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到的崇拜筆記004——香港靈糧堂

2017/1/8 10:45pm@香港靈糧堂

(系列介紹:在下陳到會突襲不同教會的崇拜,寫筆記,作評論。無惡意的,好似係。)


先由結論講起——我對香港靈糧堂的崇拜評價甚高,如勉強要量化為分數,我會給 8/10。至於那兩分扣在哪,待我娓娓道來。(崇拜週刊連結

reception

崇拜10:45am開始,我早了3分鐘到,當時亦是人群魚貫進場的時間,當我一踏進教會門口,第一批歡迎我的,不是教會司事,而是兩為長者,他們一左一右包在大門,叫人試蘿蔔糕。哈,真搞笑,門口都未入就先請你吃蘿蔔糕。我婉拒了,然後才在司事手上那了一份週刊,跟隨人群上去禮堂。甫到達禮堂,發現已經坐滿了八成位,我找了一個偏遠的後方坐下,整頓一下,再四圍觀察。他們的崇拜長者頗多,中年人也不少,20來歲的也有,沒有青少年,因為他們的青崇在另一時候。

始禮

時間到,主席上台,西裝筆挺的,莊重地宣佈崇拜開始。靈糧堂沒有跟禮儀年曆,也沒有跟節期。進堂會唱詩,然後敬拜隊、講員、負責報告的傳道同工等就一一上台,他們男的都穿西裝,女的都穿套裝,每人稍有變化,整體看起來莊重認真。

公禱

之後有三個小環節——宣召、禱告、啟應。禱告值得一談。他們為香港求下一任特首「有一顆真誠的心,服務香港」。如果是我教會,這樣的禱告是會叫會眾嘩然的,因為我們從根本就反對制度,所以不會這樣求。但考慮到一般福音派的水平,能這樣公禱,可算是聊勝於無的。我想,大概連中產教會都開始頂唔順,唔敢再歌舞昇平了。

讚美

我非常欣賞香港靈糧堂的敬拜讚美環節,帶領的是一位姊妹(後來得知是黎海華,我真係有眼不識泰山)全程講的、唱的都是普通話,樂器也很簡單,一座管風琴,一個鋼琴,無一齊彈,好似係每件樂器兩首。她選四首詩歌有三首都係聚焦上帝,不是那些當代的「情情榻榻耶穌歌」,嗱,咁就叫帶敬拜丫嘛,帶人去敬拜神,思考神,唔係不停諗我我我。四首歌歌詞如下,之後我解釋你聽:

《全地當來向主歌唱》 全地當來向主歌唱,天天來傳揚祂的救恩,祂奇妙作為何 等榮耀,願全地向祂歌唱。因祂本為大,滿有尊貴、能力, 歡欣,歡欣,主我神已作王。全地當來向主歌唱,天天來 傳揚祂的救恩,祂奇妙作為何等榮耀,願全地向祂歌唱。

《全能主上帝》 1.祂是耶和華,造物的主宰,祂是耶和華,全能主上帝, 基列的香膏,萬世的磐石,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副歌:唱哈利路亞!唱哈利路亞!唱哈利路亞! 唱哈利路亞!祂是耶和華,全能主上帝, 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2.自有永有真神,亞伯拉罕的神,耶和華沙龍, 平安主上帝,以色列真神,永在的天父, 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3.耶和華以勒,我的供應者,耶和華尼西, 得勝的旌旗,賜下獨生子,成為神的見證, 祂是耶和華,是醫治你的神。

《以色列的聖者》 以色列的聖者,為我犧牲自己,神羔羊,祢是彌賽亞,耶穌 和平之君。我要跪下來敬拜祢主啊!因為祢是萬王之王。我 要跪下來敬拜祢我神!寶貴耶穌,和平之君。

《因為祢是聖潔》 1.我靠着主羔羊的寶血,進入神至聖之所, 獻上全心全意和全人,來敬拜我全能的主,主我敬拜祢, 我敬拜祢。主我敬拜祢,我敬拜祢。因為祢是聖潔, 聖潔喔主! 2.我靠着主羔羊的寶血,進入神至聖之所, 獻上全心全意和全人,來敬拜我全能的主,主我深愛祢, 我深愛祢。主我深愛祢,我深愛祢。因為祢在十架上, 捨命為我。

第一首呼籲人去敬拜神,用咗好多舊約,神學無問題。第二首的風格、內容和上首相約,也是呼籲人去敬拜,不過,難度就高少少,唔熟舊約你唔會明咩係「基列的香膏」、「耶和華尼西」,不過呢個係小問題,因為其他歌詞補充返。第三首,講到耶穌和十架,才有多一點個人表達——「我要敬拜你」。講開又講,一場詩歌敬拜,以基督為中心,我認為有至少一首歌講「耶穌釘十架」係需要的。第四首才講到個人的立志,但你留意歌詞,重點都係喺神。

嗱,呢四首歌,唔係咩傳統聖詩,唔係咩新野,都係d八九十年代敬拜短歌咋嘛,都砌到一個好的詩歌流程,唔情情榻榻,唔煽情,唔矯情,真係焦點在上帝。所以,唔好賴乜乜物物樂器問題,語言問題,有時候根本係帶既人唔知自己做緊咩。香港靈糧堂的敬拜做對了兩件事——選了真係用來敬拜神的敬拜歌,主席平實地帶領會眾。這樣正正經經的敬拜,好難咩?

獻詩

然後有歡迎、牧禱,歡迎免不了會問有沒有新朋友,我無理啦,平平安安就過渡了。然後是獻詩。他們當日獻詩的是兒童詩班,嗱,兒童詩班黎講呢,好多時問題在於大人想d小朋友表演,於是求求其其推他們出來「俾機會佢地事奉」,結果呢,好求其咁獻唱。嗱,問題係咩呀,係崇拜緊丫嘛,獻唱即係一班人代表會眾去獻呈詩歌給神,咁我認為就算唔係做到完美,但唔係「俾班細路仔試吓事奉」囉。好嘞,講返香港靈糧堂,佢個兒童詩班好高質,分 parts 又輪唱,呈獻出非常高質的詩歌,very very impressive。嗱,我唔係話一定要迫d細路唱呀,你聽清楚,我意思係,你獻唱丫嘛,做好件事係好應份的。

講道

講道部份,先講一下我對一次講道的最基本要求。好簡單:講果段經文就講果段經文,解經解得通,能夠接通聽者的世界。這三點不難的。香港靈糧堂當日的講道,係做到這三點的。講員譚傳道用但以利書一章講「堅守聖潔」,這但以理不用王膳的故事,道出但以理雖在外邦作官,但仍對神忠心,然後順水推舟就勸信徒也要堅守聖潔。釋經,有。脈絡,清楚。但這篇講道有一個問題,就係講員無具體講明當代信徒怎樣才算是持守聖潔。但係呢,佢係咪完全無講呢,又唔係喎。

the down side of 講道

講員在中間提及教會份崇拜週刊入面篇牧函,大意是叫大家學習學習。篇牧函講咩既呢?題目係「向同性婚姻說『不』」開宗明義,相信我不用多詮釋了。所以我有理由認為講員講「聖潔」很大程度是在講「性潔」。立場上我是不同意香港靈糧堂的,但我不同意還我不同意,這不損講道的質素。它講道就講「道」,沒有把他們對同運的立場講進去,這一點是 impressive 的。不過,講道中仍然透露了「但以利不是搞抗爭」這些無必要又錯的頭盔。但以理不肯跟大隊食飯,加重了管治成本,令官員要遷就他,就是抗爭,只不過經文作者美化了吧。講員這般強調,很明顯是反對社會抗爭,這也是我不同意的。

報告

香港靈糧堂看來很著重宣教,他們第一個報告是關於他們派宣教士去短宣,要求支持的。先用短片作簡介,然後補充。也許是短片剪得好吧,我真的感受到印尼的宣教需要。另外一個比較矚目的報告是他們找了一對長輩來宣傳他們的蘿蔔糕義賣,兩個人唱雙簧,老人家精靈又甜蜜,無得輸。

總結

整個崇拜也安排得合宜,各方面表現也給人感覺認真,乾淨利落。雖然他們反同反抗爭,但立場相左不影響我對此教會的評價,是一間我會再訪的教會。

咒詛正論

咒詛一直被排除在正統信仰操練之外,沒有人教導怎樣咒詛,亦沒有教會鼓勵咒詛。即使《聖經》多番提及咒詛,但教會往往只是避重就輕,推說懲罰的主權在神。事實上咒詛是我們失落了的一份屬靈操練。看官且聽在下分說。 《聖經》中的咒詛,由始祖犯罪到啟示錄都沒有停過,其中有些是上主親自發出的,那可以視之為必然發生之審判,而聖經中有不少是由人發出的咒詛,你可以視之為「暗黑祈禱」。其中最最最毒舌的,可算是「詩篇109」,先引部份大家看看:

願他的年日短少!願別人得他的職分! 願他的兒女為孤兒,他的妻子為寡婦! 願他的兒女漂流討飯,從他們荒涼之處出來求食! 願強暴的債主牢籠他一切所有的!願外人搶他勞碌得來的! 願無人向他延綿施恩!願無人可憐他的孤兒! 願他的後人斷絕,名字被塗抹,不傳於下代! 願他祖宗的罪孽被耶和華記念!願他母親的罪過不被塗抹! 願這些罪常在耶和華面前,使他的名號斷絕於世! (詩109:8-15)

夠毒了吧?這是《聖經》最毒的咒詛詩,沒有之一。以上節錄的全是詩人對他敵人的「盼望」。當然,詩的後半談到詩人怎樣相信神的慈愛。

耶和華—我的神啊,求你幫助我,照你的慈愛拯救我,使他們知道這是你的手,是你─耶和華所行的事。 任憑他們咒罵,惟願你賜福;他們幾時起來就必蒙羞,你的僕人卻要歡喜。 (詩109:27-28)

詩篇的情緒波動程度很大,而且驟眼看極其矛盾,一面讚美神一邊咒詛人,有違《聖經》別處說「一個泉只能發出一種泉水」的道德教訓。但只要細心一想,所謂「一個泉只能發出一種泉水」被引申成為「只能祝福不准咒詛」既不合聖經中的現實,也有違人性,而且是非不分。在聖經中,耶穌明確地指出誰人該受祝福,誰人應受咒詛。你可能會爭論說因為耶穌是神所以有資格。可是,使徒保羅同樣清楚地分辨誰人是真信徒,誰人是假信徒,誰人可咒可詛。舉此兩例,是要說明即使在聖經,咒詛也絕非禁忌。然而我得清楚解釋咒詛的本質,以及我們今日應怎樣應用,免得看官只得其一不知其二,胡亂咒人。

咒詛是「暗黑祈禱」,祝福之逆轉,祈求災難臨到。聖經內的咒詛,並非隨口叫人去死,而是在禱告中陳明某某人所作的諸惡,然後求神按人所作之惡發出相應的懲罰。換句話說,發咒者並非魔法師,憑他們的力量去咒人,他們更像檢控官,在上帝面前求正義之伸張。必須要搞清楚的是我們不是法官,而是撿控官。上帝才是人類最終的法官,衪才有權定人之生死。而上帝的判斷並非隨心隨意的,是按衪向人啟示的律法。所以,當有人質疑我憑什麼去咒詛別人,又憑什麼去「論斷」。我會答:「因為我熟悉聖經,知道某某的行為在神眼裡為邪惡可憎,所以我求上主的公義臨到。而我並非在論斷,我相信能夠給人判決的只有神,但聖經從未教導我們是非不分,相反,愛就是『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所以你可以質疑我的判斷力,但絕不能說我沒資格。」通常人就會再追問「如果有人行惡,神自會追究,用不著你咒詛。」你可能這樣答「如果有人行善,神自會賞賜,用不著你祝福。」當你這樣突出其相似,咒詛的意圖就越來越顯明—祝福是求慈愛,咒詛是求公義。

今日政府彎曲悖謬,其禍港行為早就超越人神共憤,然而法庭亦不能給我們公平的裁決。地上沒有公義,唯有求諸上帝。教外人看我們咒詛之是自我慰藉,教內人禱告也很多時只是形式上稟告一下上帝,說些漂亮的場面話。唯有親身經歷公義不張,黑暗籠罩的香港人,衝破形式的限制,用更深更痛的慈悲心,向不義的政權、庸官發出咒詛,這是另一種愛,是當善頌善禱如隔靴搔癢的真實呼喊。

– 熱血時報網站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2016-10-07/33039
– Copyright © 2016

非關仇恨,全為公義——回應陳韋安博士〈不可以仇視大陸人〉

陳博士鴻文直接談本土,而且更發出呼籲叫香港教會「爭取本土民生的教會」,在下一直身體力行,在兩年多前已經開展「甦靈教會」,一直以來的方向正如陳博士所倡——不親共、不建制、關懷本土市民的生活。陳博士邀請同道起來發聲。在下深被恩感,也舉筆和陳博士砥礪砥礪。 陳文先用一電影橋段來形容今日香港人對大陸人已經接近非理性的仇視。然後他指出這些仇恨是由網媒所煽動,為要製造「大陸人都是蝗蟲垃圾」的標籤。而他更進一步指出反對這些信息的都是親建制的人,以致非黑即白的意識形態更加強烈,想在中間調和的人,反而會得到惡名。最後中間聲音也不站出來。他在結論中認為「當本土意識增強到一個地步,變成一股仇視別人的破壞力量,這實在不是教會跟隨基督之道」而教會應該建立出一種對本土民生關懷但不仇視任何人,而且應該導正「法西斯歪風」。 我先由結論講起。我認為陳博士用意善良,但觀察不全面,以至對本土的理解相當偏頗。所以雖然道理是中聽,但卻不能幫助教會去正視本土。好,我開始解釋。

《希魔撞正殺人狂》是一套精彩的電影,但陳博士選的一段,卻不適合用來描述港中矛盾。陳博士借用電影帶出的信息,是「香港人對大陸人的仇視近乎盲目」。對不起,至少我認識的本土派意見領袖並非這樣。香港人對大陸人種種印象,是我們每日積澱的生活體驗,是我們比較本地人和大陸人得出的結果。例如周街屙屎。我等並非抓著一單大陸人屙屎的新聞來判斷所有人都會在街上屙屎,而是由開放自由行起我們不停耳聞目睹的生活經驗。當然,你總會說「大陸人不一定每一個都會週街屙屎」和「香港人都會在外地週街屙屎」,但我們談的不是一種絕對的生物特徵(例:雞會生蛋)而是一種普遍的民族習性。所以無論你拿「不是所有大陸人都 _ _ _」或者「會有香港人 _ _ _」也不能抵消這種印象。 此外,電影中,路過的老鼠並沒有傷害過人,所以那只是無以名狀的仇視。但現實生活中,大陸人的的確確在侵襲我們生活的每一個範疇,那就不是仇視,而是實實在在地被冒犯,而且制度偏幫大陸人(警察多數會放生大陸人),導致公義不彰。現實的大陸人是用盡你香港的資源和制度,然後還希望你當他是主子的一群人。老鼠?可愛多了。 這連帶討論陳文的另一個問題,就是這些印象是誰給予的?

根據陳文,他認為是某些網媒煽動。好,我就當所有媒體都不是中立,所有媒體都有偏見。那麼我們的親身經驗是怎樣?我們經歷香港的改變是怎樣?不必媒體告訴你,我也不給你答案,你心裡有數,香港變成怎樣。 再下一個問題就是,究竟替大陸人講公道話,會不會被標籤。我有經驗。我的生活是要接觸大陸人,甚至是要服事他們的。而我的親身經驗就是,我接觸的大陸人是好人,我雖然不太想和他們深入交往,但要共事和短暫生活倒沒有難度。這是我生活經驗的一部分,那又如何?我們有移民審批權嗎?能阻止大量「旅客」入境嗎?能止息上水的走私嗎?能保護我們的孩子遠離國民教育、普教中嗎?(在此必須說明,學民思潮聲稱反國教成功是謊言。國民教育已經切件撈入所有科目了)我做了和事佬,幫了一兩個大陸人講公道話,又怎樣了?能阻止社會崩壞下去嗎? 陳博士更深的誤解是,本土派中稍有見地之人,根本不是逢中必反,甚至根本不是排外。舉例,鄭錦滿是中國出世的;陳雲主張來了香港的新移民就得照顧,但大前提是香港要有移民審批權;黃毓民以前是大中華派,但後來知此路不通,才以本土為香港出路。

所謂「本土派是法西斯」根本是某一派人為了打擊本土派所安插的罪名,目的就是要騙善良純全可喜悅的基督徒們認為搞本土就是排外。以前不認識,現在開始讀書吧,由城邦論開始就好。第一手資料都讀不好,道聽途說,憑印象定性一個派別,這是很不好的習慣,很法西斯很民粹的呢。 香港要建立怎樣的教會?本不本土,對主流來講,太遙遠了。先學習做人分清是非黑白,學習一下「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學習一下包容和縱容的分別吧。學了做人,才學做基督徒,之後才談談做香港人,按步就班,別急。要一步就轉向談「本土基督教」,恐怕你們教會上下會受不了。

– 熱血時報網站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2016-09-19/32732
– Copyright ©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