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位一體,三位一體,然後…

珠玉在前,howtindog 兄已經率先在 video 評了這段文字,但我也是忍不住,要招呼一下他,高氏原文如下:

上帝的創造很奇妙,精子沒有辦法跟精子結合,卵子也沒有辦法跟卵子結合。
上帝原本創造了一個人,然後上帝再將他一分為二,一個叫亞當,一個叫夏娃,神讓他們有彼此有不同的地方,要他們彼此需要,彼此供應,二人成為一體。
三位一體的上帝,天父、耶穌、聖靈,各有不同,但因為愛,三位也成了一體。
明白什麼是二人成為一體,就很容易明白什麼是三位一體了。

後來,他知道自己衰左,很快便在面書回應,全文如下,刪了的是我覺得不用看的,紅筆是我會評論的地方:

我很少回應網上的討論,因為我只是隨心而寫,而筆墨難以傳神,免得越描越黑。
這次突有感動回應一下,很歡迎大家指教。
看到很多公開或私下的回應很感恩,無論正面與否都有可取之處,大家關心我們藝人我也感恩。
我也在主和大家面前謙卑尋問,現作小小回應,只代表我自己,願大家知道孩子也緊張大家的關心。
神學幾千年,主前主後都有不同立論,如果真有現代神學知識,應知判斷異端的幾個基本條件,例如否認聖經權威、否認因信稱義、否認三一神觀、只有其教派得救等…,任何人絕不應”覺得”或”看似”不妥就輕易評擊,未經察驗便說弟兄姊妹為異端立論或”不正統”極為不智,我們都應小心分辨,避免傷害了主內家人。
我之前所分享的絕非新聞,持同樣看法或不反對此看法的”正統”神學家或弟兄姊姊大有人在。
從歷史得知,從前有段時間某些地方私有聖經會被殺,浸信會曾被稱為”異端”,主日學的開始被認為不合”聖經真理”,我們真的要快快的聽,慢慢的動怒。

孩子真會在主前小心尋問,弟兄身邊不乏神學院教授、神學博士、牧者等嚴格地作孩子的教師,各位大可放心。
弟兄的分享合不合聖經真理,大家可隨意討論,當然小小分享字數有限,要全面解釋也無可能,尤其此篇分享先放微博,字數限制為140字,故此如果這分享有讓任何人不安或疑惑先說抱歉。而Facebook、微博是公開平台,沒有監察,討論是需要主的愛和智慧,更需要彼此相愛的心,因最終審問我們的是主自己。有關神造”一人”再將其”一分為二”的說法,只供參考,大可不同意。
按肉體說:
那人Man/Adam說: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稱他為「女人」Woman,因為他是從「男人」Man/Adam身上取出來的。 (創 2:23)
上帝原來創造了一個”人”Man,從這個人Man身上取出另一個,一個依舊叫Man”男人”,亞當Adam這個字本身就是人、男人的意思,另一個叫”女人”Woman也可釋作妻子的意思。我理解作原為一人Man,取出另一人後,便分成二人,一丈夫,一妻子,Husband and Wife,非先創造一人再”創造”多一個人,而是創造了一人再”取出”一人。
參考:「雖然神有靈的餘力能造多人,他不是單造”一人”嗎?為何只造”一人”呢?乃是他願人得虔誠的後裔。所以當謹守你們的心,誰也不可以詭詐待幼年所娶的妻。 」(瑪 2:15)此”一人”,已包括亞當和夏娃。按靈意說:
因為丈夫是妻子的頭,如同基督是教會的頭;他又是教會全體的救主。 (弗 5:23)
男人是頭,女人是身子,頭和身,就是一體、一人,好像基督與教會的關係一樣。
我理解,原本人類就是耶穌的新婦,(按靈意說)人類原與基督合一,原本都是神家中的,耶穌(獨生的)和人類(被創造的新婦)都算是天父爸爸的兒女,人類始祖墮落後才需要再揀選舊約的選民與新約的教會,呼召他們將來嫁給耶穌,再次成為基督的新婦而非經中所謂的”淫婦”。而有關三位一體的理解,在神學與哲學入面已有很多立論,推翻任何用物質或理論去”定義”三位一體之說,但不可”定義”並非不可以去”理解”,例如傳統的講法,三位一體好像水的三種形態,氣態、液態、固態,已一早被多方否定其準確性,因三種形態於同一單位的水並不能同時發生。
另外又像蠟燭的燈心、蠟、與燈火,又例如電腦的軟體、硬體和電力,甚至家人、愛人與友人的三種愛的體現。沒有任何一種講法可以”定義”神,或完全滿足我們對三位一體的理解,因為文字與物質甚至感受始終極為有限,我們無法從”有限”中完全了解”無限”的上帝,但這樣也無法讓我們停止去追求”認識”神,或從各種方法嘗試”理解”三位一體的上帝,我依舊如鹿渴慕溪水的一樣渴想祂。任何形式能夠讓我多一點點了解上帝,我也樂意知,渴慕聆聽。
我自己很喜歡用我的婚姻去了解三位一體的上帝,我自己領受我和我太太本身在創世以先主已經命定我們為一體,再因為我們自願相愛而實現了神的指意。並非每一個人都會同我有一樣的領受,所以我”分享”我領受,不是”教導”我的神學觀,明眼人應懂得分辨。而我也很希望了解別人的想法,和對三位一體看法的分享。
在我之前的”分享”中從來沒有否認三位一體的神”原為一”的概念,所以我說男人與女人”原為一”,被分開了再因為相愛二人成為一體。
我相信三位一體的神”原為一”的概念,但我也相信三位一體神”各有不同”的觀念,可以分開,可以一體,而因為祂們相愛而選擇三位一體,永不分離,三位格的神,父、子、聖靈各有獨立思想和主張,例如子的心意不要苦杯,而最後順服父的心意。當然有朋友會持不同看法或不同意啦,在我心目中看法不同也沒有關係,我們都是一家人,除非你根本不相信三位一體的神或者你不信耶穌是基督,則我雖不能當你是主內家人,但可當你是我傳福音和愛的對象,都不需要論斷。
我確信”合一”的第一個條件就是”不同”,因為主要求我們的是”合一”而不是”單一”,意見不同就不接納對方那並非”合一”。
暫時到此為止,加油。
願主祝福大家,也請繼續為藝人禱告,我們藝人需要大家。

整篇文首先是叫大家和氣一點,不要那麼快判他死刑。之後就解釋二人成為一體,然後再用一些比喻解釋三位一體。之後再解釋自己喜歡用婚姻去理解三位一體,完。左兜右兜!完全沒有解決核心問題,連人家恥笑你甚麼也不知道。
人家恥笑你主要是針對「明白什麼是二人成為一體,就很容易明白什麼是三位一體了。」這句嘛!他只是含含混混地說「我自己很喜歡用我的婚姻去了解三位一體的上帝,我自己領受我和我太太本身在創世以先主已經命定我們為一體,再因為我們自願相愛而實現了神的指意。」那根本沒有解釋到甚麼!
把「二人成為一體」升 level 變成「三位一體」是超錯的!神和二人之結合,不能稱之為「三位一體」。「三位一體」是神的屬性,是自有永有、完全同等的 being,任憑你用甚麼 analogy,你也不能說和婚姻相若,除非,你的婚姻是三人行吧。高先生的講法,會讓人想到多人婚姻,非常不智。
其實,我們可以說夫婦二人結合,而中間有上帝,基督為我家之主,所以是一個「三個人」的家庭,這個講法雖然很 creepy,但仍然講得通,不會惹人誤會。高先生的講法,是完全說不通的。就算你相信你們的婚姻是創世之時就命中注定,神學上,你和你太太的靈魂也只是受造物,受造之物,不能僭越攀登三位一體。(更何況,與高生成為一體之人,遠超「三位」)
所以,就算我們有聖靈住在裡面,我們也不能說人是「神人二性」的,對嗎?阿高生,你話你後面有好多神學院教授、博士、牧者,叫我們不用擔心。我不擔心你,我擔心那些教授博士牧者。他們教了你甚麼呀?他們又是否又教其他信徒也這樣胡來?我真的擔心了,我擔心你所帶來的影響。
一眼能看出的劣質神學,不捻於萌芽,難道等它開花結果,禍及蒼生?高皓正,你是創立教會之人,又廣結信徒,我不能待你如「平信徒」的。你錯而不改,亂說真理,我就得指出你的錯謬,以「正」視聽。
link
Advertisements

以巴、同志和法輪功的共通點

近來沒寫文,乃因太累。心裡千言萬語,但停下來只想娛樂,書沒有讀,文沒有寫。但這情況跌到一個低位就會反彈。一兩天前,累出病來,休息了,睡夠了,就可以寫。

先談以巴,我沒有詳讀新聞,從面書照片中,得知惹事者為以色列,他們要攻下「應許之地」。舊約的應許地情結,其實只是侵略。昔日的猶太人人丁單薄,二戰遭逢大屠殺,又得美國撐腰,立國,似乎合理。今日以色列國已非昨日,他們有財有勢,繼續有老美撐腰,還要打人?你試試用聖經說服我。有些基督圖偏愛以色列,去到一個地步,認為他們做甚麼都是神的美意,是為了末後的大復興。我說呀,這些人,若用你的眼光去看以色列人,在他們的眼中,你只是個神將要滅絕的外邦人罷了。

談同志。報上各大名家、博客已廣泛討論了同志問題。但明光社系列依然是堅守他們的信念,誓死恐同反同,說是捍衛家庭價值。其實,他們是想捍衛聖經,為甚麼不直接說呢?聖經令你蒙羞嗎?這是另一個信仰和社會的衝突,比較個人的。教條(藉蔡志森)顯示出的那種橫蠻和無知,輸給了將心比心的愛。教條又一次輸給愛。

法輪功。最近他們的「街站」被一班叫「香港青年關愛協會」的組織狙擊。法輪功拉一張「天滅中共」,「協會」拉一張「天滅法輪功」。據報,協會的背後其實不是青年,也和關愛無關,他們純粹是共產黨用來打擊法輪功的外圍組織。這件事,當然又關基督徒事啦。法輪功,在我們眼中就算不是邪教,也一定是異教吧。有人來替我們誅滅異教,那豈不是天兵神將?教會應該好好褒揚「協會」,因為他們「為真理發聲」呀。我絕不懷疑有某些教內人士會真心認為這真事「神要擊打仇敵」的。

三件事,或多或少都和基督教信仰拉上關係,但不幸地,三件都不是甚麼好人美事。三件事都反映出基督教有某一部份人的思想,和世界脫軌。支持以色列侵略、恐同、希望消滅法輪功,三者反映一種為我獨尊,絕不包容的世界觀。唯(他們版本的)基督教價值,才是世界的出路。他們理想中的世界,就是聖經字面上的世界:以色列會大復興,同志要死,神擊殺異教徒。他們的思維,比其他人慢了約 1000年。你不要以為沒有這些人,有,我肯定,而且大有人在。他們的世界大概只有一件事:傳福音。一定要把全世界 convert 成基督徒,然後世界末日 BBQ,他們上天堂,沒決志的,下地獄。

大家可以問問身邊的信徒對這三件事的看法,如果他們很一致地顯示出以上的世界觀,我勸你敬而遠之,他們很危險。

主日分享:基督教邊爐會訪談

以下記錄了我和近來冒起的「基督教邊爐會」堂主任兼創辦人劉柏葉牧師的談話。「基督教邊爐會」僅開始半年,信徒就由起初的七個變成 1,500 人,實在是教內奇葩。(「記」為本人陳到;「劉」為劉柏葉牧師)

記:我們由你們的教會名字說起吧,為甚麼會有這個特別名稱的?

劉:其實我們教會本來的名字叫「基督教邊境勞工教會」,主要是服侍跨境工作的勞動人口,教會的簡稱叫「基督教邊勞會」,口傳之下,就變了「基督教邊爐會」。我們見這個名字大眾很受落,於是便索性正名為「基督教邊爐會」了。

記:你們不但名字和打邊爐有關,教會的內容,也和邊爐有密切關係,為甚麼會這樣的?

劉:其實我本人很喜歡吃火鍋,也很常在生活中反省各樣問題。人生就像打邊爐,開始的時候湯底很單純,鮮茄就鮮茄,沙爹就沙爹。後來被不同的材料浸過,就不單純。可是,你有沒有發覺,無論你打咩湯底,只要你落d料都係咁上下野,咩湯底,最終都會變成同一款,就係納納雜雜無性格又油淋淋的湯底。所謂細味生活,就是要在混濁的湯底中,找出原本的湯底味。你的本性是豬骨,無論怎樣污染,到底,都是豬骨。

記:牧師,你在教會也經常這樣講的嗎?

劉:起初我只是間中在講道中用火鍋比喻人生,後來我愈來愈得心應手,現在每週的講道,也離不開在火鍋中反省人生,這是我們的特式。用火鍋為喻有幾個好處,第一是人人都會懂,中國人家庭,不論貧富,大概都會知道何謂打邊爐,加上很多人都喜歡打邊爐,以它為喻很多人會有共鳴。我再說一個吧:性傾向就像你面前的一碟豉油,你要加蒜加辣是你自己的事,無人管你,但你總不能迫人點你碟豉油的,對不對?係咪好易明呢?其次,是用打邊爐來比喻,是一次徹底的將信仰本土化。我們用得太多歐美比喻了。歐美人士不打邊爐,但你看東方人,華人打邊爐,韓國人打邊爐,日本人打邊爐,泰國人打邊爐,越南人打邊爐。就算是印度人,他們的咖哩,也是一鍋鍋的,對不對?西方人只會一人一個碟子,但我們打邊爐,大家的筷子也插在鍋中,這才是真正的合一精神呀。

記:那很不衛生吧?你真的不用公筷?

劉:我們教會的規條,其中一條,正是「但凡和弟兄姊妹同桌食飯,不得使用公筷。」我們鼓勵打破隔膜,用和家人相處的那種不拘小節來相處。結果,我們還是好端端的。除了經常打邊爐之外,我們的兩大聖禮,也和火鍋有關係的。

記:願聞其詳。

劉:你知道主耶穌頒聖餐的經文吧?他是飯前先頒餅,飯後頒杯的。但是,在教會的運作上,我們總是 skip 了吃飯的部份。所以,我們邊爐會的做法,是先頒餅,然後集體會打邊爐,打完,找乾脆再飯桌上頒杯。這更接近耶穌的做法吧?另外,我們的洗禮比較特別,先是傳統的水禮,是全身浸的,代表歸入基督。之後,我們有一個入會禮,是點一點邊爐湯,然後灑在會友的額上,代表他是邊爐會的人。

記:果然是相當特別。你們還有甚麼和邊爐有關的事嗎?

劉:有的。基本上我們教會的小組,主日學,甚至年題都和火鍋有關。我們的職青小組分別叫「牛丸組」、「墨丸組」、「魚蛋組」和「貢丸組」,他們每季有一次聯合聚會,叫「四寶丸」,通常都是包一間酒樓打邊爐的。另外,我們的主日學也和邊爐有關:初信課程叫「清湯」,之後一路進深就叫「小辣」「中辣」「大辣」,最辣的一班叫「特辣」,是我教的。還有,上年我們差了一間人去植堂,他們改名叫「基督教邊爐會雞煲堂」,他們還想到如果植堂去日本,就一於叫 Shabu Shabu 堂。我倒沒有甚麼意見,我覺得,只要是主內一窩,叫甚麼也沒問題,反正最後,大家都會「同撈同煲」的。

記:你們有甚麼異象?

劉:哈。我不是自吹自擂,但我敢說,我們的異象是非常特別的。其他教會的教會年題都不外乎「忠心事主」「榮神益人」「作鹽作光」等,不是不好,但不具體。我們的異象,和其他堂會一樣,都是要傳福音,但我們的目標很清楚:我們要有邊爐打的地方,就有邊爐堂的人。那一間邊爐沒有自己人,我們就把福音傳去!

記:很大的異象呢,牧師。還有沒有甚麼想分享?

劉:嗯。其實,我們正發動一個行動,呼籲各快餐店取消「一人一爐」。一人一爐過份主張個人主義,把邊爐中的團契變成個人化的享受。我自己教導會友們不要打一人邊爐,那就等如把信仰關閉在自己裡面,而不是與人分享。

記:呀,這點我沒有留意呢。

劉:最後,我想講,人生的確是一場邊爐。打邊爐,最忌「無汽」,我講了這麼久,也無氣了,希望有機會再談吧。再見。

記:再見。

淺談 hate crime

hate crime,仇恨罪行,按維基的簡單定義,是指

「仇恨罪行是針對某一特定社會群組成員的犯罪行為。這些社會群組包括種族、宗教、性傾向、身心障礙、族群、國籍、年齡、性別、性別認同及政黨等等。仇恨罪行的形式除了因仇恨引起的犯罪行為外,還有被定義為犯罪的仇恨言論。」

再讀一讀黃世澤君在 2005 年(七年前)論 hate crime 和明光社。

當明光社在《性傾向歧視條例》爭議上,公開妖語惑眾之際,我近日因工作以至私務需要,正研究仇恨罪(Hate Crime)這個問題。在英美等地,一般都有仇恨罪的相關立法。所謂仇恨罪,就是基於對方政治信仰、種族、宗教、性別、性取向等等,作出歧視,並且公開鼓勵他人基於此等偏見,作出謀殺、恐嚇等諸如此類的行為。傳媒討論明光社的論點時,其實忽略了外國的反歧視法律,並非保障平權(Equal Opportunity)那麼簡單,更是為防止有人因為歧視,對被歧視的人作出憎惡、仇恨甚至暴力行為,是剛性的法律。明光社和傳媒並無搞清楚保障平權法律,與反仇恨的法律當中的區別,就混淆視聽,不知所謂,莫此為甚。由明光社這種組織的言論,其實香港應積極考慮訂立仇恨罪的法律。現時明光社的言論,正是佈下仇恨種子。一旦有人自以為正義,對同性戀者作出非法行動,後果不堪設想。另一方面,現時亦由於香港缺乏仇恨罪立法,令網上一些批鬥言論根本不受節制。現時香港的網上言論,幾激都有,什麼歧視性言論都有,全無界限。像近日香港網上那些攻擊欣宜的言論,在英美根本可以被控仇恨罪。因此,將《性傾向歧視條例》無限放大的人,實在只是視香港人為蠢才。

05 年的話,到今日依然適用!明光社對同志的仇恨,絲毫不減,而且變本加厲。他們每逢遇著同志議題,就走出來多多動作,又聯處又簽名,又多多曝光,其言論私文中滲出對同志的厭惡,實為佛口蛇心之輩。若有 hate crime,他們必然入罪,蔡氏可等著通櫃。若要收拾明光社,我本覺設立 hate crime 就可。不過,考慮到 hate crime 可能會成為廿三條的變種怪物,政府藉機收窄市民言論自由,所以我還是改變初衷,認為不立法比較有利本港的形勢。只是,明光社之流,真的要好可制裁他們。若果說絆倒人,使人對福音信仰生厭,他們絕對功高至偉。以傳播福音的角度看,我寧可擁抱同志,也不擁抱明光社。明光社完全傳遞不到基督信仰的核心:愛。

按黃氏之文章,「因此,將《性傾向歧視條例》無限放大的人,實在只是視香港人為蠢才。」而今日,他們連諮詢也視之洪水猛獸,他們簡直把香港人白痴。

不過,又有人反指,其實明光社也受 hate speech 所困擾。近來最明顯的,就是長毛。

明光社憎恨同志,但同時我們也很憎明光社憎同志。如果我們用同一把尺去量人,長毛,算是犯了 hate crime 吧(雖然他說出了很多人的心聲)。所以,hate crime 這東西,現階段在香港不好辦。言論自由比較重要。若你問我,要怎樣做才能對付明光社,我會說,等他們的膠論繼續激發香港人對他們的憎恨吧。當七百萬人都覺得你有問題,那就不是 hate crime 了。

格有貴賤,但愛無邊界:給香港

何秀蘭動議的「同志平權」議案:「本會促請政府盡快就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的平等機會及基本權利展開公眾諮詢。 」 被分組點票下否決。

首先,他們禁止市民去討論爭議性的道德議題,然後,他們用同一招,一點一點收窄香港的言論空間。試想一下,下次,有議員動議要立法限制大陸人來港,然後,一眾保皇派就說「有市民反映乜乜物物」,然後,因著他們夠票,所以議案不能通過。其實,這些戲碼不是今時今日才有,甚麼功能組別之惡、立法會不能立法,早已有人向大家解釋過,但是,選舉時,我們還是不敵選舉機器。也許,同志權益這題目很具爭議性,但我實在不樂觀,他們的確有力可以透過議會,把香港一步一步變成一個保守、專制、沒有言論自由的地方。

另一方面,政府乜都衰,個個禮拜都話有集會反對乜反對物。一個水壩,有一個洞,我們可以集中精神去應付;但一個水壩到處是洞,那就只會缺堤,問題是幾時爆。玩過打地鼠你就會明白,一隻出一隻地鼠,就算再快,你也應付得了;但問題是,他們放出很多地鼠,而且還像喪屍一樣,打不死,我問你點同佢玩?

在這個大氣候下,讓我們再討論一下,基督徒,應怎樣看同志平權吧。

他們常常唸唸有詞要捍衛傳統家庭價值,但據在下了解,最傳統的中國家庭價值,是容許三妻四妾的。 TVB 的《名媛甚麼》的男主角有四個老婆,日日在荼毒全香港的觀眾,為甚麼明光社一點行動也沒有?你們不是唸唸有詞說一男一女一生一世的嗎?劉松仁一男四女喎,而且只是暫時而已,聽說他會有五位太太呢。所以,講甚麼捍衛傳統家庭價值?他們根本只是仇恨同志。

他們又愛說同性戀平權會破壞了傳統家庭價值。破壞了甚麼?現在不容許一夫一妻制嗎?還是你們白痴到認為如果今日通過了這動議,就有一天會不容許一夫一妻?這樣的滑坡,太滑了吧?給其他人有空間說話,等於破壞了甚麼價值,這是極專制又不文明的想法。如果,香港是你明光社 own 的,fine,你立法禁止打飛機也可以。但香港不是你 own 的,你就要讓其他人有機會出聲吧?至於他們認為會導致逆向歧視,容我引蕭才子的講法說明:其實所有反歧視法,都會有被濫用的危機,年齡、性別、家庭崗位、殘疾,每一樣也會有逆向歧視的危機,難道你就不立法?他們引的 case,斷章取義之極,其心可誅。

好,最後,講一下怎麼做一個有高貴品格的基督徒。其實唔難。

你可以繼續認為同性戀是罪,同志是罪人。但你不正正就是要去愛他們嗎?而且,不是用一種高高在上,審判者的姿態去愛,而且坦然承認,你我都是罪人,大家同殷切希望恩典。這樣很難嗎?至於,他們要不要改,那不是我和你的事。你只管顧好自己的驕傲和虛偽吧。

罪無大小,但格有貴賤:給賤格信徒

「若我們不再捍衞婚姻制度、異性戀、誠信,那麼離婚、同性戀、欺詐便成為正常的主流文化!「燈不放在斗底下」,基督徒必然在塑造文化——天國文化!」(source

「罪無分大小」這一個觀念,只在神學上成立,而從來不現實。神學上,神是全然聖潔的,所以不論大小罪,都玷污了神,而有罪的人與神不能聯合。神學上的說法,簡言之就是這樣。然而,當這一個觀念進入現實,則相當可笑。強姦和講粗口的代價一樣,死。我告訴你,這個神學,就會衍生出上面的歪論:同性戀,等同欺詐。對這等信徒來說,其實他們覺得同性戀和輪姦少女也是一樣的,罪的公價,乃是死嘛。可是,當論到內心的罪,諸如冷漠、虛偽、詭詐等,他們又會訴諸軟弱云云。強姦了 K 小姐的賤男 X 先生,也開脫說自己是一時軟弱強姦了人的。

我想講咩?我想講,基督徒鍾意輸打贏要。既然樣樣罪都一樣,他們討厭的同性戀,就把它和欺詐、離婚同綑一起。他們自己最衰的虛偽,則求主赦免、求主加力。我呸,呢d咪無品囉。

基督徒鍾意攻擊同志,有幾個原因:第一,同性戀易定義;第二,他們是小眾。簡單講,基督徒欺善怕惡。咁鍾意捍衛家庭價值,何不聲討離婚者?何不要求立法禁止離婚?基督徒關懷社會,CY 講大話喎,為甚麼不聯署要他倒台?四個字:欺善怕惡。

神學上,我也承認罪無分大小,但實際生活上,過犯有輕重。殺人犯的判刑,不會和亂拋垃圾一樣的。放開宗教,同性戀者犯了甚麼罪傷害了誰?沒有。明光社列出來的所謂擔憂,是經過高度編修意令你覺得恐怖的,真相是甚麼?參考這篇吧(link)。明光社,用低級編輯法誤導人,不是詭詐嗎?說好了的「燈不放在斗底下」呢?

罪無分大小,但品格確有分貴賤。我不用長篇大論,大家自己判斷吧。

主日分享:路得記的災難開頭

經文不貼了,自己翻(link),路得記一1-18。

這一段是路得記的開始,首六節記載了她們三婆媳的淒涼背景。怎樣淒涼呢?一家六口,爸爸、媽媽、兩個兒子和兩個媳婦。三個男的全死,而且沒有留後代。對猶太人來說,後代是一個人生命的延續,那家人的男丁盡殆,沒有留後,此為絕後。說得盡一點,即是以利米勒(拿娥米夫)這家人從世上滅絕。夠慘了嗎?她們又遇饑荒,要離開所住之地,回拿娥米的老鄉。

三個女人,沒有社會地位,也沒有經濟能力,連孩子也沒有,基本上她們的一生可以宣告玩完,沒有甚麼希望可言的。這就是路得記的開頭,三個破碎、無盼望的寡婦。我在想,換成香港的處境,會不會像那些嫁來了香港的新移民婦人,後來遭逢巨變,可能是丈夫死亡或失去工作能力諸如此類。這樣的個案,一個已經相當難搞,更何況是綑綁式的三婆媳?若果你未讀過路得記,你可以想像,她們會有怎樣的結局?若果你要幫助她們,你又會怎幫?我覺得無論是當時,抑或今日,她們的 case 都是難搞的。然而我們知道,這個故事的結局是大團圓結局。我要分享的,是路得拿娥米這兩婆媳,究竟又甚麼品格,質素,讓她們能改變悲慘的命運呢?

在我說下去之前,我要和你說,她們的故事,不只應用在她們生命上有效,是應用在任何人身上都有效的。只要你有機會和別人一起經歷困難,她們的例子就能供你借鏡。

面對兩個喪偶少婦,拿娥米這樣說:「你們各人回娘家去吧。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恩待已死的人與我一樣!願耶和華使你們各在新夫家中得平安!」你不覺得反常嗎?拿娥米放走兩個媳婦。我們可以作很多推算解釋拿娥米何以想放走兩位少婦,也許她萬念俱灰、也許她生無可戀、甚至也許這是上主要把這意念放在她心中……拿娥米的反常,是和現實反常。在現實中,有幾多關係是抓著身份、地位而不放生別人?路得她倆是媳婦,絕對有義務要照顧奶奶。在現實中,人們多是抓著關係中的義務來驅使人,來壓倒人。我是老師,你要聽;你係我男朋友,你應該咁咁咁;我活得比你長,你得聽我。當然,這些對白,大多數時候不是直說的,而且用行動暗示出來的。在危難中,在困境中,我們更是這樣,總是想別人就我。拿娥米的反常,是第一個幫助她們渡過難關的 key—-放手。抓得太緊,會勒死一段關係。特別是至親的人更容易是這樣。有一天,我跟太太開玩笑說,如果你想第時的小朋友叻邊樣,你就唔好俾佢做果樣。例如你想佢讀書叻,就要迫佢練琴;想佢運動好,就要迫佢讀書。這樣說當然是誇張的荒謬,但當中的道理其實很簡單:不要迫得太緊。關係,迫不來;要走的,留到人留不到心;要留的,則身在曹營心在漢。

最近有些高級人士硬要迫我們接受某種身份、某面旗幟,其實也是一樣。認同感是愛的一種,沒辦法迫,難道你立法,可以叫我流出真眼淚麼?相反,有某些人留下了美好的足跡,我們會一生記住,那是你怎樣搞「去漬」也去不掉的。那「漬」已經印在心中了。

拿娥米對路得的愛,在於放手;而路得的回應,是全然接納拿娥米。拿娥米相當否定自己:「我女兒們哪,回去吧!為何要跟我去呢?我還能生子作你們的丈夫嗎?我女兒們哪,回去吧!我年紀老邁,不能再有丈夫;即或說,我還有指望,今夜有丈夫可以生子,你們豈能等著他們長大呢?你們豈能等著他們不嫁別人呢?我女兒們哪,不要這樣。我為你們的緣故甚是愁苦,因為耶和華伸手攻擊我。」

簡言之,拿娥米覺得自己回拖累兩位媳婦,倒不如讓她們改嫁。拿娥米指出,她已經不能再生過男丁給她們作丈夫,換言之,她對兩位媳婦,是完全沒有價值,只是負累。路得的回應,大家都知道,就是堅持不離開。這也是很挑戰我們的。你要明白,路得走,也是天公地道的,但她選擇負擔起這個老婦,跟著她。我們拉回現實的場境,有多少時候,我們對一段關係會不計算代價?父母對子女,兄弟之間,夫妻之間,這些關係理應是無條件地付出的。但聖經挑戰我們的,是比較疏離的關係,也同樣可以無條件地愛。在現實生活中,我想到了兩個例子,都和深水步有關的。第一是「平等分享運動」,第二是「守護弟兄行動」,兩者都彰顯出無條件、不求回報的接納。所以,他們得到美好的名聲,為基督省靚了招牌。

相反,我們也會見到有很多趨炎附勢,用完即棄的關係在我們身邊不斷上演。在公司、在 project、甚至在教會、在社運界。尤有甚者,不但用完即棄,更會用完即滅,把曾經幫過自己的人出賣。這些戲碼,在選舉前後最普遍。選舉前信誓旦旦,選完後倒戈相向。我只提醒自己,無私,不計代價的付出,比較符合聖經對愛的描述。

拿娥米放手了,路得接納了,但還差一點。若果拿娥米堅持路得要走,故事就變得相當婆媽拉扯。故事在路得一段感人說話之後,拿娥米改變初衷,讓路得跟隨她,故事繼續,最終成就美事。若我要從中間學一點智慧,我會說,相愛容易相處難,折衷,是相處之道。拿娥米作出讓步,戲才有得繼續。

這過道理,知易而行難,難不在不愛,乃在沒有聽到對方,只容自己覺得好的方式愛。用錯力,不但愛不到,而且往往會很傷。由於在下抱恙,容許我就此擱筆。餘下的,自己想吧。