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113 的點點滴滴

雜談之 1

昨日和一長輩牧者吃飯,也談到113,他搖頭嘆息,說「又做錯了」。吾本以為上一輩應該和我觀點相異,後來聽他娓娓道來「錯」的原因,覺得值得記錄下來。

基督新教教會,根本不應有龍頭,這樣一班人走出來,佔了龍頭之地位,是把整個討論的光譜極化。處理所謂家庭倫理問題,各家各派本來就有不同的處理。就以離婚為例,也是影響家庭價值的,但新教教會根本沒統一做法,有些教會很包容,有些教會很嚴謹,甚至要紀律處分教徒,從來都沒有共識,也沒有人試過搞甚麼祈禱會去表示立場。但是,為甚麼對同性戀要如此高調、要如此講「合一」呢?而且,更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教會一向擅於搞大型集會,但今次不選大球場、紅館、伊館、expo等搞大型集會,偏要選在政府總部,政治意圖不是很明顯嗎?背後的動機我就不去猜想了,但信徒可以循這方向問問,為甚麼偏要在政總。

基督教本來就多元,堂會大多獨立自主,處理同志問題也可以有不同的手法。現在這樣一搞,就會讓很多人誤會這就是主流基督教對同性戀的看法,對同志、對社會都不是一件好事。另外,我看那兩家教會處理這件事的手法似乎有點問題。我想法比較簡單,要搞一件事,特別是用教會名義涉及社會議題,講求「合情合理」。先講合情,那個祈禱會,嚴重破壞了教會和社會,甚至是教會內部的關係,此為不合情。我們篤信真理,應該不怕和人辯論,主辦單位連諮詢也抗拒,是為不合理。此聚會既不合情又不合理,是之為「錯」也。

雜談之2

昨晚,在下收到一個呼籲,叫信徒們在面書上貼以下status:

「作為一個基督徒,我用個人身份衷心向同性戀群體,對你們日前所受到的冒犯和壓迫深感歉意。」

在下應呼籲在敝面書頁張貼,吾道不孤,得大量同道中人響應。一轉眼,一個一個status 貼上各自的面書,而且很多人也加上自己的心聲,在相同之下又有不同,實為一合一的圖畫。其中,最令在下動容的,是一位同志這樣貼:

作為一名同志,我相信支持不同性傾向群體的基督徒朋友,亦受到了不少冒犯與壓迫;共勉之

後來,有人把這些帖收集成一幅圖,稱之為「哭牆」,實不為過。一來是這班人真誠的為他們受的傷害而哭,二來是聖經教導教會要合一,我想不是立場一致吧?那叫「統一」或者「劃一」。當有別的信徒得罪了別人,我們也當自己犯了罪,不和那50,000人割蓆,這也算是一種合一。

64267_10151287919819934_25808111_n

有人說,同志和基督徒一定要互相排斥?非也。有人說,同志進一步,他們就會「逆向歧視」信徒?也許吧,但我見到當我們真正尊重同志,他們也尊重我們。

雜談之 3

又係多得 113聚會,挺同反同二極化,本來由有得討論,變成只問立場,而且語氣愈來愈重,可謂戰場處處。有戰場,就會有間諜。有些人,看完覺得不快,又不正面和我對質討論,把拙文轉載在私人地盤,和同黨一同鞭之。鞭還不特已,竟然有人攻擊在下現實的身份。此等小人動作,乃不能以理說服之人詞窮之技,在下同情。在下「有種美德叫有種」博客及面書頁來去自由,討論公開,歡迎賜教。

Advertisements

上帝聽了 113的禱告?

「立法會去年11月曾討論需否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社會上對此課題有強烈的不同看法。有人從平權的角度看待議題,但也有人擔心展開相關諮詢已可能對家庭、宗教及教育造成衝擊。政府明白這是一個極富爭議性的課題,必須審慎處理。我們會繼續廣泛聽取不同的意見。政府目前並無任何諮詢計劃。」

「我們會繼續廣泛聽取不同的意見。政府目前並無任何諮詢計劃。」怎樣說呢?傻的嗎?小學生都睇得出有問題啦。這個政府是精神分裂的。關於這弱智政府,我無補充勒。

但是,留意一下政府 ban 諮詢的原因,和 113集會的訴求 exact7ly 一樣,「有人擔心展開相關諮詢已可能對家庭、宗教及教育造成衝擊」。即係話,大會就有理由話,政府係聽到市民的聲音。更嚴重的,是他們會認為是上帝聽了禱告。這場五萬人祈禱會,和今日的施政報告,結合成一個強大的信念,他們相信,上帝在他們一方。結果就是更難和其他人達成對話。例:

A:「不如傾下同志問題丫?」

B:「神透過政府的決定告訴了世人,同性戀一事,連諮詢也不可。你看,我們五萬人同心的禱告,神真係聽架。blah blah blah…」

如此下來,反同和挺同雙方的撕裂,只會更大。說好了的「愛、共融」只是煙幕,CY也講共融,兩者簡直如親生兄弟。有人說,這是蘇穎智展示政治實力,我看,他成功了。若干年後,西九選區,就會有一個蘇牧師為真理站出來選議員,五萬票,入局,連結教內保守勢力,成為立會另一股保守又中產的勢力。蘇穎智道貌岸然在立會反同,林以諾在紅館嬉皮笑臉反同,兩兄弟拍住上,蔡志森,只能撈到一個淫審處睇鹹碟專員做,士途坎坷。

至於高皓正,他應該會成為林瑞麟、譚志源之後的第三代公公。

給五萬人中的您

親愛的:

從面書上,我看到你去參加113「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照片,您說「今日我們不懼世俗眼光,站出來捍衛聖經真理,不贊同不等於歧視」。看罷,我很心痛。那個會思考,有反省的大好青年,是在哪時開始被灌輸這樣的意識的?是誰,給您這樣的教導的?去完昨天的聚會後,您平安嗎?是否感到為真理站出來,作主見證的感覺很棒?反對同性戀是我們基督教很需要捍衛的價值,對不?為著千千萬萬被同性戀轄制的人祈禱、守望,你心裡一定充滿了愛。主愛、和諧、真理、平安、美好的天氣、信徒同心禱告、合一、愛香港,一切一切,都讓你感到,神果真在我們中間,大大的動工。你充滿信心,知道神會聽你的禱告吧?香港的同性戀者,一定全部會回轉歸向父神的,你真心如此相信吧?新聞上的負面報道,網上的留言,對你(們)來說,都是敵擋真理、魔鬼的聲音、世俗眼光,您看不起吧?信徒要堅守聖經,不要被迷惑。堅守真理,會得到賞賜。世界已經很敗壞,教會是真理的燈塔,是香港社會的良心。我相信,您一定睡得很好。

親愛的,如果我不幸言中,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好了,連 whatsapp 也可免了。您有您現在的牧者,你不要聽我這個外人說三道四,我也受不了教壞人家教會信徒的污名。不過,絕交之前,我希望告訴你一些真相,就當是我最後一次牧養您吧:113聚會的問題,已經不是反不反同的問題了。是教會誠信出了問題,我簡短的說吧。

蘇穎智援引籠統的外國數據,指大部份 hate crime 來自同運,是失實、扭曲。十誡的第九說不要作假見證陷害人。他們在光天化日之下,臉也不紅的砌同志生豬肉,這是恐懼使然,叫他們不惜扭曲真相去抹黑同運。讀大學的您,不是應該追求真理、追求史實的嗎?您說,不懼世俗眼光。那麼,請您也不要怕得罪教會的弟兄姊妹,去尋找真相吧。

另一個牧師,說出「中國傳統是一夫一妻」,這夠明顯了吧?他們為了製造同志天理不容的印象,甚麼也可以說得出口。我知您學業忙,未必看過《名媛望族》,但您總看過古裝劇吧?哪個中國,哪個傳統是一夫一妻的,您告訴我。

教會聚會通常會安排人講見證,因為,一樁真人真事,勝過說理。當日,有幾個見證,都講得很動人,連我,也聽得留神。「後同性戀者」的心路歷程,告訴了您在教會當同志壓力很大,因為,那是教會不容的。李偲嫣女士講述她被同運人士搞,聲淚俱下,給您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同運人士都是會玩人電話、會辱罵人家和在 facebook 洗版的壞人」。還有那對母女的故事,說穿了,就是家有同志是家門不幸,是失見證。個個故事,都是軟軟地告訴你,同志是衰人、同志有原罪、同志要悔改。他們的大會立場、說得正面,不直接講,以免招人口實。叫人講見證,大會就免了這污名。您給我分辨一下,這樣做,狡猾嗎?

還有,大會各樣零零碎碎的分享,其實都滲透對同志的鄙視,在三小時的聚會中,不停反複告訴您,同志有罪。另外,大會又把教會說成將來的受害者,當諮詢一開始,教會就好像會不斷被攻擊一般。這是恐嚇,把很少發生機會的事不斷放大。像甚麼呢?例如,你面上長了一顆,只是一顆暗瘡,但您的伴侶在約會時只死死盯著那顆礙眼的痘痘,把它放大,把它描述成癌症一樣的存在。您,會怎麼想您的伴侶?

親愛的,我不再是您的牧者了,我不能再「荼毒」您。我給您的最後鼓勵是,尋找真理吧。箴言說「智慧在街上呼喊」。智慧在呼喚人。親愛的,You know you are amazing, just the way you are. And now I add this: Dare to think and you will stand out of the crowd.

這是我最後一次叫您「親愛的」,再見。

36492_10152419850945541_205290703_n我和您,都「在」照片裡面,只是,我和另一位戰友默默作戰,您有 49,999人和您同心。

政教勾結,誓阻同志

原載於《熱血時報》「真理至上」專欄(link

2013年以「反」字開始,元旦日逾十萬人上街反梁,基督教圈子,也在醞釀反「反性傾向歧視」諮詢,行動鋪天蓋地,先有基督教內部的研討會,繼有1月13日在政總的祈禱會,相關團體登了兩日全版廣告宣傳。此外,亦有人用手機短訊廣發消息,呼籲人參加祈禱會。他們一方面想用集會的人數去迫使議員「順應民意」,另一方面,建制內的基督徒亦游說政府不要諮詢。看來,這股保守的基督教右派已經去到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誓死不讓同志平權。

按何秀蘭面書所言,「保守勢力不斷閉門遊說梁振英擱置同志平權立法諮詢。於是施政報告內的諮詢被失蹤。梁振英親保守小數,疏64.8%支持立法反岐視的民意,拉政治關係交換支持蓋過維護平權的責任,這是另一種賄賂。保守勢力走後門,攞繼續岐視的特權……」所謂的保守勢力,就是由基督徒高官及議員所組成的。這個勢力不分政黨,他們包括陳茂波、梁美芬,及前議員黃成智,前高官林瑞麟等。這幫人的「豐功偉績」,在此不贅。教會和這班人靠攏,一起打壓同志,到選舉時,教會為他們拉票,可謂另類政治分贓,政教勾結是也。

其實,去年立法會提出通過諮詢「反性傾向歧視法」的時候,明光社等團體已強烈反對,用滑坡理論,認為開始諮詢和道德淪亡相距不遠。明光社當時訴諸的藉口是「那些課題要由民間自行決定,不能由政府主導。」但是,現在這群保守勢力去游說政府,正是自打咀巴地要求政府主導民意,此之謂虛偽。(按:這一點借自教內一學者)


明光社網頁截圖)

其實,這也透露出這班保守勢力的虛怯,他們不敢面對諮詢,怕市民真的支持立法,所以就用盡方法阻止。他們一面不敢面對民意,但又要搞集會「製造」民意,其實和現今香港政府的做法不遑多讓,政府無視13萬人上街反梁,傳媒以報導「挺梁」遊行製造均勢的假像。教會鋪天蓋地宣傳,也是希望鼓動「民意」。真的民意,不在一次集會。若教會真的信任人民,為甚麼不由諮詢進行?

這個政教勾結的系統,表面上只在同志運動上發動,其實,很多教會已暗中成為政府的維穩機器。蔣麗芸引用聖公會鄺保羅主教的聖誕文告、警察以諾團契的許淑芬牧師否定警權過大,還有高皓正的「順服論」,他們穩住的,不只是卅萬信徒,更是社會上保守而沉默的大多數。香港要破局,進步開明的基督徒要更積極走在社會前線,使社會能分辨出「耶 _」和基督徒。聖經記載,當先知以利亞以為只有他一個對抗邪惡的時候,上帝跟他說「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7,000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十九18)筆者相信香港亦一樣,縱耶_ 千千萬萬,但心清意純者,仍大有人在。

唉,星期日的集會…

昨晚,何秀蘭的面書如此說:

剛收到記者查詢時提供的資料:梁振英以許多民生問題未解決為理由,不會就不同性傾向反岐視立法做諮詢。

特首之下有三司十四局各司其職,房屋醫療社福勞工各有專責局長處理,反岐視屬人權範疇,在政制與內地事務局譚志源工作,他不用勾地起屋,也不用搞長者津貼資產審查,又有劉江華做副局孭政改大鑊,絶無任何理由壓下反岐視立法諮詢。

許多民生問題未解決???喂,民生問題,好話唔好聽,永遠都解決唔哂架喎。咁講法,即係用藉口推搪嗟。同志權益當然要繼續支持,但星期日的集會,那班人,會很暗爽。拿,以下是在下的推測:他們收到以上的資訊,心裡大該知道短期內不會立法。所以,他們會很放膽「求主的旨意成就」。然後,施政報告一出,果然無,他們就會大大感恩,宣佈「神聽眾教會謙卑的禱告」。拿,我話你知,呢d呢,就叫做「早收三日風,扮爭取成功」,是民建聯的拿手絕活。

不過,大家要留意,按以上的消息,不立法的原因,並不是政府擁抱他們的家庭價值,而是「許多民生問題未解決」。若果教會誓死打壓同志,他們應該繼續讓香港民不聊生,政府就永遠不會為此立法。教會跌入兩難:幫手解決民生問題>>有空間讓同志立法;不解決民生問題>>教會失去僅有的光環。

其實要解決,好簡單,悔改吧。不再浪費精力打壓同志,把教會的精力在孤寡身上,用基督徒的道德感召力,帶領社會改革,推翻這個敗壞政權,建立正義、和平的社會。基督徒的信、望、愛,應該係咁。

題外話,星期日有「反性傾向歧視立法」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也有「反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的集會,到時一定有大量花生。按照教會怕死的做法,「愛家」那邊可能會限制攝影,甚至入場(?),並備以大量「司事」(usher)以防止生事。至於「反愛家」的集會,有朋友邀請我去,但我有點猶豫。第一,若是以人數展示另裡聲音,我怕到時人丁單薄,傳媒一比較下來,輸了人數,就給對家反擊。第二,對抗性的集會,信息很難拿捏,也吃力不討好,香港的確是一個保守的社會,這聚會要有很強的正義感,不能懷怒,才能得分,反過來,他們又說你暴力、野蠻,他們扮受害者,同運就多得你唔少。

我講明我會點做。

我會混入其中一間會參與的大教會,那天早上就和他們一起崇拜,然後一起去,一起唱歌,一起呢樣果樣。我會盡量記錄每一個細節,我會寫 report。

又或者,我會在聚會中受聖靈的感動,斥責撒旦,令幾位大牧邪靈彰顯,也不肯定。我是上主的僕人,任由祂的靈帶領。

先道歉,然後捅多刀

香港主流教會,對於時事一向靜若處子,面對紛亂的時局,他們喜以「政教分離」、「順服掌權」甚至「沒有負擔」等原由拒絕關心。獨有一事,他們每次都動若脫兔地回應,那就是同志議題。有說政府將訂立性傾向歧視法,多年來「兄弟爬山」的教會們,罕見地同氣連枝、主內一家起來,以「反對同性戀特權運動」為旗,搞一系列衝著這立法而來的動作。

第一單爆出的是原定 1月 6日,現在調了去 1月13日的「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link)。第二單是今天(1月7日)的登報,登報內容,就是上述祈禱會的宣傳。據《時代論壇》新聞,他們在週三會再登一次報。第三單是上週五(1月4日),星台港三地教會聯合舉行的「星、港、台同性戀形勢新發展研討會」(link)。第四單是一個被廣傳的 whatsapp message,內容也是承接以上的項目,用人際網絡把消息傳開。

這些運動的確令教會走在一起,而且真的跨越了宗派的藩籬。先談祈禱會,祈禱會的陣容,大多是親政府一路的教會或團體:

(主辦)

  1.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恩福堂(蘇穎智)
  2. 阡陌社區浸信會(林以諾)
  3.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播道書院道真堂

(協辦)

  1. 警察以諾團契(陳一華)
  2.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同福堂
  3. 中國基督教播道會港福堂(吳宗文)
  4. 基督教非拉鐵非教會(容永祺)
  5. 基督教敬拜會(荃灣區)(陳世強?)
  6. 香港國際全備福音商人團契(陳世強)
  7. 香港家長聯會(李偲嫣)
  8. 反逆向歧視大聯盟(又係李偲嫣)

(支持單位)

  1. 以勒基金(陳歐陽桂芬)
  2. 維護家庭基金 (link
  3. 影音使團 :o)
  4. 宣道會錦繡堂(陳一華勢力範圍?)

看排頭,有點詭異,上面那幫人,很多都是親政府的,怎麼又會如此「不順服政權」的呢?從他們的非官方面書 page,在下看到一些端倪:「據譚牧師所言,他們們會很小心處理13日的聚會,是祈禱而不是對抗。但人數的多寡就頗重要,因為政客們也會根據這些資料來調整他們的取向的。」他們不是不順服噢~他們不敢不順服的,加上這班人和政府的關係,政府過了,他們不會反抗,只會宣佈今日是香港性道德最黑暗的一日。這和泛民倒真的很像。所以,他們這刻的「抗議」,做 show  味極濃,目的?我真係諗唔通。盡力捍衛真理嗎?我俾盡你三千人集會啦,好未?鬼理你咩!我諗,呢單野最後會似亞視之前反發牌。亞視有王征跳江南style,我希望他們有林以諾唱 “NoBody NoBody but 主” 。

另外那個甚麼研討會,其實相當有趣。內裡的人物,有靈恩派的頭目級人馬(周神助牧師、鄺健雄),本地代表則粒粒皆星:林以諾、陳恩明、蕭壽華、蔡志森、關啟文、康貴華。這個排頭,很有趣,香港沒有靈恩派代表,是誰給這兩班人牽在一起的呢?聖靈嗎?他們的行動有福音派典型的禱告、講座,也有靈恩派愛做的「先知性行動」:

之後,有牧者建議立刻向他們道歉,但當時在場並沒有同性戀者或前同性戀者。最後,牧者邀請新造的人協會的同工代表同志和過來人接受這個道歉,眾人一起為同性戀者禱告,並在禱告中向他們道歉。

這是甚麼回事?先宣告同志有罪,然後找個 dummy 扮道歉。道完歉,然後星期日開祈禱會,再指控他們破壞家庭?這是甚麼回事?這班人是不是痴左線?

還有,那個 whatsapp message:

542186_347304205377862_1977894260_n

蘇穎智澄清,那 message 不是他寫的,當然不是他寫的!是他教會的教友寫的。我不想仔細分析了,整個 message 透露出他們的恐懼,完全是不合理的。

鋪天蓋地的攻擊,到底是真理的捍衛戰,還是出於恐懼和仇恨的反智行為?

逆向歧視,又如何?

awfvd

反同第一擊,政總祈禱會。關於這件事,howtindog 兄日前有 video 論之,這篇主要是整理 howtindog 兄的 video 的論點,然後在下再引申一下。

以下為 video 重點,由陳到整理:

同性戀條例通過,有機會產生逆向歧視,但即或有逆向歧視,又如何?若有一天要以公投表決「同性戀條例」去捍衛同性戀者的權益,其原因是「人人生而平等」。至於身為基督徒的權益,其實兩者相行不悖。同志可爭取其權益,信徒可爭取宗教權益,而且,基督教的精神,正正就是犧牲精神。而且,我們得相信司法制度,會為真正的歧視作出公正的裁決。此外,現時阻止立法之舉,其內裡含意是「與其日後你有機會來歧視我,不如我今日我阻止你有此機會」。但身為基督徒,我們應該調轉頭諗——「即使他日可能會有逆向歧視,但今日我們應該捍衛同志的利益,日後的,就讓我們來承受好了」。對於同志的接納和愛,應該如此彰顯,而非像今天某些教會一樣,處處為難同性戀者,然後才加一句「不過,我們都愛你接納你」。

陳到認為,how 兄已經把基督精神解釋得通透,在下只是狗尾續貂,講多幾句而矣。那幫 人搞的那個「愛家共融祈禱音樂會」,海報上說「…人人生來平等,所以沒有人應受到歧視」,起初還以為他們是為了同志說,我真是太天真了。原來他們是為了自己。信徒以為,他們以捍衛信仰為旗號,所以要支持。那麼,我解釋給你聽,他們信仰甚麼。

  1. 聖經反對同性戀
  2. 同性戀者沒有受歧視,受歧視的是反同人士
  3. 若他日立法成功,同性戀者會逆向歧視基督徒
  4. 社會絕對不能容許同性戀條例坐大

支持他們的信徒有很多也看不通,以為他們是在捍衛信仰。第一點「聖經反對同性戀」是可以爭論的,但其他三點,都是出於他們的滑坡理論。他們怕逆向歧視,所以先發制人,出來搞小動作。有無咁無種既基督徒架?無種還不是大問題,虛偽先乞人憎丫嘛。實情是,他們用「愛家」、「正能量」、「和諧」包裝,包裝心內的虛怯、恐同、怕死,他們真正要捍衛的,才不是家庭呢,也不是基督教信仰。基督教信仰,強調宣講真理,而不是強調不准別人講道理。保羅,在小亞細亞講基督教,講到被人打,坐監,最後殉道。他的書信中叫人「放膽宣講真理,離棄偶像」,他有叫人「請召開祈禱會反對別人講羅馬神祇」嗎?

hey,做基督徒,有種美德,叫有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