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G]上床作比喻, 5分鐘明白起錨

http://forum2.hkgolden.com/view.aspx?type=BW&message=2390136

阿媺︰阿媽話只可以同老公上床, 我同你上床, 你係咪會同我結婚架?

阿權 ︰咪話左會囉, 搞左野先啦!!

阿媺︰咁幾時結婚呀?

阿權︰你唔同我上床, 我點話比你知幾時結? 搞左野先啦!!

阿媺︰你無計劃結婚, 我唔可以立亂同你上床喎!

阿權︰你唔同我上床, 我又點計劃幾時結婚呀?

阿媺︰咁等你有計劃, 我先同你上床啦!!

阿權︰你唔好咁激進啦, 上床已經向結婚計劃行前一大步啦, 唔通你想原地踏步, 淨係拖手嘴嘴咩?

阿媺︰破左處, 無得返轉頭果喎, 我寧願原地踏步, 好過行差踏錯!!

阿權:結婚係上床之後既事!! 我地如果淨係諗結婚一路都唔上床既話, 我地係唔會有進步架!! 結婚呢D野到上左床之後先算啦!!

阿媺︰如果唔結婚, 我點可以同你上床??

阿權︰我阿爺已經響家法講明, 上左床之後一年後就可以註冊, 三年後就可以結婚, 你唔可以推翻我阿爺既決定

阿媺︰你阿爺丫! 咁你同你阿爺上床啦!

阿權︰而家走向結婚既大門就已經打開左, 我希望你唔好再同你果d老姑婆同道人將結婚同埋上床綑綁

阿媺︰咁如果上完床, 你唔結婚就走左去, 我又要同第二個男人上床, 我要同幾多個男人上床先結到婚?!

阿權︰我對你既承諾係唔可以跨越下一任男朋友既任期, 但我阿爺已經清晰表明左上左床之後一年後就可以註冊, 三年後就可以結婚. 根據我最近問d親戚做既民意調查, 贊成你同我上床既百分比係多過反對, 你點可以漠視民意呢?

阿媺︰個調查仲有問, 你未承諾幾時結婚前, 唔好同你上床, 反對佔六成喎, 咁你又點睇? 同你拍拖果時, 你已經話以結婚為前題交往, 我先答應同你一齊喎, 仲要下一任?

阿權︰(發爛渣mode) 其他男人畀d掌聲黎聽下, 話畀呢d女人知, 我地呢d男人係大多數, 你地係少數

阿權︰(繼續發爛渣mode) 請你呢d女人正視民意, 唔好再阻住傳宗接代呢個巨輪前進, 要起錨!!! 起錨!!! 起錨!!! x 2036

起頭!!! 起頭!!! 起頭!!!

阿媺:寧願原地踏步, 都不要行差踏錯!!

Advertisements

福音派、消費主義、社運

這篇小文旨在嘗試思考以下三樣事情的關係:

「福音派、消費主義、社運」

我的基本立論是:福音派信仰出了亂子,導致基督教信仰變成一件商品,則社運和信仰割裂,變成「某些人」的事。

我這一篇小文是寫來給普羅信徒思考一下基督教信仰的意義的。看倌若已明白在下所指,你可以停止閱讀,因為我的觀點已經在上面寫了。

1. on 福音派的發展

福音派在香港是主流教會,甚麼宗派也會宣稱自己持守福音信仰。我識得一個人,教神學的,她說「福音派這個字是非常 ill defined 的」。所以,在下必需說明一下福音派其實係咩,係點來的。

百多年前,現代神學興起(以士萊馬赫為起點),出現了很多不同的新觀點。新觀點被稱為新派、自由派,甚至是不信派。他們的對頭,就是基要派。兩派的鬥爭始於「聖經無誤」,這個issue爭論到現在還未有定論,但是基督徒中就有一水人厭了兩者的爭論,在二戰後,所謂福音派開始成形,有好些大家熟悉的機構就是那一水開始的(例如係: fuller神學院、學傳)這些人之間其實也有很多分岐,但其中一個最談得來的,是普世福音運動。後來,葛培理成為福音派的一大龍頭,四律就是他發明的。之後的,大家都見慣見熟,不用詳述了。

我想說的是,福音派大概是沒有一百年的事。而簡便的決志,更是近五六十年才大行其道的。跟隨著這些運動的,是福音派信仰變得個人化,重個人得救而輕群體。這讓下去,基督教亦開始就了商品化的路。何解?

自從教會開始講「個人得救」,教會思考的問題,就是「怎樣使人得救?」得出來的結論,就是教會要適設每一個人的需要、讓更多的人能信耶穌、歸主。這樣的邏輯,得出來就是教會事工的專業化,由以前牧師一腳踢,變成分工,目的是要「更有效牧養」,教會做不來的,交給外面的機構負責。

基督教,由百多年前的家庭式作業高速地工業化,集中了資源、作出了完美分工、把決志人數最大化!信徒原本的一件一件的 craft, 變成了 product. (題外話:這就是為何師徒制(mentorship)再一次興起,因為人們都不喜歡被 mass produce).

教會本身的 mentality變成了工廠,對信徒的教導也傾向了「消費主義」。何解?我舉一例。在我的教會生活中,「屬靈的事」(包括讀經、靈修、上教會、事奉)是和「屬世的事」(例如是娛樂、工作)分開的。在這種聖俗二分的教導下,「聖事」被冠上光環,被賦予崇高的價值,反之屬世的事(包括政治)被貶為次等。

這樣的分野,本身就是一種商品標簽。教會鼓勵你做「屬靈」的事,本質和推銷無異。只不過,貨幣換了是「時間」。結果,在精心的分工下,不同的事工淪為不同的「商品」,信徒在教會這個屬靈雜貨攤選自己的心頭好。若教會不能供應所需,則去一些「屬靈百佳super store」,找自己要的心靈product。

在這樣的氛圍下,社運、政治參與當然被變成一種產品。「有感動」的信徒可以參加,但不要搞我。冷漠,有了籍口。

在下這個理論還可以用來解釋很多不同的教會現象,但下回才說吧。

on 64: 沒有神祇的信仰.另一國度的社運

關於六四的種種情懷、憤慨已經有不少人寫。本文目的,是想將社運和宗教作出一種具體的類比。內容相當實驗性,若有得罪民運人士或基督徒之處,請多見諒,包容在下這個思想實驗。先旨聲明,我是一個百份百支持平反六四的基督徒。

六四中,有無數英烈在解放軍鎮壓之下犧牲,香港的支聯會每年辦不少活動記念六四、推崇五大綱領,並盼望這些綱領會實現。現在我用基督教術語把這些事解讀一次。

六四中,有無數殉道者在仇敵逼迫下殉道,香港的*信徒*恆常聚集,用各樣禮儀去記念六四事件,並希望完成殉道者的使命。

我想suggest的是,六四的記念,和教會的本質,有很多相同。

六四事件=十架事件

六四晚會=受苦節崇拜

民運英烈=殉道使徒

生還學運領袖=初代使徒

民主女神=神(這裡要進一步解釋)

五大綱領=大使命

支聯會=教會

中共=仇敵/魔鬼

支持64者=信徒

我明白當我作這一個類比的時候會令教會和民運人士不能接受,但我透過這個類比想說出其實民運是一種信仰,而基督教,很大程度是一種社運。兩者不同之處當然有很多:

1:沒有神祉的信仰

基督教的信念(愛、公義、和平……等),全歸結在耶穌一個人的生命上,所以,他的犧牲,成為整個信仰的核心,也透過他的犧牲,讓人知道「這就是神在人的中間(以馬內利)」。所以,基督教的核心價值,是圍繞耶穌的。

六四的信念,是對八九年學生運動所支持之信念的延伸(爭取民主、自由),學生們的死,無疑成了一件重要事件,但分別是,沒有人被尊為神。就算六四的民主女神,也不是一種「可溝通」的神,而是一個抽象精神(民主)的具體化(女神)。所以,我們見不到在六四晚會大家會向「民女」禱告。

2:另一國度的社運

六四的目標,很明顯是希望當今中國政權得到改善,例如是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所以,民運人士的行動,除了是精神上的紀念之外,更有實際落實民主的行動,例如是維權行動、司法覆核,目的是要實實在在的讓現實的政權得到改善。

用基督教的情況看,支聯會好像教會,主要是宣揚民主信息,而不同的民運團體(包括政黨)就好像基督教機構一樣,落實並專心從事某樣事工。

至於基督教,耶穌早已言明他要建立的「天國」並不衝擊當世的政權,而是改變一個個人的心。所以,教會是在擴展一個「屬天的國度」,一切信仰耶穌的,都是「天國的子民」。(不過,何謂天國的神學卻要有進一步探討)

總言之,基督教在某程度上,也可被演繹成一種社運,但這社運的場境,主要是在人的心靈,而不在當世政權。

3:碎碎唸

我的基本立論大概是這樣,以下我再舉一個例來支持一下吧。

六四晚會的程序,和當中的活動,其實有很多是很有「崇拜」味道的。基督教崇拜,其功能包括「紀念耶穌、宣揚耶穌信息、敬拜耶穌」;六四晚會基本上有了紀念和宣揚的功能,只是沒有敬拜。但六四晚會對英烈的崇敬,*某程度*也 serve了這個功能。

上文提到「基督教是天國的社運」,那麼,作為基督徒,是不是就要不需要理會人間社會呢?當然不是了!教會,是天國的一部份,但不是全部。天國,不是貴    堂會四堵牆內的小小山寨。上帝透過教會來顯明天國是怎樣的,也透過自然,甚至是非信徒。所以,天國的擴展,教會的責任是要在社會上「做回自己」,把基督精神延續。而所謂基督精神,就是包括了公義、憐憫、謙卑、關心弱勢等。而教會在社會上彰顯這些特質,正正就是「擴展天國」。所以,若社會有不義、不公、超錯的事,基督徒一定要發聲呀!若社會有貧病,基督徒就要站出來照顧他們!

基督精神傳了二千年,就是因為信他的人不忘記!他們不被政權洗腦!歷代先賢著書立說,把基督精神寫下,以至到了今天,即使教外教內紛紛亂亂,異端邪說歷代不止,清心尋找耶穌的人仍一定找得到。所以,支持平反六四的人們,我們就算不想回憶,也千萬不要忘記!政權或許會把下一代洗腦,但如天安門母親所說,墨寫的謊言,勝不過血寫的事實!毋忘六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