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上帝講數

祈禱,即是稟神。信耶穌的人稟神,一般都係求闔家平安、身體健康、升官發財、桃花和合,只是換了一堆「屬靈字眼」例如主的恩典臨到你家、求主保守你的身體、使你手所作的工盡都順利、居首不居尾居上不居下、求主堅固他倆的關係。這倒沒甚麼大問題,畢竟,祈禱就得坦白,你心裡想這些就求這些,原是合乎人性。當一個人開始在信仰上成長,他/ 她就會開始為身外事祈禱,例如是社會時事、天災人禍,這也屬常事。經常都會有人問關於祈禱靈驗的問題,為什麼會這樣?也是因為稟神。

當禱告只是一種「求應關係」,那求的是否得應就是量度人神關係的唯一標準。 禱告是人神關係的一種表達形式,人向上帝有求,是一種面向,但不是,也不可能是唯一面向。聖經用諸多不同的比喻描述人和神的關係,教會經常教導的有父女/ 父子、朋友、主僕、君民等,代入每一種關係,二人之間總不會只是你一輪嘴講講講你想要甚麼然後就退下。試想想,你會不會一開口就和雙親伸手拿這樣拿那樣?你打給朋友會不會一開聲就「唔該幫我做ABCDE」?禱告的內容,反映我們對關係的了解和認識。深諳禱告之道的人,祈禱自然如談話,不用拋出大堆教會術語,也不用如表演般聲嘶力竭,有碗話碗有碟話碟,猶如獨孤求敗人生最高境界—草木皆可為劍。 有了上述的基本理解,我們接下來就可以談一種禱告:和上帝講數。

光聽這個名字,你可能會覺得相當可笑。「人憑甚麼可能和上帝講數?」、「人怎有資格去和上帝講數?」但我告訴你,和上帝講數是舊約聖經人物的拿手好戲。我們先讀一個經典場面。 有次,神準備要滅所多瑪、俄摩拉這兩個罪惡之城,亞伯拉罕去和神的使者交涉,說:「無論善惡,你都要剿滅嗎?假若那城裡有五十個義人,你還剿滅那地方嗎?不為城裡這五十個義人饒恕其中的人嗎?將義人與惡人同殺,將義人與惡人一樣看待,這斷不是你所行的。審判全地的主豈不行公義嗎?」然後神同意,但亞伯拉罕卻找不到五十個義人,他一直講價講到最後,亞伯拉罕說:「求主不要動怒,我再說這一次,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神的使者說:「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除了以上例子,詩篇之中也不乏和上帝的辯論、投訴,雖然是單向的禱詞,但也能透視出詩人對上帝並非只有奉承,反而以退為進,用上帝的榮耀為由,亦步亦趨地希望上帝聽他的祈禱。下為一例: 耶和華啊,這到幾時呢?你要動怒到永遠嗎?你的憤恨要如火焚燒嗎?⋯⋯為何容外邦人說:「他們的神在哪裡呢?」願你使外邦人知道你在我們眼前,申你僕人流血的冤。 詩七九5,9 亞伯拉罕以上帝不殺無辜人為理由,使上帝和他談判;摩西則以不同的理由推搪上帝,反而是上帝主動幫他解決難題,以至他繼續上路。詩人則以上帝的榮耀、面子為由,希望上帝出手救他們,免得他們的仇人嘲笑上帝。類似的例子在聖經不勝枚舉,人是能夠和上帝談判的,更準確的說法是人可以跟上帝講道理,條分理析,和上帝談判,爭取我們盼望的事。當然,我們求的事要合理才能「有數講」。例如香港法治崩潰,社會沒有公平,我們就可以訴諸「上帝是公義的,但地上沒有公義,上帝不彰,大失榮耀,被大大看小了」為由,希望上帝施行審判。我們這樣禱告,上帝會聽嗎?我想不但會聽,而且我猜上帝會這樣答:「社會要公義?好,邊個講,邊個做。」 你求上帝施行公義?上帝在等有合適的人為他工作。你求,上帝就派你做,合理不過。齋講唔做的人,就不要做基督徒,做耶穌的聽眾算了。

– 熱血時報網站連結 http://www.passiontimes.hk/article/2016-11-17/33910
– Copyright © 2016

Advertisements

運動與靈修

靈修到了某一個境界,就能在萬物中察看天主

達到所謂see things in God, see God in things的境界

說境界,這其實沒有神秘

只是,傳統基督教的靈修把靈修框死在讀經禱告裡

又以對教會的委身來量度屬靈生命,所以

靈修由一項享受,變成一項責任

就好像要D肥人去跑步咁。

話說今日終於的起心肝跑番步

帶了耳機,在路上走呀走呀

聽住「boom滋boom滋」的DrumNBass

腦袋一片空白

於是,祈禱

我問神,喂,跑步當靈左修得唔得?

心中的感動說:

「有咩野比實踐信仰更靈修?」

大家可能唔明,我講解一下。

跑步,或者恆常的exercise

對某些人來說是易事

但對在下來說,很難。

在下不是有恆心的品種。

去做運動,對我來說,就是在實踐「自制」。

這是一件極需要恩典的事。

所以,得出心中的感動。

除了去運動本身是靈修之外,在路上走著,腦袋可以舒緩一下,

可以禱告,這不是靈修,是甚麼?

selves

Most of the people have ‘faces’

when i say ‘faces’, it actually just mean identities.

like someone can be father, son, husband, co-worker, citizen….

so, most of us can handle different identities in ONE PERSON.

a person is always addressed by one’s name.

It’s like when I talk about B.Obama, He can be known as a father, a husband, the president, a US citizen

but he is ONE PERSON.

here i am talking about 2 PERSONS, we always known as 分身.

a PERSON in reality having ANOTHER personality in ANOTHER ‘space’.

for example, pen-name, artist-name, web-name.

I am talking about handling a EXTRA identity,

pretending to have a new life somewhere else.

managing 2 personality in ONE PERSON is very hard,

some people can do that involuntarily, which is known as personality disorder.

which in chinese 精神分裂.

actually, when we kidding about this term, we always mean IDENTITY DISORDER,

but not actually PERSONALITY DISORDER.

to be continue

[轉貼]獅子靈修

http://isaacky-wong.xanga.com/726504951/獅子靈修/
當想到靈修二字,大家大概都會出現以下圖畫:
「安靜,禱告,讀聖經(和靈修書),默想,(寫札記),禱告,完」
過程由十五分鐘到半小時不等
需每日進行,以保靈命長進
在下信主一直都依此路進,覺得這樣的靈修的確對生命很有裨益
但要持之以恆,實在需要很有毅力
我一直認為,要作一個優質的信徒,這就是基石
在靈修時間和次數上不斷掙扎,希望成為日日靈修的好信徒
這是我的一大人生目標
若你問我為何要這樣,我會答:「唔知。但有靈修總比無好。」
若你問我是不是常有得著,我會答:「唔係。但有靈修總比無好。」
總之,靈修是信徒生命中一等一的要事,這點,我至今堅持。
但是,從來沒有人告訴我怎樣「靈好個修」,只道有做便是好。

我帶著這樣的掙扎進到神學院
希望神學院的生活能幫助我成為一個靈修「合格」的信徒
繁重的課業、思想的衝擊、生活的張力,把我這個理想徹底粉碎
我不但沒有在靈修時間上有好進展,反而更少「親近神」了
如是者
我帶著這樣的憂慮問一位長輩牧者,他是我的靈修老師
聽過我的掙扎後,他徐徐說了個比喻

「神做各樣動物,有些動物如牛羊每天要吃草;
但有些動物,例如是獅子,牠們不是每一天也找到獵物
所以每當有獵物,牠便吃過飽,等待下次獵食」

這個比喻,我一聽就明,意思就是說既然你不能好好持定每日靈修
就倒不如每次靈修也大吃一頓,也不要拘泥於「每日靈修」
然後他續道:
「其實,我們為甚麼要每日都默想不同的經文?
我們不可以一節經文默想一週(甚至更長)嗎?」
他舉例說他曾經連續一個月默上「我們在天上的父」這一個短句
愈想愈有味道,和神的關係愈好

另外,他想想提醒我,靈修的重點是「與上帝的關係」;
不是知識,不是道德教訓,不是信徒Dos and Don’ts
關係好是關係,關係差也是關係,最怕是沒有關係。

從他這幾點提醒,我開始釋懷過來,對靈修有新的「亮光」
加上我們在學院學習 Ignatius的靈修,就是
See Things in God; See God in Things.
即係咩野都可以拿來默想一番。
我的靈修生活有了重大的轉變。

我繼續用聖經作為我的「主要食糧」,但開始放慢腳步
把一個聖經故事想很久,有時是數天,有時一個星期
我開始試不同形式的默想,在中間思考基督,思考上帝

我開始把生活上其他的事物當作靈修的「材料」
電影、音樂、新聞、交談、blog文、大自然…..

我開始把神學學習和靈修結合
誰說理性和靈修要分開的?
在課堂上的討論,我拿來默想;
書本中的論點,我拿來默想;
寫文章,有時也是一種靈修;
遇到腦閉塞,就正是靈修張力所在。
我的神學生活本身便 provide了很多素材給我思想神
我何必要把它們割斷?

另外一點
有人會建議信徒要有「分別為聖」給上帝的時間
在下認為這樣的動機很好,但卻會產生一種二元的信仰
就是生活有分「聖」「俗」
這樣做是對是錯,在下未有定論,也不好說
但我個人的取向是我們要全人歸屬上帝。

當我分享完以上觀點,峰把「獅子比喻」修整了一下
他說,無論是牛羊也好,獅子也好
最重要是有飢餓的感覺
若沒有飢餓之感,殆矣。

在下認為峰所言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