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納人渣

教會打著的旗號是「愛」和「真理」

站在愛的大前題下,「包容」有了差不多絕對的價值

對於罪人,我們包容

對於弱者,我們包容

對於殘缺,我們包容

我們徹底的抗拒「精英主義」

這是在「愛」的旗幟下彰顯的基督教

但是,我們真的是甚麼人也要包在教會內?

若果那人在教會內胡搞男女關係,上完一個又一個

我們應否包容?

若個又有人,回教會只為吃喝,毫不對信仰追求

我們又怎看待?

趕他出門,是不是自打「包容」的嘴巴了?

又例如有一同性戀者參加教會,我們又應怎樣?

若果,愛溝女是一種「心靈缺陷」,而非存心不良

我們應該包容嗎?

在思考的討論中,我放棄一種「取平衡」的向度

我往極端處想,我們要不全盤包容,要不徹底抗拒

二擇其一,那樣較好?

全盤包容的結果,很可能就是教會一蹶不振,

大家在自由的旗幟下自說自話,教會無權威可言

全盤抗拒的結果,是教會變成高壓政權

就向精英主義,汰弱留強,會眾相當忠心

老實說

兩者都不是出路,兩者中間也不是可行的

因為兩頭不到岸,只會令教會又疲弱又極權

兩者之優點均不能得到

唯一可行的思考方法,是要把整件事典範轉移

重新由step 1開始思考

教會是甚麼?

由於這不是學術文章,所以我也不打算慢慢討論

但是我知道,對於教會是甚麼這一個題目

教會內部也有南轅北轍的見解

所以,對於怎樣包容和應該包容到甚麼地步

大概也是每一個信仰群體不同

我想,擁抱這一種每個群體的不同

本身就是最大的接納

即是說,有些人咩都得,咪由得人地囉

有些人咩都唔得,咪都由得人地囉

方舟的另一種可能性

近日愈來愈多信徒寫文批評影音使團的「方舟事工」

綜觀各人的鴻文,在下發現大家反對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幾個:

1:他們聲稱那一定是方舟,但實情卻未能經得起科學的考驗。

2:使團發「方舟財」,自2004年起已經開始。

3:方舟究竟不是我們信仰的根基,無需過份廢勁證實。

4:使團在未證實卻言之鑿鑿,有違信徒應有之誠信。

我可以用一句總結:依家果隻都唔知係咪方舟,你就用佢出黎搵錢;就算俾你搵到,咁又點丫?萬一唔好彩被人踢爆你做假,成個香港基督教被你累死呀!

在下想提供另一種解釋,說明山上之舟所謂何事。

在舊約,以色列人有過約旦而立「證壇」之舉。即另起一個祭壇,目的是要「紀念」神的作為。我的理論很簡單:現在他們說找到的那一隻,是一隻replica,用來「紀念」上帝洪水中救贖之工。至於真正的方舟,對不起,我不知道。

你問:那聖經的記載怎樣?是不是真有方舟這一回是?

我答:洪水事件,我相信真的發生過。但實情的細節,可能聖經潤飾過。聖經對這件事的記錄,是一個信仰詮釋過於一件「新聞」,若用現代的記史方法評論,則聖經很多是都不符史實。退一步的說,聖經其實是一部「演義」過於「志」。

那,聖經的內容不是「真」,那麼我們的信仰怎站得住腳?

其實,聖經對事情的記載,從來都不太在意我們所在意的「真」,聖經主要是透過不同的敘事,告訴我們神是怎樣的。可惜一直以來以色列人都學不乖,所以便有耶穌便「道成肉身」作完美示範。

btw,要堅持聖經是「真」,是上一個世紀基要派和自由派之爭的產物。香港的教會大概是受了基要派影響較深,所以對聖經的所謂「無誤」相當執著。

離題了,總之,咪鬼理那個使團啦。

基督教特色的資本主義

當社會視我們為「有限公司」的時候

我們由一個有機體,轉念變成架構分明的公司

有股東,有董事,有CEO

我們要開股東大會,要計好盤數

我們怎能不市檜?怎能不管好盤數?

所以,我們數算的恩典可以量化

就是所屬現在的 Trinity: ABC

Attendance

Building

Cash

我們還厚面皮的說我們當管家,要管好上頭給予的資源

我們日思夜想業績

也就是 ABC

不過,我們就是不肯承認

往往把這些包裝為一些偉大的口號

領袖有個MBA,最好懂marketing才是王道

每年要保八

搞活動講的都是宣傳,和CS

用消費主義來理解我們的行為準是沒錯

我在問:我們有沒第二個選擇?可不可以不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