知道,對於教會是甚麼這一個題目

教會內部也有南轅北轍的見解

所以,對於怎樣包容和應該包容到甚麼地步

大概也是每一個信仰群體不同

我想,擁抱這一種每個群體的不同

本身就是最大的接納

即是說,有些人咩都得,咪由得人地囉

有些人咩都唔得,咪都由得人地囉

基督教特色的資本主義

當社會視我們為「有限公司」的時候

我們由一個有機體,轉念變成架構分明的公司

有股東,有董事,有CEO

我們要開股東大會,要計好盤數

我們怎能不市檜?怎能不管好盤數?

所以,我們數算的恩典可以量化

就是所屬現在的 Trinity: ABC

Attendance

Building

Cash

我們還厚面皮的說我們當管家,要管好上頭給予的資源

我們日思夜想業績

也就是 ABC

不過,我們就是不肯承認

往往把這些包裝為一些偉大的口號

領袖有個MBA,最好懂marketing才是王道

每年要保八

搞活動講的都是宣傳,和CS

用消費主義來理解我們的行為準是沒錯

我在問:我們有沒第二個選擇?可不可以不發展?

教會黑羊

「一次不忠、百次不用」這個道理在中國人心中有相當重的地位
再加上中國基督徒善於斷章取義釋經的本領
「…若在小事上不義,在大事上也不義…」(路十六)

這兩個道理像硝石、硫磺一樣結合,成為強烈的炸藥
一個人只要做錯了一件事,file劃花了,便很難翻身
尤有甚者那些犯錯的人會被掛上「黑羊」的標簽
不是拿來涮就是那來做羊腩鍋

簡單點說,作為中國人基督徒,特別是領袖
最重要是要醒醒定定,唔衰得
因為一衰除了解作「不忠」之外
也會另外掛上「絆倒人」、「失見證」、甚至是「使上帝蒙羞」之名

更甚者,黑羊和黑狗一樣,容易當災
所謂「白狗偷食,黑狗當災」
黑羊也容易被誤會,因為他們有過案底嘛
黑羊容易被誤會之餘,也少有說話空間

公開的說話空間當然不能享有,因為怕你亂說話,或又在「絆倒人」嘛
私下的傾談?大概也很少了
因為大家都是聖徒,聖經教我們要「防備犬類」(腓三)嘛
又加上中國人「愛 面子」、基督徒講「和諧」
和黑羊說話很容易撞火,變得不和諧
所以,可免則免

總結一句,教會待一些有過犯者,和對付癌細胞相若
先是觀察、控制
不論良性惡性,都是割掉較好
不想開刀的話,就用藥好好把它縮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