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裕美找到幸福

基督徒嘗試將他們的道德套在社會大眾身上,結果就是所有人都用基督徒定下的標準量度基督徒。基督徒反對自慰、婚前性行為、同性戀、離婚,所以凡有基督徒公眾人物逾越這些界線,坊間一定會質問,這不是針對你耶教,只是常理。道德高處不勝寒,耶教要做社會良心、作鹽作光,就先管好自己人吧。

你也許會辯論說「那只是某些宗教塔利班的主張,不代表基督教」,對,道理的確是這樣說,但印象卻不是這樣。若果忽然有一個牧師走出來說基督徒不吃豬,那大家會分得到那只是一個半個人跳了制亂說。耶教只管人家的性生活,是一個深刻的印象,是各教會講壇、各大機構的活動、聯署等長期累積出來的印象,不是你說一句「明光社不代表我」就能輕易帶過。 裕美離婚,報紙唔可憐佢,一來是因為疑似是她有外遇,二來就是傳媒唔爭基督教。

另一方面,教會界卻見不到要聲討這個「將神配合分開」的婦人。喂,你又要企道德高地鬧人但係又護短,點服你呀?仲有高皓正,口口聲聲話睇住裕美同佢老公大,咁你高主教咪失職囉,睇住大都出事。仲有呀,佢丢下一句「搞人老婆就唔啱」。喂呀哥,咩叫搞人老婆呀?強姦呀?強姦就報警。如果唔係強姦,即係你情我願啦,咁你唔好講到裕美被迫咁啦,牛唔飲水點㩒得牛頭低呀?嗱,離婚就一定唔開心同需要空間處理㗎喇,我都唔係要求你煮死裕美,我只係希望平時好大支嘢嘅道德高人公平啲,出聲講兩句。 如果道德高人們覺得咁好hurt裕美,咁你不如懺悔一下你平時hurt到幾多人啦。

至於我呢,我覺得婚姻嘅嘢得就得唔得都無辦法,阿裕美去搵幸福,咁咪搵囉,旁人無可置喙。不過我會好好睇吓佢會唔會搬神上枱,然後再等幾年睇吓佢會唔會話咩神帶領咗佢進入幸福人生。都28歲啦,做人為自己決定負返責任,溝仔咪溝仔囉,唔好拎上帝出嚟講。所以呢,如果有人話要為裕美夫婦祈禱,我會問,祈咩呀?祈禱佢地復合?定祈禱神審判撕毀婚約的人?求神安慰?安慰誰? 還是,求神赦免我們將道德加在別人身上,然後祝福裕美同佢老公可以分開之後都有豐盛生命?如果裕美同佢老公都返我教會,我會問清楚佢地係咪真係想離婚,係就幫佢地搞離婚禮,然後勸首先再找到新伴侶的離開我教會。

– 熱血時報網站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2016-06-15/31091
– Copyright © 2016

Advertisements

主日分享:路得記的災難開頭

經文不貼了,自己翻(link),路得記一1-18。

這一段是路得記的開始,首六節記載了她們三婆媳的淒涼背景。怎樣淒涼呢?一家六口,爸爸、媽媽、兩個兒子和兩個媳婦。三個男的全死,而且沒有留後代。對猶太人來說,後代是一個人生命的延續,那家人的男丁盡殆,沒有留後,此為絕後。說得盡一點,即是以利米勒(拿娥米夫)這家人從世上滅絕。夠慘了嗎?她們又遇饑荒,要離開所住之地,回拿娥米的老鄉。

三個女人,沒有社會地位,也沒有經濟能力,連孩子也沒有,基本上她們的一生可以宣告玩完,沒有甚麼希望可言的。這就是路得記的開頭,三個破碎、無盼望的寡婦。我在想,換成香港的處境,會不會像那些嫁來了香港的新移民婦人,後來遭逢巨變,可能是丈夫死亡或失去工作能力諸如此類。這樣的個案,一個已經相當難搞,更何況是綑綁式的三婆媳?若果你未讀過路得記,你可以想像,她們會有怎樣的結局?若果你要幫助她們,你又會怎幫?我覺得無論是當時,抑或今日,她們的 case 都是難搞的。然而我們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大團圓結局。我要分享的,是路得拿娥米這兩婆媳,究竟又甚麼品格,質素,讓她們能改變悲慘的命運呢?

在我說下去之前,我要和你說,她們的故事,不只應用在她們生命上有效,是應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有效的。只要你有機會和別人一起經歷困難,她們的例子就能供你借鏡。

面對兩個喪偶少婦,拿娥米這樣說:「你們各人回娘家去吧。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恩待已死的人與我一樣!願耶和華使你們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你不覺得反常嗎?拿娥米放走兩個媳婦。我們可以作很多推算解釋拿娥米何以想放走兩位少婦,也許她萬念俱灰、也許她生無可戀、甚至也許這是上主要把這意念放在她心中……拿娥米的反常,是和現實反常。在現實中,有幾多關係是抓著身份、地位而不放生別人?路得她倆是媳婦,絕對有義務要照顧奶奶。在現實中,人們多是抓著關係中的義務來驅使人,來壓倒人。我是老師,你要聽;你係我男朋友,你應該咁咁咁;我活得比你長,你得聽我。當然,這些對白,大多數時候不是直說的,而且用行動暗示出來的。在危難中,在困境中,我們更是這樣,總是想別人就我。拿娥米的反常,是第一個幫助她們渡過難關的 key—-放手。抓得太緊,會勒死一段關係。特別是至親的人更容易是這樣。有一天,我跟太太開玩笑說,如果你想第時的小朋友叻邊樣,你就唔好俾佢做果樣。例如你想佢讀書叻,就要迫佢練琴;想佢運動好,就要迫佢讀書。這樣說當然是誇張的荒謬,但當中的道理其實很簡單:不要迫得太緊。關係,迫不來;要走的,留到人留不到心;要留的,則身在曹營心在漢。

最近有些高級人士硬要迫我們接受某種身份、某面旗幟,其實也是一樣。認同感是愛的一種,沒辦法迫,難道你立法,可以叫我流出真眼淚麼?相反,有某些人留下了美好的足跡,我們會一生記住,那是你怎樣搞「去漬」也去不掉的。那「漬」已經印在心中了。

拿娥米對路得的愛,在於放手;而路得的回應,是全然接納拿娥米。拿娥米相當否定自己:「我女兒們哪,回去吧!為何要跟我去呢?我還能生子作你們的丈夫嗎?我女兒們哪,回去吧!我年紀老邁,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說,我還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們豈能等著他們長大呢?你們豈能等著他們不嫁別人呢?我女兒們哪,不要這樣。我為你們的緣故甚是愁苦,因為耶和華伸手攻擊我。」

簡言之,拿娥米覺得自己回拖累兩位媳婦,倒不如讓她們改嫁。拿娥米指出,她已經不能再生過男丁給她們作丈夫,換言之,她對兩位媳婦,是完全沒有價值,只是負累。路得的回應,大家都知道,就是堅持不離開。這也是很挑戰我們的。你要明白,路得走,也是天公地道的,但她選擇負擔起這個老婦,跟著她。我們拉回現實的場境,有多少時候,我們對一段關係會不計算代價?父母對子女,兄弟之間,夫妻之間,這些關係理應是無條件地付出的。但聖經挑戰我們的,是比較疏離的關係,也同樣可以無條件地愛。在現實生活中,我想到了兩個例子,都和深水步有關的。第一是「平等分享運動」,第二是「守護弟兄行動」,兩者都彰顯出無條件、不求回報的接納。所以,他們得到美好的名聲,為基督省靚了招牌。

相反,我們也會見到有很多趨炎附勢,用完即棄的關係在我們身邊不斷上演。在公司、在 project、甚至在教會、在社運界。尤有甚者,不但用完即棄,更會用完即滅,把曾經幫過自己的人出賣。這些戲碼,在選舉前後最普遍。選舉前信誓旦旦,選完後倒戈相向。我只提醒自己,無私,不計代價的付出,比較符合聖經對愛的描述。

拿娥米放手了,路得接納了,但還差一點。若果拿娥米堅持路得要走,故事就變得相當婆媽拉扯。故事在路得一段感人說話之後,拿娥米改變初衷,讓路得跟隨她,故事繼續,最終成就美事。若我要從中間學一點智慧,我會說,相愛容易相處難,折衷,是相處之道。拿娥米作出讓步,戲才有得繼續。

這過道理,知易而行難,難不在不愛,乃在沒有聽到對方,只容自己覺得好的方式愛。用錯力,不但愛不到,而且往往會很傷。由於在下抱恙,容許我就此擱筆。餘下的,自己想吧。

你是我最壓抑最深處的秘密

那天晚上,天氣很熱

他們趁家人全部出外旅行

二人在狹小的公屋內,沒有冷氣

舊式的風扇轉著轉著,二人在竹蓆上流汗

年少氣盛,他們「交換錦旗」,將寶貴的東西交給對方

然後

他像煙一樣消失

沒有電話,沒有短訊,沒有見面

她知道他刻意躲避,也沒有勉強

她的朋友們都說他趙完鬆

是粉腸一條,不提也罷

心傷過了,時間過了

她很快投入另一段感情

不是那一回事呢

一年一年過去

每一次他的生日,她都想找他

每一次他們的紀念日,她都傷心不已

一年一年過去

愛情能幫助她轉移視線

但心底裡

「你是我最壓抑最深處的秘密」

眉目裡似哭不似哭

有人說,凡是得不到的女孩,就把她變成文學。

我沒有得不到的女人,但我要轉載一個故事,一個關於一男一女的故事。

他倆識於微時,一見鍾情,無奈當時大家已有家室。

不能發展愛情,轉為發展友情。

而這段友情,外人看來尋常,他們口中也只道尋常,

但心底大家在想甚麼,他倆心照。

後來,女的離了婚,之後一直沒有新的男友。

當時他們的關係已經由當初的曖昧轉變成一種溫厚的關懷。

大家再沒有想乾柴烈火,只道大家都曾經為對方心動。

何奈人總是人,失去丈夫的她,總想再找一個枕邊人…

就算是女的也好,就算是有婦之夫也好…

於是,他倆的關係,又再一次熾熱過來。

她明示、暗示要和他相好,他心裡七上八落,

知道只要一口應承,情人隨時預備,多年抑壓的激情

可以激活爆發,濺得二人混身濕透。

但他一想到妻兒,又不忍對有情有義的妻子不忠,

加上「婚外情」始終不為社會所接受

詩禮傳家的他,一直「欲迎還拒」

一直對她忽冷忽熱,時而甜蜜,時而禮貌

她心裡「徘徊在這苦又甜之間」,也是一時快樂一時愁

由於大家都在社會混了,知道攤牌只會毀掉一切

所以,兩人一攻一守,兩人保持曖昧關係

「愈來愈近卻從不接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